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一度低迷的内地音乐产业,这两年来因为现场音乐的风起云涌而宣示了另外一条出路,演唱会和音乐节正是其两大爆发点。时针指向2013年,继一浪接一浪的大型演唱会已经成为深圳舞台常态后,一股迅猛的户外音乐节热潮也随之刮到了深圳。

深圳户外音乐节进入井喷期-新音乐产业观察

一度低迷的内地音乐产业,这两年来因为现场音乐的风起云涌而宣示了另外一条出路,演唱会和音乐节正是其两大爆发点。时针指向2013年,继一浪接一浪的大型演唱会已经成为深圳舞台常态后,一股迅猛的户外音乐节热潮也随之刮到了深圳。

从5月的迷笛音乐节开始,热波、嘻游、恒大星光等大型户外音乐节相继首次登陆深圳,和本土老牌的沙滩音乐节一起,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推崇的节假日生活休闲方式。仅仅一年时间,户外音乐节市场长期以来一家独秀的格局就被打破,百舸争流的态势被业内称为“井喷元年”。

户外音乐节魅力何在?是谁在背后推动了深圳户外音乐节的井喷?为何能以接近于看一场电影的亲民票价享受数小时乃至数天的音乐狂欢?记者采访了数位幕后操盘手和业内资深音乐人。他们预测,今年的户外音乐节只达到实际需求量的一半,深圳一年有10-12场的市场潜力,并很快将形成像电影市场一样的清晰档期。

户外音乐节造就青年休闲文化新方式

今年5月首次移师深圳的迷笛音乐节已经成为许多珠三角观众记忆中难以抹去的一笔。连续三天,上百支知名乐队在大运中心的五个舞台,从下午两点演出直至深夜。尽管高温伴随雷雨,每天依然有三万多观众齐聚,喝着啤酒,比着摇滚手势,在人海里纵情Pogo(碰撞)。

共计十万人次的观众,让音乐节主办方、北京迷笛音乐学校副校长单蔚惊呼“大出所料”。“此前迷笛从未在华南地区举办过,这次我见识了深圳对华南地区的辐射力,以及年轻人对音乐的热爱。”正因如此,单蔚把2014迷笛音乐节提前移师深圳,在跨年档上演。

音乐策划人、国家音乐创意产业基地总裁许晓峰是九届深圳沙滩音乐节以及国内多个音乐节的幕后操盘手,不久前他在欢乐海岸操办了手头第二个深圳本土音乐节项目——嘻游音乐节,以嘻哈音乐、街舞和Cosplay等针对青少年群体举办了一个新鲜热闹的户外派对。在他看来,音乐节更能淋漓尽致地发挥现场音乐的魅力。“参与音乐节与在体育场看演唱会的体验完全不同,音乐节是一种生活方式,对参与者来说,台上是谁在唱并不重要,帐篷旁边是谁才更重要。演唱会上歌手是主角,音乐节上观众是主角,两种角色差异很明显。”

户外音乐节魅力何在?不少参与的年轻人都说,音乐节的参与感是其他演出形式无法比拟的。1987年出生的“石头小姐”说:“不必正襟危坐,跟随不同的编曲方式嗨翻全场,肆无忌惮地展示青春,所谓音乐,只是道具。我们互不相识,只是同样年轻。”

福田区音协主席刘洋也表示,在欧美和日本专门有这么一群青年,也许平时刷盘子、送外卖打工,但只要攒够了钱就背上帐篷,穿梭于世界各地的音乐节。“这是青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深圳“得天独厚”的优势 推动了音乐节“井喷”

1969年在美国纽约郊区一家农场举行的伍德斯托克音乐节,是全球大型流行音乐节公认的发端。曾几何时,在中国内地,这种与摇滚乐、另类文化沾边的音乐节长期处在边缘位置,被视为“异类”。然而如今,音乐节已然进入主流文化领域,从昔日的亚文化成为节假日文化的主打形态。

“音乐文化消费和新一代青年文化的结合、企业推广的需要和地方政府的敞开怀抱,是决定音乐节如今兴盛的主要动力。”乐评人金兆钧分析说,2010年开始,音乐节已经在全国“井喷”。

单蔚认为,80后、90后的年轻一代已经成为国内音乐节的主流受众。“如今国内节假日的文化消费还较为单一,户外音乐节这种形式正好给年轻人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平等空间和自由的青年社交生活方式。”不少企业也开始意识到,动辄数万年轻人聚集的大型音乐节,是企业形象和产品品牌推广的绝佳场合,并从中尝到了甜头。

