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说起来,关注2017快男和它的下一个十年并非妄想,毕竟,下一波乐坛巨星与即将掀起的音乐风潮,就在这些面目尚模糊的95后选手中。

新青年时代,“快乐男声”如何开始自己的下一个十年?-新音乐产业观察

作者 | 软炸妙脆角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内容

2004年,湖南卫视推出的《超级女声》造就空前盛况。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走进大众视野,“想唱就唱”的旋律响彻全国造就选秀热潮,让电视台、传统媒体看到了选秀节目的巨大能量。

2013年,站在《快乐男声》舞台上的华晨宇唱着属于自己的歌,被媒体打上“异类”的标签,这让他伴随部分误解被大众认识。四年后作为前辈,华晨宇为《2017快乐男声》写下“少年别怕,傲骨的姿态称霸,打开嘴巴夸和骂,跟世界保持通话”的歌词,既是给后辈勇气,也是表达自我的态度。

90后的华晨宇一直在做自己,写什么样的歌说什么样的话,从没想要讨好谁,这在曾经的社会逻辑里很难讲通。但后来大家知道了,这是年轻人、是90后的特色,他们相比于外界的评判,更在乎自我的表达

做年轻用户的互联网公司,一直在问“年轻人喜欢什么”,在2017年再启的《快乐男声》,试图给出自己的答案,借由九位2013届“快男”共同演绎的主题曲《随我》,告诉年轻人“你们可以尽情的随我、随性”。

新青年时代,“快乐男声”如何开始自己的下一个十年?-新音乐产业观察

《快男》在摸索中成长

2004年,湖南卫视推出的《超级女声》造就空前盛况。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走进大众视野,“想唱就唱”的旋律响彻全国造就选秀热潮,让电视台、传统媒体看到了选秀节目的巨大能量。

所以2007年,湖南卫视总结了之前的《超级男声》,做出了直到现在都拥有不俗影响力的男性唱歌选秀节目《快乐男声》。而那一年推出的陈楚生及张杰,至今仍然活跃在华语乐坛的一线。

虽然从节目的角度来说,《快男》只是众多选秀节目中的一个,但其实因为《快男》拥有的观众数量,以及选手的高水平,让这档节目为当时的流行音乐产业做了不小的贡献。

彼时正是网络盗版音乐猖獗的年代,唱片公司的实体唱片收入不断下降,导致没有充足的资金培养孵化新人,整个市场的审美,也因为网络渠道的开放性而难以把控。所以直白点说,唱片公司已经失去了造星能力,所以才有了2003年SMG和环球唱片共同成立的上腾娱乐。

《我型我秀》其实也是不错的节目,不过可能在选秀这个领域里,湖南卫视更得心应手一些。那时候张杰曾经说,相比《型秀》还是《快男》更有挑战性,他参加《型秀》的时候不过就是在上海各景点唱唱歌、拍拍照,到了《快男》才真有种在比赛的感觉。

而且从唱片销量上,也能看出《快男》的出现,确实缓解了音乐行业没新人的尴尬。据当年中央三台《综艺快报》的数据,内地歌手销售排行中,前三名分别是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刚完成比赛的陈楚生、张杰、苏醒则位列第五、七、十名。(如下图)

新青年时代,“快乐男声”如何开始自己的下一个十年?-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过,作为新诞生的模式,快男难免有不成熟之处,节目赛程内虽然积累了大量优质新人,但在节目结束后怎样继续培养新人,把他们推向偶像,还是一个有难度的问题,所以也有了陈楚生离开签约公司,以及不少歌手的默默无闻。

好在随着不断摸索,天娱传媒也更好的兼容了《超女》《快男》的选秀歌手,华晨宇、白举纲、欧豪等人现在都有不错的发展,每个人的音乐梦想、影视梦想都在一点点实现,年轻的歌手们也不再被强制消费。

也因为这一阶段的经历,如今的选秀节目制作团队渐渐领悟到了互联网的开放性,不再要求选秀歌手强制签约某家公司。就像《2017快乐男声》总导演陈刚说的,今年的节目更像是一个开放的平台,给更多年轻人提供实现梦想的舞台。

