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可以是一种互联网时代的唱片销售模式,而互联网也确实给像“顶真唱片店”这样的创业公司提供了不少的可能性。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 | 陈贤江

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音乐要成为产品才有价值,MP3不是产品,所以不值钱。”

这是“顶真唱片店”的创始人黄歆泉的观点。“顶真唱片店”并不是一个真的唱片店,而是一个APP,但是,我们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个APP的形态和创始人的情怀。黄歆泉坚持认为,音乐如果要卖出价格,一定要像从前卖唱片那样,把看不见的音乐做成看得见的产品,做成消费者能实实在在感受得到的消费品,才能推动音乐的消费。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黄歆泉和他的顶真唱片店)

所以,“顶真”才叫“唱片店”,而同样是付费下载,“顶真唱片店”里供用户消费的作品更像是产品,而不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包月”二字。也许有人会有疑问,10块一个月的包月用户都不多,有人会付费下载唱片?去年以前这也许是个问题,但从去年开始,随着数字专辑付费在各大平台的推广,类似模式的“顶真唱片店”也开始有了一定的空间。

而这也是黄歆泉选择创业的理由。

移动娱乐消费的先行者

知道黄歆泉的人,圈内比圈外多。

科班出身,曾经是国内最早的摇滚乐队之一的“五月天”的成员,(你没有看错,就是五月天,成员包括张岭、曹均、何勇、秦勇和骅梓等大神),圈内好友无数,黄歆泉说自己有很多机会涉足音乐行业,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从互联网开始,一个理由是他觉得当时的音乐环境不太好。

时间大概是2002年,黄歆泉开始入行互联网。其时,正值千禧年前后互联网泡沫破灭后没多久,互联网浪潮重新抬头。黄歆泉跟着一位大哥开始倒腾网站,带队完成了CCTV.com的搭建。此后的十年来,黄歆泉一直在互联网行业里摸爬滚打,从传统互联网做到移动互联网。

期间,他还曾短暂地创业,做了一个叫“哆发啦”的音乐早教。他自称这次创业不太成功,所以后来又应朋友的邀请去做了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所属CRI手机台的内容及市场总监。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左起:黄歆泉、钢琴家盛原、钢琴神童刘浩、爵士钢琴家金佛)

“我们是最早的手机视频服务商。”黄歆泉说,当时智能机时代还没开始,手机上网主要靠WAP,而黄歆泉他们当时做的就是为用户提供WAP端的手机视频付费点播。

“没想到还挺挣钱的,公司发展非常块,做一年收入就破亿了。这让我对移动端的娱乐消费有了新的认识,开始思考音乐消费是不是也有机会。”黄歆泉说。

不只是黄歆泉他们,智能机时代之前做WAP音乐或视频付费点播的公司不少都赚了大钱。在CNNIC历年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手机视频和手机音乐一直在用户最喜欢的手机服务中排名前列,尤其对于广大缺乏娱乐方式的三四线城市的手机用户来说,用手机听歌和看视频,成为主要的消费选项。

这也是为什么2005-2009年无线音乐曾经大行其道甚至被认为将拯救音乐行业的原因,虽然,随着智能机时代的到来,APP取代了WAP,消费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但黄歆泉看到了手机消费的巨大潜力。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让音乐重新成为产品

数字音乐时代,音乐越来越不值钱,这已经是业内无奈的事实。

根据国外的数据,全球最大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上的单次点击收入最多也只有0.007美元,折合人民币约4分钱。国内也好不到哪去,豆瓣的“金羊毛计划”所保证的收入也是千次点击收入1元(单次点击收入0.1分钱)

无论怎么算,音乐流的价值都很难满足音乐行业的要求,并形成巨大的价值缺口。

所以,从2015年开始,Spotify为代表的免费+增值模式受到了业内普遍质疑,而以Apple Music为代表的完全付费模式更受业内青睐。但是,一个月收10块钱20块就能体现出音乐的价值了嘛?自来水水费一个月还几十块呢,音乐流都远没有自来水值钱——虽然自来水和音乐流没有可比性,可是,我相信每一个音乐人肯定都觉得自己辛辛苦苦创作出来的作品价值要大于自来水。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黄歆泉看来,“音乐流”之所以不值钱,是因为它不是一个产品,只是个数据,要把它重新包装起来,才有价值。就像CD一样,消费者消费的并不只是一张光盘或是歌曲,而是一个聚合了企划、包装、设计、作品等多种价值在内的一个完整的产品。

