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音乐产业来说,今天的Spotify既是希望,也是陷阱。这家公司庆祝自己五岁生日的同时也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它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掀起音乐消费革命,也可能衰得头破血流。越来越多的迹象暗示了它的未来取决于这样一个问题:Spotify之于音乐人到底是救世主还是恶棍?

裂变!Spotify如此驱动新音乐经济(2):希望-新音乐产业观察
(图为Spotify创始人Daniel Ek)

新音乐产业观察按:Mashable做的一篇关于Spotify的深度报道,非常深入地探究了Spotify的发展、创新与矛盾,特此编译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文/Max Blau
编译/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二章 希望

对于音乐产业来说,今天的Spotify既是希望,也是陷阱。这家公司庆祝自己五岁生日的同时也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它有可能在全球范围内掀起音乐消费革命,也可能衰得头破血流。越来越多的迹象暗示了它的未来取决于这样一个问题:Spotify之于音乐人到底是救世主还是恶棍?

2006年4月,Daniel Ek和Martin Lorentzon一起创办了Spotify,后者是一位瑞典企业家,曾经创办了网络营销公司TradeDoubler,并收购过Ek早年创办的一些公司。两人携手之前,Ek已经在μTorrent(BitTorrent的客户)和Stardoll(互动网页游戏)等项目上冒过险。

两位技术高手希望通过Spotify来实现一个简单的目标:创办一个能让听众获取海量音乐的在线平台。他们还希望能改进Napster的模式,做出一个区别于盗版的消费者和产业都满意的合法模式。

2008年10月7日,Spotify上线,用户仅限于瑞典、英国、法国和西班牙。在欧洲取得成功并经过与大小厂牌旷日持久的艰苦谈判之后,2011年7月,Spotify进入美国。

如今,这家以伦敦为据点的公司已经在四大洲登陆,并获得了2600万用户,其中包括600万付费订阅用户。据Spotify市场总监Jeff Levick说,Spotify已经在全球32个国家开通了服务,包括刚刚登陆的阿根廷、希腊、台湾和土耳其。这位41岁的市场主管曾先后供职谷歌和AOL,是在公司进入美国后不久加入的,他见证了自己的公司变成全球音乐平台。

Spotify的雇员已经从2011年的300人增加到了现在的900人。 Levick坐在公司的纽约办公室外面,称其为他经历过的最据协作性的工作环境。作为公司第二大的工作空间,这里有同步着的Sonos音箱用以播放员工们共建的歌单和独特的室内演唱会。而公司的切尔西雇员告诉媒体,他们那里会不定期举办星期五即兴表演。

“我们热爱音乐,也热爱产业,”Levick说,“工作的每一天,我们每个人都想着要让消费者更好的消费音乐,让艺人获得更好的服务,把音乐带给这个星球上的每一个人。”

Levick说,在这个平台上,平均每位用户每天的停留时间大概是110分钟。如果说传统的电台听众都是被动收听随机播放的歌曲,Spotify的用户则是把“听”掌握在自己手里。他们搜索特定得艺人,发现新乐队,分享歌单,向朋友推荐音乐。

“无论你提到什么,其他人都能看到。” 纽约音乐人、 Soul Coughing 创始人Mike Doughty说,“从Judas Priest到我那些已经发行了30年的怪异的电子乐专辑,真好。”

对于Spotify49岁的内容总监Ken Parks来说,流媒体服务改变了他和音乐之间的关系。“我以前都是去店里买唱片,带回家,然后拆开,”Parks说,“我现在再也不用那么做了。”

Parks用Spotify来重温自己喜欢的老歌手,从Brian Eno到更早的作品。平台也帮他了解儿子喜欢的Hip-Hop。通过一起在Spotify上共建歌单,Parks说他的音乐喜好已经延伸到了一些说唱歌手,比如Kendrick Lamar, A$AP Rocky and 2 Chainz,轻松、无碍,且代价极低。

哪怕是Spotify最强硬的反对者也不得不承认平台良好的用户体验。 Galaxie 500的鼓手Damon Krukowski,虽然曾经抨击流媒体服务支付的费用过低,却享受歌单的富足。作为一个付费用户,他能收听200万首歌,其中包括很多稀有的50年代老歌。在使用Spotify之前,他四处搜刮唱片,却总是难免失落。Spotify给了他海量歌曲供选择,这让他很满意。
“我并不只是一个反对者,” Krukowski,“作为一个消费者,我认为Spotify惊人出色。它让我听到了我之前找不到的作品,对我来说,这是很珍贵的。”

史无前例的成功让Spotify成为一个争议性的服务。而Levick认为公司的全球扩张才刚刚开始而已,用户刚刚开始意识到平台的价值更像是随心所欲的点唱机,而不是去拥有实体唱片或MP3。

面对挑战,Levick坚持认为“流服务”将是赢家。“你可以不听地听某些作品,而无需去拥有它们,你可以选择无限量的音乐。”他说。

至于该如何直观地理解Spotify的影响,他振振有辞的说:

“Spotify改变了我跟音乐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