摘要:过去五年来,音乐纪录片硕果累累,成为奥斯卡和格莱美的常客。音乐纪录片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原因到底是什么?这篇文章将会给出一些答案。

流媒体和众筹网站推动音乐纪录片文艺复兴-新音乐产业观察

导语:过去五年来,音乐纪录片硕果累累,成为奥斯卡和格莱美的常客。音乐纪录片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原因到底是什么?这篇文章将会给出一些答案。

文 | 丹·爱泼斯坦(Dan Epstein)  

编译 | 新研室

自从1967年,D.A.潘尼贝克(D.A. Pennebaker)拍摄了鲍伯·迪伦(Bob Dylan)的纪录片《别回头(Don’t Look Back)》之后,音乐纪录片或者摇滚纪录片已经成为流行文化神圣不可分割的部分,它让我们把自己喜欢的艺人看个透彻。

只不过,“摇滚纪录片”从前只拍顶级艺人,进入21世纪则“无孔不入”——从影响力远超票房的乐队(比如性手枪)到另类英雄(比如“小糖人”罗德里格斯),甚至历史性的录音室。(比如“Sound City”,声音城市)

过去五年,是摇滚纪录片硕果累累的五年。单单在2015年,我们就看到了关于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的纪录片《艾米(Amy)》、科特·科本(Kurt Cobain)的两部纪录片《烦恼的蒙太奇(Montage of Heck)》和《洗白白(Soaked in Bleach)》、布鲁斯·斯普林斯汀(Bruce Springsteen)的《束缚(The Ties That Bind)》、尼娜·西蒙(Nina Simone)的《怎么了,西蒙尼小姐?(What Happened, Miss Simone?)》、“朋克英雄”咒骂乐队(The Damned)的《别盼着我们去死(Don’t You Wish That We Were Dead)》、“爵士传奇”雅科·帕斯托里奥斯(Jaco Pastorious)的《雅科(Jaco: The Film)》,以及,很多。

流媒体和众筹网站推动音乐纪录片文艺复兴-新音乐产业观察
(艾米·怀恩豪斯的纪录片《艾米》获得了今年的奥斯卡奖)

音乐纪录片已经成为电影的“标配”。

对于音乐纪录片的大爆炸,我们该感谢谁?比如Netflix视频流媒体服务,它们为电影制作提供了更多不一样的机会;又比如SpotifyPandora这样的音乐流媒体,是他们让年轻一代有了更多机会接触到过去不容易接触到的音乐人。

伊桑·鲁宾(Ethan Rudin),音乐流媒体服务Rhapsody的首席财务官,看到孩子们经常浏览一些传奇艺人:“很多热爱音乐的歌迷,如今也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听老歌,”鲁宾说,“那些早前没有上线的乐队,比如披头士(Beatles)如今开始影响年轻一代了。”

或许接触音乐的机会增多导致对于传奇录音制品和音乐根源的巨大好奇——音乐纪录片中的各种线索都埋在其中了。

“音乐纪录片越来越容易筹钱了,因为观众是显而易见的,”纪录片导演摩根·内维尔(Morgan Neville)表示,他曾经因指导纪录片《离巨星二十英尺(20 Feet From Stardom)》和《基斯·理查兹:影响背后(Keith Richards: Under The Influence)》而先后获得奥斯卡奖和格莱美奖。

流媒体和众筹网站推动音乐纪录片文艺复兴-新音乐产业观察
纪录片《基斯·理查兹:影响背后》拍摄现场

Kickstarter和GoFundMe这样的众筹服务崛起,也有好处,它们让一些从前很难被大众关注到的项目提供了曝光的机会。

“作为一个纪录片制作者,你很难得到你想要的预算。”在众筹网站Indiegogo上发起了纪录片众筹项目的导演雷切儿·里奇曼(Rachel Lichtman)说,“我认为众筹正在影响大电影公司。”

数字技术带来的“工具革命”也是改变了游戏规则。2012年奥斯卡获奖纪录片《寻找小糖人(Searching For Sugar Man)》有部分是用iPhone拍摄的。

流媒体和众筹网站推动音乐纪录片文艺复兴-新音乐产业观察
(iPhone拍摄工具展示)

