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未来音乐消费规模化可以拓展到分众市场,而不再局限于主流的头部。而在未来一年里,市场上表现突出的头部艺人(无论是大头还是小头),我们预计仍然将主要在流行、民谣和舞曲这三个领域中诞生。

本文初衷只是因为我们通过网易云音乐找歌的时候,发现有一些闻所未闻的歌曲竟然有很高的评论量。(当然不能排除新研室孤陋寡闻)另外,我们去年接受某媒体采访的时候,记者也曾问到评论会给行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于是,我们抽空就这个课题进行了一下小研究。

从2016年开始,网易云音乐的“评论”逐渐成为了一大“现象”,我们发现很多朋友在聊一首歌火不火的时候,判断标准是评论有没有999+——除了播放量以外,我们现在又多了一个维度,可以用来判断歌曲或艺人的受欢迎程度。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也有业内认为评论数量并不足以判断歌曲的热门程度,不过我们认为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在互联网上,播放和评论都是消耗用户流量的行为,用户越愿意在一首歌或一个艺人身上消耗流量,就说明越喜欢。

基于这样一个“逻辑”,我们在网易云音乐热歌榜排行的基础上,以评论量作为排行标准,整理出这样一个“另类排行榜”。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解释一下:

  • 歌曲取自网易云音乐热歌榜,该榜单为每周四更新,此次选择的歌曲来自1月19日更新的榜单。
  • 时间限定在2015年11月-2016年12月:榜上最早的歌曲,按照前台上线日期,是Alan Walker的《Fade》,发行时间是2015年11月25日。我们认为,2015年11月开始的歌曲,如果出现在热歌榜上,流量主要是在2016年发生的。
  • 假 如一首歌有很高的评论量,但是没有进入热歌榜,那么有一种可能是,这个艺人的粉丝活跃度很高,但歌曲仅限于粉丝传播。比如许嵩的《雅俗共赏》有61万+的 评论,但是并不在热歌榜上,所以没有选择。(据我们所知,许嵩30岁生日当天,粉丝有组织的刷了30万评论作为生日礼物)还有像朴树的《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评论量也有38452,超过排17名的赵雷的《无法长大》,但《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的评论集中在歌曲发布当天,不像《无法长大》的评论分布那么平均,说明歌曲《Baby ,До свидания》爆发力强,但传播度不如《无法长大》。
  • 本排行榜仅供参考。

从这个排行榜中,我们可以大致看出:

第一 周杰伦、薛之谦和Alan Walker是2016年中外三大流量王。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跟上面的排行榜一样,只取2015年11月后发行的歌曲

周杰伦胜在《告白气球》一首歌的爆发力,单就上榜歌曲而言,《告白气球》一首歌的评论量就超过了除《Faded》之外的薛之谦和Alan Walker的上榜歌曲评论量的总和。

薛之谦整体表现非常强劲,算上老歌,去年一度出现过霸占热歌榜前五名的情况。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然鹅,如果把老歌算上(三年内),Alan Walker,这位年仅19岁的超级新星(1997年出生),才是2016真正的流量王。

单是《Fade》(非《Faded》,AW早期作品)一首歌的评论就高达50万+,根据网易云音乐公布的数据,《Fade》2016年上半年的评论量是254913,下半年评论量又涨了一倍。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而在新观整理的评论热歌榜上,AW有三首入榜,是入榜作品最多的音乐人之一,另一个是日本乐队RADWIMPS。(所有入榜作品都是乐队为电影《你的名字》演唱的歌曲)

关于Alan Walker建议读读这篇营销团队的报告。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二 民谣和舞曲是2016年热门分类

从排行榜上看,2016年民谣歌曲在网易云音乐平台上表现相当抢眼。陈鸿宇的《理想三旬》和赵雷的《成都》,评论量都超过了薛之谦的热门歌曲《刚刚好》。如果把任素汐和陈粒算上(新研室把《我要你》和《小半》归入流行),民谣毫无疑问是2016年国内音乐市场最火爆的音乐分类。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榜上的“摇滚”歌曲来自同一支乐队和同一部电影,参考意义不大。所以我们认为基本上是流行、民谣和舞曲三分天下。

得益于Alan Walker的带动,舞曲(或者叫EDM)在中国受到听众的追捧。实际上,电音的热度可能要远高于榜上的表现。(相关阅读:中国:正在爆发的下一个电音市场)但就数字音乐的直接消费而言,民谣歌手更胜一筹。陈粒、李志和赵雷都创造了各自的10万+销量。

其中,含金量最高的是赵雷,16元一张的数字专辑,销量目前已经高达13万+,销售额超过200万RMB,而且有两张首歌入榜。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三 音乐市场“分众+长尾”趋势明显

从榜上前五首歌(评论都在10万以上或10万左右)看,两首流行,两首民谣,一首舞曲;从榜上前十名看,三首流行,三首民谣,两首舞曲,一首摇滚。

在网易音乐这个平台上,我们看到,音乐市场的“分众+长尾”趋势明显。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一方面,“流行”歌手里的头部仍然强大,但“流行”不再一统江湖;另一方面,音乐分类里出现了自己的头部歌手,每一个分类又形成自己的“长尾市场”。

换一个角度看“热歌榜”:用户评论视野下的音乐趋势-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赵雷和薛之谦的专辑评论量对比看,分类音乐市场的受众也有较强的活跃度。薛之谦这样的主流头部艺人,热门金曲的数据表现非常突出,也非分类市场头部艺人可比,但两者在非热门金曲的数据表现不相上下。

在网易云音乐的平台上,我们看到这样一个趋势:“流行”的头部艺人和“分类”的头部艺人组成了市场的头部,剩下的“绝大多数”则正在把音乐市场的尾部越拉越长。

在收入方面面向主流市场的头部艺人,收入要比分类市场头部艺人高不少,比如《周杰伦的床边故事》在网易云的数字销量是赵雷的《无法长大》的将近3倍。但作为民谣市场里的头部艺人,赵雷的专辑销量又要远高于尾部艺人。

这也许是一个好消息。分类市场头部艺人的形成,这可能意味着,未来音乐消费规模化可以拓展到分众市场,而不再局限于主流的头部。而在未来一年里,市场上表现突出的头部艺人(无论是大头还是小头),我们预计仍然将主要在流行、民谣和舞曲这三个领域中诞生。

文 | 新研室  编辑|新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