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某种程度上,现在的音乐圈,卖的不是好作品,而是好“人设”。

这两天微博热搜又迎来了一位老朋友——张杰,上热搜的原因,则是在近期疑似微博小号被曝光。该小号压抑、悲观的言语风格,结合此前曝出的张杰在录制完《歌手》节目后抱头痛哭的照片,与张杰镜头前阳光自信的励志“人设”差距颇大。也正是这种镜头前后的形象反差,也让很多吃光群众恍然大悟:“原来艺人们私底下的样子可能和镜头前的设定完全不一样啊!”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疑似张杰小号

“人设”,也就是“人物设定”的简称,如今在娱乐圈中多指经纪公司针对市场需求与艺人本身设定的一个艺人公共形象,音乐人中较为典型的“人设”包括李健的“音乐诗人”、林宥嘉的“禁欲型歌手”等等。一个好的“人设”能够帮助艺人迅速找准市场定位,精准投射到对应受众群中,去扮演“男友”、“儿子”、“女王”、“老干部”等既定角色。某种程度上,现在的音乐圈,卖的不是好作品,而是好“人设”。

只是在这个大众喜好时刻都在变化的时代,一个固定“人设”总有卖不动的时候,就如同TFBOYS总有不好意思唱“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的一天,艺人常常要面临“不转型就没市场”的压力。另一方面,由于唱片公司依据市场需求所给“人设”通常与艺人本身性格存在出入,“面具”戴久了脸总会痛,开始具有一定话语权的艺人便会开始有“做自己”的需求,选择主动“转型”。

残酷的是,“转型”是一件极具风险性的行为,“人设”换得好,大量新粉涌入,歌唱事业更上一层楼;“人设”没选对或“转型”步子迈大了,则可能对原本的老粉巨大冲击,新粉没圈到,老粉跑光光,也就是“人设”崩塌。

这里就给大家举几个国内外乐坛那些令粉丝与大众大跌眼睛的自毁“人设”音乐人转型案例。

花儿乐队

(朋克乐队→神曲鼻祖)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作为上世纪末成军的中国第一支未成年摇滚乐队,花儿乐队的横空出世曾被誉为“中国朋克乐队的希望”。在前两张专辑《幸福的旁边》与《草莓声明》中,有挥洒自如的电吉他Solo、极速畅快的摇滚鼓点,以及大张伟“很有态度”的唱腔。歌曲《静止》曾入选精选集《摇滚中国乐势力》,同在精选辑的还有窦唯、唐朝、张楚等摇滚老炮。

只是众所周知,真正让花儿乐队大红大紫的,不是《静止》,而是当年的彩铃神曲《嘻唰唰》。当年签约了百代刚抛出这首《嘻唰唰》的时候,那些无法接受的老粉们纷纷高呼“花儿背叛了摇滚!”对这一切,大张伟的说法是:“在中国做不了朋克,而且我要挣钱养活自己。”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也许在生活中,大张伟是一个“真朋克”,但在音乐上,那个高唱“我怀疑人们的生活有所掩饰”的少年朋克乐队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范晓萱

(小魔女→摇滚怪咖)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提到范晓萱,大多数人第一时间想到的都是《健康歌》、《我爱洗澡》。作为90年代末期中国Teenpop的领头人物,音乐界的金龟子,范晓萱的音乐小魔女形象在广大85后的心中留下了很深的印迹。在巅峰时期,任何儿童产品只要“范晓萱”三字就像中了魔咒一般疯狂大卖,可见范晓萱当年的商业号召力。

但同时,“小魔女”人设的过度低龄化也给范晓萱带来了很大困扰,“我一直想成为一个大人,但是公司却一直把我年龄拉小。”范晓萱曾在访谈节目中如此表示。为了摆脱“小魔女”人设,范晓萱曾两度尝试转型,1998年便推出专辑《Darling》转为唱作人形象,唱作人时期的范晓萱尽管有《我要和你在一起》这样的传唱曲目,但仍然流失了大量早期粉丝,也结束了与福茂的合约。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之后的范晓萱,辗转与不同的唱片公司合作推出了不同风格的唱片,都未击出太大的水花。直到2009年范晓萱推出摇滚唱作专辑《赤字》,封面上的她一头白色短发的中性形象让许多粉丝大呼惊讶,对此不感冒的部分老粉更是直斥范晓萱成了“非主流”。但尽管遭受非议范晓萱依然坚持着自己的风格直到现在,也许商业成绩早已不如从前,但如此倔强的自毁“人设”做自己的决心也为范晓萱圈到了不少新粉。

王若琳

(爵士女伶→电子魔女)

“I love you baby,And if it's quite all right.”这是熟悉王若琳的人一定都会哼唱的一句歌词,以爵士女伶“人设”出道的王若琳,凭借极具辨识度的嗓音和唱腔短短几年就成为了广大文青男女的“小资代表”,有一阵子随便走进一家咖啡厅坐下不出10分钟就能听到一首她的歌。谁也没想到,这些却是王若琳本身最为抗拒的“标签”。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2011年8月,王若琳推出专辑《伯尼的冒险》,正当粉丝们期待着王若琳为他们带来新的爵士装逼素材的时候,却被专辑里霓虹闪烁的电子合成器和喃喃自语惊得说不出话。对于音乐风格的大颠覆,王若琳解释之前的“爵士女伶”是唱片公司和父亲王治平强加在她身上的“人设”,自己根本就不喜欢,也不喜欢自己早期的音乐,而新专辑里的电子乐才是自己的心头好。

从这时起,王若琳便开始了音乐上放飞自我的状态并和过去的“人设”说拜拜。也许是之前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转型之后的电子乐并不为大多数粉丝所接受,而音乐节上王若琳“自嗨”的表演风格也让很多粉丝表示“受到了惊吓”。↓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王蓉

