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终于,得益于《董小姐》,得益于好妹妹,“民谣”这两个字再一次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从今年年中开始,各大媒体争先恐后抢话题、博眼球,但到头来那些低调着存在着的野草们,仍然要靠自身的韧劲来穿透泥土的障碍。

“草堆音乐”创办人立乐:只有走出去才是出路-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注:“草堆音乐”是合肥的一个新独立厂牌,旗下艺人如谣乐队等近期在豆瓣相当活跃,另外他们有多张作品在乐童众筹,点击这里可以支持他们。)

“草堆其实代表的是一种音乐以及思想上的放逐,这种自我放逐衍伸到整个社会层面上来看若与其说是一种逃避倒不如说是一种生长,我们在用一种很慢的方式做音乐,这种方式让我们保持灵敏和勇气。”——摘自草堆民谣的豆瓣介绍

终于,得益于《董小姐》,得益于好妹妹,“民谣”这两个字再一次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里,从今年年中开始,各大媒体争先恐后抢话题、博眼球,但到头来那些低调着存在着的野草们,仍然要靠自身的韧劲来穿透泥土的障碍。

比如草堆民谣,一个来自合肥的新民谣厂牌,伴随着麻油叶等民间民谣团体一起出现在小众视野里,在纣王、茉莉僧和谣乐队的背后,给新的民谣音乐和独立音乐注入新的动力和活力。而更有趣的是,立乐虽然身在合肥,却经营着北京、西北等地的音乐人,当文艺生活开始向二三四线城市蔓延,这个国家才真正开始有点希望吧?

以下是我跟立乐之间的一些交流:

采访者Q:耳东
受访者A:立乐(草堆民谣创始人)

Q:草堆音乐是什么时候成立的?
A:2012年夏天的时候。我本身喜欢写一点民谣歌曲,偶尔去LIVEHOUSE凑个热闹演出一下。合肥这边有个叫ON THE WAY的酒吧,我和朋友会组织一些户外弹琴活动,最后就想着,干嘛不弄一个民谣厂牌呢,发掘一些地下民谣歌手一起做演出什么的,合肥这边本身也有一些不知名的民谣歌手,但是互相之间也没有太多的联系,我就想着把这些人组织起来,让他们有个平台或者说组织能多交流。后来看见了老胡,也就是纣王,他那时候也是刚刚开始建的豆瓣音乐人小站,我就跟他聊了聊,他就加入我们了,慢慢的就有更多的人加入了,肖阳是在老胡后不久进来的。

Q:草堆音乐是一个松散组织还是正经在经营的实体?
A:不能算是正经经营,但也不能算是个松散的组织,其实我们有些类似麻油叶,厂牌开始做的时候马頔也给过我一些意见。更多的就是我们自己摸索,毕竟中国独立音乐和独立厂牌这一块都算是刚刚起步,大家都没有所谓的正经的套路或者概念,所以很多东西都是自己摸索。

Q:民谣在合肥是什么样的情况?
A:我们算是合肥唯一一个独立厂牌,这边我们主要想的是多带带年轻人,本身也有类似于三不像乐队,也就是朱国军。摇滚厂牌以前有过,好像散了。毕竟没有资本运作很多东西其实都是空谈。三线小城市其实独立音乐这一块并不是没有,好的成品也不是没有。独立音乐和独立摇滚在全国来说其实都算是刚刚起步,所以到了我们这样的城市,其实更多的萌芽都比较慢,再者,人口也少。像我们之前在合肥做过的民谣音乐人集合演出,是最多的一次,大概有五六十人。单人的专场可能也就十来人,二十号人,毕竟受众太小,虽然今年算是独立音乐爆发的时间,但是真正的摇滚青年在整个城市的成长还是缓慢的,能接触到这一块的也还是少。

Q:你们靠什么来维持厂牌运营?
A:由我来负责整体的规划,然后把事情分配好大家来做,运营这一块儿其实一直都很难,我一直亏着钱。

Q:我注意到草堆民谣旗下有几个音乐人最近在豆瓣挺火的,像谣乐队,我是看排行榜知道的。
A:谣啊,谣挺不错,前段时间我邀请他们进来的。我看人的眼光还是比较准的,谣在豆瓣只有两三百人的时候我就开始注意他们,然后听了歌之后我就感觉这个乐队会有出息,我就跟谣的经纪人聊了一下,后来就进来了。

Q:从这一年运营的情况,你觉得前景如何?
A:独立音乐在中国在没有资本运作的情况下根本无路可寻,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应该会慢慢好起来吧,未来可能更多的是想要做一些大一点的演出,把几个乐队往音乐节上推一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有走出去才是出路。

Q:肖阳(茉莉僧)的厂牌在乐童上支持者不少呢。
A:肖阳也是沉淀出来了。他是迷笛学校很早一期的,到那个迷笛的纪录片里面还能找到他。(肖阳早年是原夜叉乐队的乐手,耳东注)

Q:他这张专辑做众筹是你帮联系的?
A:是的。本身这张专辑就准备了很长时间,然后那天牛磊打电话给我,说有这么一个事儿。我一看,感觉挺不错的,我就问肖阳,干脆有这个机会就出了吧,也能减轻一点压力,后来紧赶慢赶把东西准备一下就放上去了,结果效果真的还挺好。

后记:

对草堆音乐的好奇,源自我多年来对小众音乐市场的观察。我的家乡,一个三线省会,在那里,我看到一些朋友多年来经营摇滚乐、独立音乐经营得十分辛苦——其实不仅是小众音乐,就算是本土流行乐,活得也很艰难。不过,这两年来,倒是看到一些本地的音乐经营者正在摸索当地的音乐经营之道,有一些朋友已经小有成果。但,短期来说,正如立乐所言,对于二三线城市的市场还是太小,想要维持一个独立唱片的运营,更多还得靠整合资源走出去。

不过,所谓市场,也是相对而言的,比如宋冬野,立乐后来告诉我,他在合肥的专场来了400人。我想,当本地歌手也能做到这个规模,每个城市都能有这样一个自己的歌手,那市场才算真正够好吧?这是痴人说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