需求和预算的双增长,最终导致了音乐纪录片的增长。付费电视频道Showtime称过去十年,它们播放的音乐纪录片增加了22%。

除此之外,内维尔相信纪录片质量的提升也吸引了更多的观众。像获得奥斯卡提名的《艾米》和《怎么了,西蒙小姐?》都是叫好又叫座。“我认为,总的说来,纪录片已经不再固步自封,不再自娱自乐,它们现在看起来更像电影了,也更加娱乐化了。”

娱乐观众的同时,如今的音乐纪录片也要承担部分的“宣传”功能。“在看来,真正驱动纪录片爆发的是艺人和唱片公司真正把它们当一回事了。”内维尔说。

Billboard的新闻总监雪莉·哈普伦(Shirley Halperin)说,“尼娜·西蒙的纪录片让她的歌曲在音乐平台上得到了更多点击,因为很多人之前并不了解她。这部纪录片还直接启发了一本书的写作。”

流媒体和众筹网站推动音乐纪录片文艺复兴-新音乐产业观察
(图为尼娜·西蒙的纪录片,NETFLIX等新兴平台成为音乐纪录片的重要支持者)

纪录片对于仍在打拼的乐队也很有用。鱼骨乐队(Fishbone)的贝斯手和联合创始人诺伍德·费舍尔(Norwood Fisher)回忆说,最初有人要给他们乐队拍纪录片的时候他还不太乐意,“我总觉得这是事业完蛋了才会做的事情。但我被队友和经纪人说服了,好吧,试试看吧。”费舍尔说,“谁知道电影放映之后我们涨了不少粉,还重启了粉丝基地。有一些铁杆粉丝不离不弃,但更多人是看完纪录片发现我们还在做音乐,于是带着孩子们一起来看我们表演。”

是的,感谢音乐流媒体平台,为陌生艺人提供了被发现的机会——无论他们的新粉丝是看完纪录片去的还是被父母带着去的。

这是流行文化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一代人往回倒。”珍妮丝·乔普林(Janis Joplin)和大门乐队(The Doors)纪录片的联合制片人杰夫·贾姆波尔(Jeff Jampol)分析道。“从前,当我们到了一定年纪,我们会鄙视父母一代的口味,总觉得自己听的比较牛×。现在可能也是这样,但他们也开始怀旧了,他们开始对过去产生好奇。然后他们会通过音乐重新发现齐柏林飞艇(Led Zeppelin)、滚石(Rolling Stones)、披头士、大门、雷蒙斯(Ramones)和珍妮丝·乔普林。”

流媒体和众筹网站推动音乐纪录片文艺复兴-新音乐产业观察
(大门乐队纪录片)

在贾姆波尔看来,这个趋势非常显著。“大门乐队在一起才54个月(到主唱吉姆·莫里森/Jim Morrison去世),但他们过去十年挣到的钱比他们早年多很多。”

尽管关注在增加,但问题仍然存在:纪录片真的有提高艺人的关注度吗?纪录片的成功是否真能让粉丝了解音乐?很难回答。

“纪录片对于已经存在的歌迷和新歌迷有用,”贾姆波尔说,“歌迷总是想去挖掘更多偶像的细节,而有趣的观点则可以抓住新歌迷。”

流媒体和众筹网站推动音乐纪录片文艺复兴-新音乐产业观察
(纪录片《离巨星二十英尺》里的主角们:平时不为人关注的和声歌手)

“音乐电影也能让你得到其他观众。”内维尔说,他的纪录片《离巨星二十英尺》让片中所记录的那些平时不为人知的和声歌手获得了不少新的机会。“对乐队“铁砧”(Anvil)和“小糖人”罗格里德斯也一样。“它是一个神奇的市场工具,现在大家都知道了。”

哈普伦同意这点。她所供职的杂志最近报道了环球音乐专门雇人来开发纪录片项目。“他们这么做当然是因为能赚钱,他们可以收取同步费用,也可以让曲库更值钱。”对于艺人来说,纪录片意义同样巨大。而对于制片人和观众来说,他们喜欢纪录片的原因很简单,“艺人们的故事总是很有趣。”她说。

原文载于:quepoint - Medium

原文标题:Our Rockumentary Renaissance

新音乐产业观察(微信号:takoff )独家稿件,转载请署名并超链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