(唱作歌手→神曲天后)

还记得那首曾在2005年前后火遍神州大地的《我不是黄蓉》吗?这首曾在那个翻盖功能机时代统治了彩铃排行榜的歌曲,曾经让王蓉成为当时各大颁奖礼和“同一首歌”类商演的常客,而其随后推出的《哎呀》、《爸爸妈妈》也曾是颇具传唱度的热门单曲。最重要的是,那会儿王蓉的定位是“唱作歌手”。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稍不注意就可能被遗忘的流行乐坛,似乎没有太多人注意到王蓉在2007年后的销声匿迹。几年后,王蓉选择了一个全新的形象“杀”回了乐坛。2013年8月,王蓉发行了单曲《好乐Day》,一时间,这首歌便凭借中英文单词交杂的歌词和打着软色情擦边球的MV引起了轩然大波。随后王蓉在神曲的道路上越走越深,随后推出的《小鸡小鸡》甚至走出国门,MV在Youtube获得了千万点播量。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尽管王蓉重新回到了主流大众的视野中,但仍有许多粉丝感慨如今的流行乐坛是有多残酷才逼得她这样一个才华横溢的创作型歌手为了不被遗忘走上了如今的路线,这个问题,恐怕只有王蓉自己知道了。

 

Avril Lavigne

(朋克少女→迷茫无路)

Avril Lavigne可以说国内很多年轻人关于西方音乐的启蒙艺人了。2002年,这个系着领带脚踩滑板的18岁少女用她的“朋克少女”人设惊艳了整个世界,首张专辑《Let Go》销量狂破千万,彼时大街上到处都能听到《Complicated》里标志性的“No,no,no”。2005年发行的第二张专辑《Under My Skin》更暗黑的色调和更硬朗的音色令Avril Lavigne“酷酷女朋克”的形象更为稳固,这两张专辑也成为了当时流行摇滚黄金期不可多得的经典之作。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2007年,正当粉丝们都在期待着刚步入婚姻的Avril能在音乐上为他们带来新的惊喜之时,Avril给了他们一首《Girlfriend》。尽管这首歌曲最终成为了Avril职业生涯中榜单成绩最好的单曲,但歌曲中口语化的无厘头歌词还是让很多粉丝表示以前那个暗黑的酷酷朋克少女变成了一个唱口水歌的流行歌手。

而在这张专辑最后的辉煌过后,由于流行摇滚黄金时期的过去以及与唱片公司在音乐理念的数度分歧,Avril Lavigne的音乐商业成绩再也未见起色。

Britney Spears

(小甜甜→性感尤物)

鼎盛时期的Britney Spears有多火呢?不夸张地说,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的十年里,称Britney Spears是美国梦的流行代名词也不为过。即使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小甜甜”布兰妮依然是广为人知的流行符号。出道之初的Britney Spears是穿着清纯校服的啦啦队员,是海边清新阳光的白裙少女,她的出现,推动当时的美国乐坛迎来一个Teenpop艺人的全盛时代。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然而2000年的VMA上,Britney便以一段精彩的脱衣舞宣布自己正式朝“成熟性感”转型,第二年的VMA更是带来了一段湿身与蛇共舞的精彩舞蹈,这段时期的她,是一个美得不可方物的“性感尤物”,拥有全美国男人都心动的样貌与销魂的嗓音,舞蹈水平更是达到巅峰,各种高难度动作信手捏来。

好景不长,盛名之下的Britney却也承受着私生活的过度曝光等等“名人苦恼”,2007年的离婚事件之后,被前夫以曝光性爱光盘以及两个孩子作为威胁的Britney经历了VMA被整出丑、街头痛哭被狗仔环绕狂拍、剃光头发等荒诞遭遇,“小甜甜人设崩坏”等标题占据了当时各大媒体娱乐版的头条,狗仔只要报道她的种种丑闻就足够养活一家人,此时的Britney俨然活成了一个“落难甜心”。

Miley Cyrus

(Hannah Montana→不良少女)

2006年开播的迪斯尼电视剧《Hannah Montana》成就了当时的14岁少女Miley Cyrus,剧中那个为了隐藏自己流行巨星身份笑料百出的高中女生很长一段时间Hannah Montana成为了Miley在大众面前挥之不去的分身。那个时候Miley留的是美国甜心式金发,唱的是《The Climb》、《Party of The U.S.A》这样的甜心式Teenpop歌曲,在当时的美国人眼里,Miley Cyrus就是Hannah Montana,Hannah Montana就是Miley Cyrus。

让我们用七个例子来聊聊歌手可以怎么毁掉自己的“人设”-新音乐产业观察

为了摆脱Hannah Montana这个既定形象,Miley Cyrus做出了许多努力,2009年推出的转型专辑《Can't Be Tamed》失败之后,她在2013年玩了一票大的。先是在2012年剪去一头长发换成干练的短发,而在2013年发行的新专辑首支单曲《We Can't Stop》MV中颠覆形象重口演出,随后单曲《Wrecking Ball》MV中的全裸演出掀起一阵舆论热议,同年VMA现场与Robin Thicke极具性暗示的表演引爆了全美,一时间VMA主办方接到了无数儿童家长打来的投诉电话,昔日家长眼中的优质偶像一转身成了不准小孩崇拜的“Bad Girl“。

一系列极富争议的激烈转型动作之后,正如Miley自己在SNL节目中说的:“Hannah Montana was murdered.(Hannah Montana已死)”她终于告别了Hannah Montana。

 | 吴学楷  编辑 | 新研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