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总 的说来,“春晚”作为一个具有特殊背景和价值的文化符号,其在不同阶段对于流行音乐产生了不同的影响,一方面,这种影响随着渠道的碎片化逐渐减弱,但同 时,又因为春晚的优势而能维持在较高的水平。

在 前互联网时代,电视曾经是中国人最重要的音乐传播渠道。尤其是像“春节联欢晚会”(以下简称“春晚”)这样一个一年一度的“国家工程”,更是曾经对流行音 乐的传播产生过重要的影响。对于广大八零前来说,“春晚”一度是获取“流行之声”的来源,早年如费翔、小虎队,后来有周杰伦、S.H.E.,在很长的一段 时间内,春晚嫁接着流行音乐和最广泛的中国大众,帮流行音乐完成最彻底的一次传播。

那么,过去34年来,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我们如何看待这种影响?

1980年代:流行音乐的“身份证”

“春晚”从来都不只是一场晚会,从一开始就是一件“国家大事”。因为播出的时间和渠道特别重要,所以“春晚”有很高的官方地位。这也就意味着,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改革开放初期),春晚的节目选择可以视为一种“身份象征”——只要是能上春晚的,就是官方认可的。

从 公开资料中,我们可以知道春晚创办初期,时代有多么特别。一方面,“开放”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所谓“流行文化”(当时的官方说法是通俗文化,流行歌曲一般称 为“通俗歌曲”),另一方面,官方对于“流行文化”仍然有所“保留”。所以才会出现“李谷一争议”:这首1980年问世的歌曲,因为常用了与众不同的演唱 方式,而遭到非议,被批评是“黄色歌曲”,遭到禁播。

直到1983年,李谷一在第一届春晚上演唱了《乡恋》,可以算是官方的一次正式表态:啥事没有!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乡恋》终于在春节晚会得以’正名’,被喻为中国内地流行歌曲的’开山之作’。(《南方人物周刊》)

其实,1983年春晚的风云人物应该是连唱了三首歌曲的郑绪岚。郑绪岚是那个时代的“超级巨星”,整个八十年代,她拥有《太阳岛上》、《牧羊女》、《枉凝眉》等多首代表作,两次参加春晚,唱片销量数百万,获得首届金唱片奖(1989)。

春晚让李谷一和郑绪岚为代表的“通俗歌唱家”拥有了“合法身份”,“流行歌曲”从此正式登堂入室,成为春晚的固定环节,沈小岑、苏小明、成方圆、程琳等“通俗歌手”先后登上春晚舞台,有效的推动了“通俗歌曲”的发展。

1984 年开始,中国“通俗歌曲”歌曲市场蓬勃发展。1984年1月,中国唱片社上海分社发行了张行的的首张个人专辑《成功的路不止一条》,2个月销售350万 盒,被称为中国流行歌曲个人专辑发行量突破百万大关的第一人;朱晓琳的首张盒带《歌林新苗–朱晓琳》(1984年),一年销量240万;张蔷1985年的 盒带《东京之夜》,销量250万张;1987年,李玲玉的《甜、甜、甜》销量超过800万……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到 1987年,费翔在春晚舞台高唱“你就像那一把火”,《冬天里的一把火》应该是流行音乐在春晚掀起的第一次高潮,你很难想象,当时的观众在看到费翔那种前 所未有的表演方式时会感到“刺激”。相关盒带当时的正版销量据说是200万,到1989年,费翔淡出华语歌坛去百老汇发展,其专辑内地销量超过2000 万。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至此,“通俗歌曲”在中国已经基本上没有“身份认同”问题了。只不过,到90年代初,官方还是习惯于把流行音乐亲切的称呼为“通俗歌曲”。

1990年代前期:港台歌手的“敲门砖”

想要获得“身份”不只是国内的“通俗歌手”,也有港台的“流行歌星”。

八十年代的中国观众,通过春晚认识了张明敏、罗文、徐小凤、叶丽仪、万沙浪、潘安邦等港台歌手,但在八十年代,港台歌手在国内的市场并没有完全打开,受邀参加“春晚”的港台歌手大都不是市场上的当红明星。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80年代后半期,港台歌手的专辑开始陆续引进到内地来,“1987年,中国广州音像出版社首次引进韩宝仪的专辑《粉红色的回忆》。当年的销量就突破了三百万。”内地庞大的市场,让港台歌手看到了商机,而每年有数亿人同时观看的春晚,成为最好的“敲门砖”。

进 入1990年代,越来越多的港台当红歌手开始通过春晚的舞台被广大中国观众熟知。1990年的文章;1991年的潘美辰、邝美云、姜育恒、谭咏 麟;1992年的庾澄庆和小虎队……很多80后都对于小虎队第一次在春晚出现印象深刻,虽然,在此之前,央视的《潮-来自台湾的声音》(1989)已经介 绍过这三位“小鲜肉”,但春晚的影响力却是不可比拟的。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小虎队第一次现身春晚,是以选送录像的形式播出的,并没有到春晚直播现场。)