只有当多种价值聚合到一起,音乐才值钱。而“顶真唱片店”要做的就是给音乐添加附加值,让数字作品重新成为一个高价值的产品。

“顶真唱片店”如何实现这一点?很简单,让每一张数字专辑都具有独一无二的体验。一般的数字专辑付费,用户买到的只是一个听歌的“权利”,但是在“顶真唱片店”,用户买到的除了“权利”,更有由“顶真”团队根据每一张专辑量身定制的“独特体验”,这体验包括了独特的设计、独特的互动方式、独特的视觉呈现等,这一系列“独特”聚合起来,音乐便有了独特的价值。

这么说可能太抽象,新观给大家视频演示一下。↓

 用户购买的唱片,除了自己收藏,还可以通过微博和微信等推荐给自己的朋友,甚至把自己多余的唱片很方面地“送”给同样是“顶真”用户的朋友。

有态度的“唱片店”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顶真唱片店“店员”正在为为唱片做独特的设计)

顶真唱片店正式上线不到半年,目前还没有大范围地进行推广,正在合作的唱片公司以古典、爵士、电音和轻音乐为主,也有少量的独立音乐作品。对于大众用户来说,这些唱片相当“高冷”,但是对于黄歆泉来说,他已经从中看到了“顶真”的价值和希望。

以知名作曲家、制作人林海的唱片为例,虽然没有大范围的宣传,但通过林海自己的社交媒体和一些自媒体的推荐,已经让林海卖出不少“数字专辑”。受益者还有大提琴家朱亦兵,他有两张唱片排在畅销榜的前五位——目前“顶真唱片店”前十名都是古典和轻音乐唱片,而顶真唱片店最新的一个合作案例是十三月的“新乐府”,一个传统戏曲和现代音乐元素结合的项目,这对于黄歆泉来说,代表了一种“态度”。

黄歆泉说顶真唱片店并不排斥主流音乐,但是他更希望这是一个有态度的唱片店,为优质的产品服务,而不是什么火就卖什么。“我希望将顶真唱片店打造成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只为懂音乐的人带来奇幻的音乐之旅。”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中国,“懂音乐”常常被等同于“高冷”、“高端”、“小众”,而在主流市场中遭到“忽视”。从林海和朱亦兵的例子,我们可以看到,那些总是被主流平台忽视的高端音乐消费人群,其实需求一直在。尼尔森不久前的一份报告显示,在中国,高收入人群比其他阶层花费更多时间和金钱在音乐上,而对于这个人群来说,目前在作品上缺乏相应的数字消费模式。

“顶真”希望为较深度的音乐爱好者提供消费场所和模式,也为音乐家们提供了一个公开透明的销售平台,借由顶真的音乐人后台,音乐家可以从上面查询到详细的销售数据。

目标国际化

改变消费方式,任重道远。

顶真唱片店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渠道问题。毕竟要想让唱片公司愿意把唱片“发货”给你,归根到底还是你能不能通过强大的渠道把唱片销售出去。对于像顶真唱片店这样的创业团队来说,像大平台那样去跟各种渠道谈合作是不现实的,所以需要另辟蹊径。

一条路是,自媒体时代,个体KOL们有着大量的高粘性受众群,这位顶真唱片店提供的新的推广思路。

顶真唱片店已经开始尝试跟一些知名的自媒体合作,并且从合作中看到了“效益”——借助一次微信公号的推广,就为朱亦兵卖出了数十张唱片。为了更好借助自媒体和社交媒体推广,顶真唱片店将唱片销售变成二维码,又将二维码开发成各种各样的创意物件,比如二维码书签、二维码T恤等,供用户“传播”,而在传播过程中形成的收入将按一定比例分配给传播者。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他想为懂音乐的人打造一个神奇的音乐商店-新音乐产业观察

上图是为朱亦兵老师的《梦之旅》做的二维码T恤,下图是二维码书签,识别二维码可以直达购买页面

这可以是一种互联网时代的唱片销售模式,而互联网也确实给像“顶真唱片店”这样的创业公司提供了不少的可能性。

另一条路是,从海外寻求突破。作为目前海内外独一无二的模式,“顶真唱片店”已经获得不少海外唱片公司的青睐,Wham!的前经纪人Simon Napier-Bell称赞顶真唱片店“Great!”

黄歆泉称,顶真唱片店下一阶段会尝试进入海外市场,争取把“顶真”打造成世界上第一家盈利的数字音乐平台——目前在国外还没有哪家音乐流媒体平台做到盈利。

话说回来,让“可能性”一一落地,对于“顶真”来说,可谓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