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市场规模比较,网络音乐距网络零售、视频和游戏的量级相差甚远。让业界欣喜的是,为了摆脱网络音乐的困境,互联网巨头与创业型公司都在谋变。

天天动听CEO黄晓杰:网络音乐未来将“拼爹”-新音乐产业观察

“音乐行业的发展趋势会基本跟网络视频一样”,从移动端切入网络音乐的天天动听CEO黄晓杰坦言已摸清行业发展脉络。虽然他向北京商报记者澄清“被阿里收购是谣传”,但是在黄晓杰看来,未来网络音乐“拼爹”不可避免,行业将在两年后结束洗牌。

明年盘整再加剧

“巨头效应”向来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词,对于小而美的创业企业来说,以上感觉尤其明显,巨头既能帮助创业企业在短期内快速扩疆拓土,又能迫使创始人将公司命运的罗盘拱手相让,对此,在网络音乐圈创业五年的黄晓杰并不否认,虽然目前他创办的天天动听已有3亿用户。

然而,收起感性来看,目前互联网巨头杀入网络音乐之势已不可逆,纷纷拉开架势排兵布阵:阿里巴巴吃下虾米网、新浪微博频频被选为新歌首发地、QQ音乐一口气签下多家大中型华语唱片公司的互联网独家代理权,就连一向低调的网易CEO丁磊也为网易云音乐与林志玲深情对唱。

“就像包围视频行业一样,巨头们对网络音乐的兴趣越来越浓厚”,黄晓杰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此外,在他看来,今年巨头们欲盘整网络音乐的趋势已显,“明年的整合程度会不减反增,大概在后年整个行业的洗牌才会结束。”

勿坐等收费红利

其实,从市场规模比较,网络音乐距网络零售、视频和游戏的量级相差甚远。据文化部相关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我国网络音乐企业575家,整体市场规模达45.4亿元。而该网络在网络视频行业为92.5亿元。

据黄晓杰介绍,在音乐产业触网之前,唱片公司赚得盆满钵满,而在互联网化后的这十年反而出现困境。据了解,目前国内网络音乐行业的盈利主要是广告、游戏联运和收费,而更多来自于前两者。而他向北京商报记者坦承,天天动听目前尚未盈利,而这几乎是网络音乐从业者的缩影。

“天天动听的营收更多是游戏,这块收入在不断增长”,黄晓杰如是说,“还有一部分来自于秀场,这个酷狗和酷我等都有尝试,但是毛利极低。”在他看来,网络音乐行业不能坐等音乐收费时代的到来,“这不仅牵扯到用户付费习惯的形成,还需要版权保护的完善,这也是网络音乐遇冷的重要原因”。

无统一模式解困

让业界欣喜的是,为了摆脱网络音乐的困境,互联网巨头与创业型公司都在谋变。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虾米网就将音乐与电商相结合,将虾米打造成“音乐界中的淘宝”,“这确实是一种有益的模式”,黄晓杰对此表示肯定,但是他同时指出,“站在整个行业的角度来说,效果还有待考验,毕竟各家网站的主流用户群是不一样的,可以说目前并没有一个固有的模式来解决行业困境。”

而针对自己的用户群特点,黄晓杰选择在明年初推出自有品牌的耳机。“天天动听负责耳机的外观设计、音质和软件部分”,他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按照行情,这个产品售价应该在500-1000元,而我们希望控制在200元以内。”此外,黄晓杰还建议行业进行O2O方向的尝试,“比如做线上歌友会、与线下演唱会合作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