1993年是港台歌手上春晚的一次高峰,梁雁翎、邝美云、王杰、郭富城、马萃如、罗文、苏芮、巫启贤等,让内地观众第一次如此大规模的感受到港台流行音乐的“冲击”。王杰、郭富城、马萃如等都属于台湾飞碟唱片的歌手,飞碟借春晚“推销自家艺人”的目的非常明显。

然而,1994年春晚港台歌手突然销声匿迹。有一种说法是,当年的春晚邀请了邓丽君和王菲,王菲因为与导演组产生分歧而退出,邓丽君的邀请函未能递到(未经证实),还有一种说法是,当年导演组要求真唱,结果所有港台歌手彩排时没通过。

1994 年的“插曲”并没有影响港台歌手继续参与春晚。1995年开始,春晚邀请的港台歌手可谓质的飞跃。如日中天的刘德华现身1995年春晚现场时引发的全场欢 呼,现在已经很难看到了。1990年代后半段,春晚邀请的港台艺人都是当时一线巨星,除了刘德华,还有黎明、谢霆锋、范晓萱、张信哲等,这让春晚在前互联 网时代倍受年轻人期待。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四大天王里,郭富城、刘德华和黎明先后登上春晚,但从实际效果看,刘德华选择的歌曲更符合春晚观众。郭富城和黎明选择的舞曲效果一般。(图为2000年春晚,黎明演唱《Happy2000》)

而王菲更是凭借1998年春晚跟那英合唱《相约一九九八》登上事业巅峰——在香港称后多年的王菲1997年天价签约EMI后全力转战内地市场,《相约一九九八》成为最好的“敲门砖”,这首歌曲经由春晚的传播后,曾“连续10周荣登全国各省区市电台排行榜冠军”。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1990年代中后期:内地歌手的“助推器”

虽然很多港台歌手都想通过春晚打开内地市场,但因为央视和春晚的特殊性,港台歌手的选择还是相对严格的。实际上,过去34年来,港台歌手的数量保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如下图)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而且,1990年代中期以后,内地和港台市场已经基本同步。受邀参加的歌手也大都成名已久,“敲门砖”作用有限。

倒是对国内流行歌手的“助推”效果显著。以那英和毛宁为例。在1990年代,前者六次登上春晚,后者参加过五次,这让两人成为那个年代地位十分稳固。

整个1990年代是内地流行音乐疯狂造星的十年。春晚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批内地流行歌星的终极舞台。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那英的春晚首秀,演唱《好大一棵树》,网上的节目单里遍寻不着)

1992 年,那英初次登上春晚舞台,1993年年底,签约台湾福茂唱片的那英凭借《为你朝思暮想》“出口转内销”;1993年,毛宁和杨钰莹分别发行了《请让我的 情感留在你身边》和《月亮船》,旋即风靡全国,成为1994年的“金童玉女”;1994年1月,《校园民谣1》发行,《同桌的你》等掀起了校园民谣热;此 外,孙悦、解晓东、林依轮、高林生、谢东、陈明、于文华和尹相杰等也都有自己大热门金曲。

春晚毫不吝啬地给了上述歌手很多机会。其中,1997、1998和2000年三届春晚,内地流行歌手大规模登台,那几年几乎稍微有点名气的内地歌手都上了春晚,包括朴树、金海心和满江等。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据说当时春晚节目组点名要朴树)

应 该说,1990年代内地流行音乐的“造星运动”成果显著,这一切在春晚上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体现。然而,1990年代末发生的一些事情让这一切戛然而止, “金童玉女”彻底歇菜,广东乐坛引以为荣的“94一代”全军覆没。进入21世纪,内地乐坛被选秀歌手“统治”,但春晚直到多年后才开始接纳选秀歌手,李宇 春出道十年才第一次登上春晚。(2015年)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2000年遇刺事件发生前,毛宁曾经连续五年春晚登台)

21世纪:春晚的与时俱进

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春晚内容架构基本稳定。在弘扬主旋律的原则下,流行歌手的发挥空间并不大。不过,春晚在流行音乐的传播上,仍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实际上,21世纪开始的互联网音乐革命,已经让音乐市场逐渐长尾化和分众化,年轻一代越来越不满足于春晚邀请的港台歌星,更不满足于内地歌星。不过,我们必须承认,在过去十多年来,春晚在坚守官方立场的同时,也在努力的与时俱进。

举 三个例子,2009年,周杰伦和宋祖英合作的《本草纲目》,可谓是春晚给我们带来的一次惊喜。这次合作,缘起自网友把《本草纲目》和《辣妹子》混到一起, 春晚让周杰伦和宋祖英搭档是对网络草根文化一次难得的呼应;2013年,侃侃和曲婉婷的出现,也可以看做是春晚尝试接纳“互联网一代”;另外,近几年,春 晚还尝试把国外的优秀内容带进来。(比如大河之舞和席琳·迪翁)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与宋祖英的合作可以视为内地主旋律文化精英对周杰伦的认可)