“潮牌”,向下一个十年进发

在《2017快乐男声》第一次面对媒体时,陈刚就反复强调“一定要潮”。

《快男》的定位一直是抓住年轻人,只不过不同时代背景下成长的年轻人,已经有了明显不同的喜好。对于现在的95后、乃至00后年轻人来说,有趣和潮,远大于专业和好听。谭晶在B站被封“大魔王”,并不只是因为她专业,更因为她用自己的专业来展现有趣。

所以在新一季,《快男》找来最火表情包之一的黄子韬担任代言人,既是表明在这个舞台上大家要不惧争议,也告诉大家这会是个有趣的节目。而他们这一步走的相当对,在《快男》发布会当天,就已经有一批迷妹举着灯牌前去参观。

新青年时代,“快乐男声”如何开始自己的下一个十年?-新音乐产业观察

(代言人黄子韬)

陈刚在面对媒体的时候,还说了自己对今年选手的期待,“我们希望选手能代表95后做有态度的音乐,去影响、引领更多95后年轻族群的追求。

为了保证节目的选手能真的引领年轻人,节目组增加了“挑食少女团”这样的设定,非常符合“最酷的男孩一定最受女孩欢迎”的常理,并且节目组尝试“去评委化”,让导师和选手共进退,让前辈真正起到引导作用,毕竟更注重表达自我的年轻人,并不需要评委的“毒舌”。

其实2017快男敢在新一届做这样的改动,无非是出自节目团队了解年轻人的自信。从2007年开始,每三年一届的节目总能吸引一批又一批的年轻粉丝关注。这让“快男”这个品牌在年轻人心中一直有不错的印象。所以每当海选开始,总有上万人报名。目前,在芒果TV上,可以看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男孩展示他们或原创或搞怪或有趣的音乐。

新青年时代,“快乐男声”如何开始自己的下一个十年?-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新一届快男中,已经非常鼓励原创了。他们知道只有愿意表达自我的人,才会受年轻人喜欢。相比80后,95后似乎更愿意尝试自己创造,不愿意保守地选择翻唱大热歌曲。同时,嘻哈、B-BOX等小众音乐也出现在海选内容中。对此,17快男选择了相当开放的态度,从这首融合了电音、嘻哈等不同元素的17快男主题曲《随我》就能看出来。

当然,形式上的改动,可能也意味着本质上的调整。与其说曾经的综艺节目只是一档节目,如今的节目则更加偏向一款产品。

总导演陈刚说今年的《快男》,真人秀的属性会更加明显,而且强调节目的品牌性。

加强真人秀好理解,而关于节目的品牌性则让人浮想联翩。国内综艺节目里,目前品牌性最强的大概就是《爸爸去哪儿》了,它已经成了一大IP,连续几年拍了电影。但从音乐角度切入的品牌,《快乐男声》比《爸爸去哪儿》具有有更大想象空间。

无论是Converse还是VANS,这些做了多年青年文化的品牌目前都通过音乐向年轻人靠拢,后来学习这种方式的百威,也通过电音风暴节走进了年轻人的视野。《快男》如果从音乐推向商业,也并非无法想象。

一个产品想要打造大IP,就不太可能单打独斗,大部分成功的产品,都是挑对了伙伴。这届《快男》由芒果TV与优酷两大视频平台联合出品,并与网易云音乐、今日头条、唱吧等新媒体平台合作,这使得快男除了可以贴近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外,更重要的是能够更好的孵化自己的内容(即优质选秀歌手)。当下年轻人的生活础就是社交,网易云、唱吧就都具有很强的社交属性,这就为2017《快男》可能的“自来水”提供良好的温床。同时今日头条和优酷自身又都有超大流量,有趣的内容就很容易获得关注,如果节目形式有趣、选手个人魅力十足,再出个快男版“王大锤”也不是天方夜谭。

而且,如能通过“节目培养+线上孵化”的模式产生巨星,就等于2017“快男”品牌产生了新的“代言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带着“随我”的标签,当“随我”的口号随着节目及选手的认知扩大,一点点渗透到受众脑中,未来出个“随我”气质的潮牌店,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样就看出来“随我”这个口号的高明之处了,这一代年轻人普遍都有点“随我”,不管是怎样的选手,只要忠于表达自我,都能被涵盖在这种气质当中。所以陈刚说,欢迎各领域的红人、KOL前来参加,越有自己的气质越好。

说起来,关注2017快男和它的下一个十年并非妄想,毕竟,下一波乐坛巨星与即将掀起的音乐风潮,就在这些面目尚模糊的95后选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