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从某些层面上说,Ek领导的公司似乎正在恢复音乐产业的活力。Spotify至今已经给艺人、厂牌和出版商回馈了5亿美金。它还承诺在今年年底能让支付提高一倍,并声称未来几年内随着用户的增长和对盗版者的遏制,数字还会飞速提高。

裂变!Spotify如此驱动新音乐经济(1):惊喜-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按:Mashable做的一篇关于Spotify的深度报道,非常深入地探究了Spotify的发展、创新与矛盾,特此编译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文/Max Blau
编译/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一章 惊喜 (章节标题为新音乐产业观察为便于阅读擅自添加的)

Steve Cooper原本对于Spotify并没有报太大期望。

纽约乐队Spirit Animal去年春天发行作品《 The Black Jack White》的时候,乐队主脑坦言对于流音乐服务没多少期望,虽然他喜欢平台和订阅服务,但他并不认为Spotify能给初来乍到的新乐队帮到啥。

但,谁也没想到,Napster的创始人和Spotify早期投资人肖恩·帕克把这支放克摇滚乐队的单曲放入了自己一个叫做“ Hipster International”的播放列表中,这个200首歌的播放列表有88万粉丝,其中包括Black Keys和Phoenix等明星。对于Facebook粉丝只有6776、Twitter粉丝才1588的Spirit Animal来说,这是一次意想不到的惊喜。乐队主脑说播放列表带来的效果就像是歌曲被电台DJ推荐了一样。

“对我们来说太妙不可言了,”Cooper告诉Mashable,“Spotify给我带来了新的粉丝和关注,我还听到我家附近的一间酒吧播放了我们的歌,我太开心了。”

帕克效应之后,《The Black Jack White》被Spotify的用户播放了45万次。结果是, Spirit Animal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好处,乐队并没有一夜暴富,但乐队成员都感受到了实际效果:巡演收入增加了。

“如果夏天的疯狂能继续下去,那么我们2013年从Spotify获得的收入就可以支付我们12个月的巡演用车了。” Cooper说的是他们那辆2008年产的雪佛兰Express 1500商务车。(中国的市场价是86万人民币左右,新仔注)“看着音量条变成现金流还挺酷的。”

Spirit Animal的事迹在数字音乐销售领域引发了强烈的关注,但更重要的是,乐队吉他手Cal Stamp认为,Spotify收入增长曲线——虽然单次点击的收入低得可怜——让乐队的iTunes收入曲线变成了矮子。越来越多的听众加入到线上狂欢中,人们边听歌边跟着歌曲的MV跳舞。

尽管如此,乐队仍然认为,乐队独立发行的EP《Kingdom Phylum》需要其他平台帮助,而且不只是数字平台。但这只是开始。

“我不知道Spotify是否创建了新的游戏规则,”Stamp告诉记者,“它真的有用,是工具箱中的工具之一。

Spotify希望有更多的艺人能看的与流媒体服务合作的“钱景”。在今年的SXSW现场,身为Spotify联合创始人兼CEO的Daniel Ek展示了他的宏伟目标。在他雄心勃勃的计划中,平台的目标是全球2400万用户和600万订阅量。

“我的目标不仅仅是把2400万用户转化为付费订阅,”Ek告诉《洛杉矶时报》,“我的目标是把10亿使用盗版服务的用户抢过来。”

与音乐产业里很多只为自己着想而不去为艺人考虑的人不同,Ek总是表现出一种让艺人获利的姿态。他声称自己公司的重要任务就是让艺人获得合理的收入,而不像苹果或谷歌只顾从音乐获利。

“我希望回到那种艺人靠创作能丰衣足食的时代。”Ek对《好莱坞报道者》如是说。

从某些层面上说,Ek领导的公司似乎正在恢复音乐产业的活力。Spotify至今已经给艺人、厂牌和出版商回馈了5亿美金。它还承诺在今年年底能让支付提高一倍,并声称未来几年内随着用户的增长和对盗版者的遏制,数字还会飞速提高。

如果Spotify——被《商业周刊》称为“音乐最后的救命稻草”——真能实现它的承诺,那这个瑞典的流平台也许真能拯救一个垂危的行业。

不过,要想真正帮艺人完成收入,Spotify需要吸引更多的付费订阅用户。那意味着他们要从PandoraRdioMOGDeezer等竞争对手那里抢人,同时还不得不面对新对手苹果的iTunes Radio和Google Play Music All Access的追杀。这些竞争对手的存在,为Spotify的成功蒙上了一层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