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但无论最后这次合作的结果如何,“奔跑怪物”团队都可以说是制造了一次“绝妙”的案例,在这个案例中,电影和音乐,二次元和三次元,真正实现了“跨界、融合、共生”。

观察员 | 陈贤江

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很久很久以前,手机、微博、微信等都不存在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网络第一奇书,《悟空传》。毫不夸张,这部奇书养活了当时中国最早的一批网虫,以及最早从网文中发现商机的书商。这就是为什么,17年过去之后,当《悟空传》终于要搬上大银幕的时候,它会被公认为今年最值得期待的一部国片。

然而,当《悟空传》即将揭开面纱的时候,我们却发现有一支叫“缝纫机”的乐队抢先插了一腿,而且这一腿插得还不简单——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缝纫机?乐队?什么鬼?

“你以为你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是在你四周有很多看不见的墙,其实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from《悟空传》

日前,作为今年最值得期待的国片之一,彭于晏和倪妮主演的电影《悟空传》发布了同名片尾曲和MV。演唱者是一支叫缝纫机的乐队。

电影圈的朋友可能多少听说过这个乐队,但音乐圈对此就陌生了。“缝纫机乐队”是知名喜剧演员和导演大鹏为自己的电影《缝纫机乐队》设计的“主角”。乐队成员包括:主唱程宫(大鹏 饰)、主唱胡亮(乔杉 饰)、贝斯手丁建国(娜扎 饰)、鼓手炸药(李鸿其 饰)、吉他手杨双树(韩童生 饰)、键盘手希希(曲隽希 饰)。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个乐队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在于没有一个成员是专业音乐人出身,但他们的微博粉丝量加到一起却大的惊人,光娜扎一人的微博粉丝就超过千万,整个乐队的粉丝量超过2000万,可能是中国历史上微博粉丝量最大的乐队。

以乐队为主角的电影并不少见,我们熟知的《摇滚校园》、《几近成名》和《天鹅绒金矿》、《北京乐与路》和不太熟知《摇滚英雄》都有各自的“乐队”角色。缝纫机乐队的特别之处在于:首先,缝纫机乐队是一个电影里虚拟的“角色”;其次,这部电影仍然在拍摄中;其次,乐队唱的是另一部电影(与乐队毫无关系)的主题歌。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种情况,在电影史和音乐史上都非常少见,至少在中国肯定是史无前例。

为什么要插这一腿?

“若是不悟,千里万里也是枉然,若是悟了,脚下便是灵山。”from《悟空传》

既然“缝纫机乐队”这个IP远未成型,而且两部电影之间也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为什么“缝纫机乐队”要插这一腿呢?

促成这次合作的背后推手、电影音乐制作营销团队“奔跑怪物”的说法是“偶得”:本来并没有非要合作,但是开了几次会之后,开着开着就有了。

实际情况是这样的。作为合作伙伴,“奔跑怪物”同时在跟《悟空传》和《缝纫机乐队》讨论合作细节。期间大鹏提到“缝纫机乐队”想玩点不一样的,比如唱个电影主题曲,“奔跑怪物”团队灵机一动,《悟空传》正好!于是就有了这次合作。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而《缝纫机乐队》的音乐总监“潇洒哥”赵英俊又是《悟空传》的超级书迷,一想到《悟空传》便变才思泉涌,主题歌创作前后只花了20分钟。(据说大鹏原本只是想让他给改改Demo,不料“潇洒哥”干脆重新写了一首)

不管怎么样,从营销角度上说,这次合作真的很妙:“缝纫机乐队”借助优质IP《悟空传》完成前期孵化,而《悟空传》也从“缝纫机乐队”成员的高人气中获益匪浅——很难找到比“娜扎+大鹏”更具人气和话题型的歌手。就这样,通过一个“乐队”,把两部电影串联到了一起,一举两得。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史上最美女贝司——娜扎)

“缝纫机乐队”和《悟空传》在“气质”上也有契合之处:《悟空传》之所以受到追捧,是因为大家从书里的人物中看到自己的影子,梦想,迷惘,抗争,妥协,贯穿在每一个人的生命始终,而“缝纫机乐队”的故事完全可以认为是《悟空传》的虚构实例存在。

“缝纫机乐队”主创兼主唱大鹏的故事本身就很“悟空”。最初为音乐梦想来北京打拼,却误入综艺界多年,最后终于等到机会大施拳脚。他真的可以对自己说:我来过,我爱过,我战斗过,我不后悔。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大鹏)

就这一点来说,可能没有谁比大鹏更适合演绎《悟空传》的主题歌。(何况他还有那么高的人气!)

史无前例的“破壁”合作

“你跳不出这个世界,是因为你不知道这个世界有多大,一旦你知道了,你就超出了它。 ”from《悟空传》

《悟空传》是一部中国的二次元经典,毋庸置疑的“殿堂级IP”:“15年来累计在读者中的影响力和不被时间改变的神级共鸣、成功打破次元壁并成为二次元最常使用和钟爱的表达作品和创意的媒介......”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彭于晏版孙悟空)

《悟空传》拍成电影,是一次突破次元壁的尝试。把属于二次元的《悟空传》带给三次元的观众。虽然《悟空传》曾经出版过实体小说,但主要传播渠道仍然是在网上,主要受众仍然是网民,大众对于《悟空传》的认知,仍然是“网络文学”。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倪妮在《悟空传》中饰演阿紫)

所谓“破壁”就是让让三次元(也就是现实生活)中的受众也能关注并喜爱《悟空传》,把这个IP价值从线上拓展到线下。而“缝纫机乐队”的加入,可以说是为这次“破壁”行动添加催化剂。大鹏已经通过《煎饼侠》(票房超过11亿)证明了自己在三次元中的价值,而娜扎在三次元中也有着毋庸置疑的关注度,所以,加上进来人气高涨的乔杉等,“缝纫机乐队”对于《悟空传》在三次元中的传播应该很有帮助。

当缝纫机乐队插手《悟空传》,开创了一次史无前例的“破壁”-新音乐产业观察

(“缝纫机乐队”主唱乔杉在《悟空传》中饰演卷帘)

而且,如前所述,这是一次“双赢”的尝试。毕竟对于“缝纫机乐队”和它背后的大电影来说,再没有比《悟空传》更好的顺风车可以搭了。已经定档9月的《缝纫机乐队》,从“缝纫机乐队”开始,借由《悟空传》的力量把草到了受众的土壤里,等待两个月后开花结果。

但无论最后这次合作的结果如何,“奔跑怪物”团队都可以说是制造了一次“绝妙”的案例,在这个案例中,电影和音乐,二次元和三次元,真正实现了“跨界、融合、共生”。

END -

本文为观察员陈贤江原创,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发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相关阅读 :当我谈论鹿晗的时候我谈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