“深圳的独特之处是地理优势和场馆优势得天独厚,12月了依然可以在户外享受阳光、草地,大运会的赛后场馆设施条件一流,今年以后肯定形成爆发点。其实目前国内音乐节总量并不多,真正意义上的音乐节一年也就20—30场,而且集中在北上广地区。在我看来,比较发达的省会城市至少每2个月一场才正常,以深圳的经济总量,每个月一场是可以消化的。”著名音乐人、恒大音乐董事长宋柯这样说。

即将到来的周末12月21日,宋柯将把“恒大星光音乐节”首次带到大运中心,由恒大集团主办,崔健、陈楚生、大张伟、金志文等都将参与。“明年肯定会再来,甚至可能不止一场!”

而在深圳待了10多年的许晓峰也持同样的观点。“大运中心、大梅沙和欢乐海岸椰林沙滩,特色鲜明,非常适合举办音乐节,深圳的市场潜力会达到一年10-12场。”

音乐节要让观众感受到 现场音乐的魅力

其实,户外音乐节的兴起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那就是票价:同样是现场音乐,看一场演唱会均价500元以上,可音乐节一天门票仅需50-100元就能享受七八个小时的狂欢,平均下来一首歌只需几毛钱。

“一场音乐节成本在250万至300万元之间,票房只是回收个零头。”宋柯向记者透露,恒大星光音乐狂欢节的商业模式非常清晰,一是赞助,二是规模。“主要靠几家大赞助商和地域性赞助商,今年我们全国30场巡演下来赞助费上亿,惠民的同时自己还能赚点,明年的规模将达到60场。”业内人士表示,与传统演出行业主要是靠票房和政府支持来实现盈利不同,音乐节则是靠赞助商来维持成本。

“我们能像看电影一样享受现场音乐。”曾经担任华纳、太麦等著名唱片公司掌门人的宋柯预测,由于商业模式清晰,户外音乐节的票价和档期都会逐渐向电影看齐,成为大众消费。“电影产业对音乐节市场的启示太多了,票价一降,整个电影产业的生态就焕然一新。以后,五一、国庆、圣诞、跨年档,甚至情人节、光棍节档,音乐节都可以成为全家休闲娱乐的主场。”

正是户外音乐节的汹涌热浪,现场音乐正在取代日益不景气的唱片业,成为现今音乐市场的支柱性产业。“这些年来流行音乐一直在说市场萎缩,其实缺乏贴近感也是症结。我觉得现在第一要素就是放低身段,让老百姓、尤其是年轻潜在消费群看到现场音乐的魅力,了解当下最好最新的音乐趋势。这些只有在音乐节现场才能感受到。”宋柯说。

记者观察

既要品质 也要多元

◎ 深圳特区报记者 杨媚

不论对演出团体、主办单位还是现场观众,作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出现的音乐节,其特质都区别于普通演出。在迷笛、热波等多个音乐节的深圳现场,记者发现,由于音乐节的现场音乐特质,许多擅长用伴奏带唱口水歌的流行歌星在这里并不受欢迎,而昔日“不受待见”的摇滚乐队、民谣音乐人以及善于调动现场气氛的歌手变得格外炙手可热。

而对大多数第一次来到户外音乐节现场的观众来说,音乐节上的帐篷区等区域似乎与他们离得有些遥远。事实上,大多数音乐节现场都会在现场音乐表演的同时搭配丰富的休闲、娱乐体验区,这些区域不仅包括吃喝玩乐、创意市集,还包括专供观众们自弹自唱吉他秀的互动区域。正如热波音乐节主办方热波传媒总裁李岱所言:“在深圳,音乐节还处在要教会大家怎么玩的阶段。”

此外,音乐节的市场前景目前来看固然乐观,但不能因此而降低对音乐节品质的要求。音乐是非常多元化的,这要求音乐节本身也不能故步自封、满足于通过大牌乐队吸引最大的人流,而应当从音乐节的长远发展着手,逐步树立各个音乐节的个性特征,让乐迷在每一个音乐节都能有所得。形态更多元、场地更开放、更接近城市核心位置,有更多本土音乐创作团队乃至户外活动组织的加入,音乐节才能呈现郁郁葱葱、向上生长的年轻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