这个世纪的超级巨星非周杰伦莫属,尽管2004年第一次登台时场面有点冷清且被批评“吐字不清”,但这并不影响他在乐坛和春晚节目组心中的地位。2008年和2009年,周杰伦连续两年受邀参加春晚,并以一曲跟宋祖英合作的《本草纲目》而登上个人的春晚之巅。

从 某种程度上说,周杰伦和宋祖英的合作,代表了官方文化精英对周杰伦的最高肯定。而周杰伦也因为春晚的加持而加固了自己华语乐坛一哥的地位。当然,我们也要 看到,周杰伦这个案例的特别之处在于,他的作品有着很强的传统文化烙印,这正是春晚和它的观众们喜闻乐见的,也是周杰伦比之一般流行歌手所具有的得天独厚 的优势——伴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爱国热情空前高涨,周杰伦的“中国风”来得正是时候。

在 周杰伦、王力宏、S.H.E.等港台巨星光彩四射的同时,内地流行音乐却陷入了青黄不接。21世纪开始,华语流行乐坛成为网络歌曲和选秀歌手的天下。春晚 一早就接纳了网络歌曲(2005年春晚,杨臣刚登台演唱《老鼠爱大米》),却一直对选秀歌手保持距离。直到最近几年,张靓颖和李宇春等选秀歌手才先后登 台。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宇春在2015春晚大玩“黑科技”)

虽然如前所述,春晚也在努力与时俱进,但在《相约一九九八》之后,几乎没有再捧出春晚首唱的新流行金曲。

2017 年的春晚仍然在与时俱进,TFBOYS、鹿晗、陈伟霆和张艺兴等顶级偶像的出现,让人看到春晚对于年轻人的“敏锐”,尽管这种敏锐并不太能满足已经被互联 网惯坏了的“用户”们——仔细研究春晚过去34年来的变化,我们会发现,春晚的“主旋律”在过去20年来是相对稳定的,这种稳定在当前的“国情”内是不可 动摇的,不过,因为春晚的渠道优势,仍然对流行音乐产生了一定了影响。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鹿晗和陈伟霆帮春晚争取广大90后95后观众)

三大优势:春晚对流行音乐的影响

作为一个传播渠道,春晚具备其他渠道不具备的三大优势:

-收视率高:根据历年央视公布的收视率,春晚的收视率远远超过其他节目。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GSM数据显示,2001-2014年春晚的收视率维持在30%以上

-重播频次高:除夕夜全球直播之后,初一到初七,每天都安排了重播。

-观众总数大:根据GSM的数据,2001年,春节7天长假期间观看春晚的观众人数为7.15亿,2014年这个数字为9.04亿,增长了1.89亿。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三大优势,对于流行歌曲来说,作用很明显。

数据说话。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们从2011-2015年五届春晚中挑了五首比较突出的金曲。从百度指数看,春晚期间(直播+重播),五首歌歌曲的百度指数都很高。

我们再以2014年的春晚金曲《时间都去哪了》为例。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绿色是歌曲的趋势,蓝色是歌手的趋势。在春晚期间,歌曲和歌手(王铮亮)的百度指数都有较高的增长。

但并不是所有上春晚的歌曲都长的那么高。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春晚给中国流行音乐带来了什么?-新音乐产业观察

上图是2014年春晚里五首独立表演的歌曲的百度指数对比,我们可以看出,《时间都去哪了》要比其他歌曲高出很多,另外四首歌的数据顶峰差不多。

这 也许说明,春晚的渠道优势对于对于歌曲的影响具有普遍性。正因为有这样的影响力,春晚才在不同阶段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从身份证、敲门砖到助推器。这三个角 色并不完全受年代限制。比如在1999年梅艳芳登上春晚,也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身份证”,在那之前,她因为种种原因被传遭内地封杀。登上春晚,从某种程度 上说明梅艳芳取得在官媒上出现的“合法身份”。

但 春晚对于歌曲的影响力更多是维持在春节假期期间,跟重播和相关报道有关系,在这个期间,歌曲传播的爆发力有多强归根到底取决于歌曲本身对于听众的吸引力有 多大。从上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借由春晚的传播之后,《最好的夜晚》和《群发的我不回》逐渐归于沉寂,更符合大众口味的《时间都去哪了》和《倍儿爽》却表现 出了持久的生命力。

总 的说来,“春晚”作为一个具有特殊背景和价值的文化符号,其在不同阶段对于流行音乐产生了不同的影响,一方面,这种影响随着渠道的碎片化逐渐减弱,但同 时,又因为春晚的优势而能维持在较高的水平。但这种关系并不是单向的,春晚与时俱进的动力就在于它需要流行音乐来维持它在年轻人中的关注度。2017年的 春晚在这方面表现得格外明显。或许,随着互联网和新媒体的进一步深入发展,春晚越来越需要“讨好”年轻受众,但对于流行音乐来说,春晚只要继续存在,就一 定会是一个最特别也最有价值的渠道。

文 | 新研室  编辑|新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