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音乐人根据自己在作品录制中扮演的角色,词曲创作或演唱,可以获得相应的版权。但他们却很难从唱片公司与Spotify的着眼于长期合作的交易中分一杯羹。一旦技术被大众接受,如观察家们所怀疑的那样,唱片公司就有可能获得预期回报。艺人却不能

裂变!Spotify如此驱动新音乐经济(4):杂音-新音乐产业观察
David Lowery

新音乐产业观察按:Mashable做的一篇关于Spotify的深度报道,非常深入地探究了Spotify的发展、创新与矛盾,特此编译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文/Max Blau
编译/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四章 杂音

“如果Spotify上市,他们能捞一大笔钱。” Camper Van Beethoven and Cracker乐队核心David Lowery说,“可他们对于我们的作品却极吝啬。如果他们上市成功,我能分到啥?”

音乐人根据自己在作品录制中扮演的角色,词曲创作或演唱,可以获得相应的版权。但他们却很难从唱片公司与Spotify的着眼于长期合作的交易中分一杯羹。一旦技术被大众接受,如观察家们所怀疑的那样,唱片公司就有可能获得预期回报。艺人却不能。

Spotify市场总监Jeff Levick说,Spotify不能决定收入如何流回艺人。但公司很愿意去指导音乐人如何与听众直接交流,反正这也不会让平台卷入唱片公司与词曲作者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我们不打算介入艺人和公司之间的交易,”Levick说,“那方面我们没有经验。链条里授权和付费该如何调整,我认为那是音乐产业该考虑的事情,而我们会集中精力做最好的听歌平台。”

部分音乐人认为这种态度是虚伪的。Mike Doughty认为Spotify这种态度让人对它帮音乐人获取收入的承诺表示了怀疑。在看到平台价值的同时,他也意识到,承诺归承诺,公司的底线始终是利己主义的。他认为公司不大可能改变腔调成为一个慈善组织。

“他们绝不会突然转身说,‘你看,我们赚了那么多钱,是不是该散散了?’”他说。

音乐人Damon Krukowski看到的是,随着平台的扩张,艺人的处境会越来越糟糕。流音乐服务正在成为艺人和歌迷直接联系的平台,厂牌会越来越无关紧要,这会让艺人的收入减少。“Spotify、Pandora和苹果不是唱片公司,他们不会让钱回到艺人手里去做唱片。”

“技术公司有很多计划需要花钱,” Krukowski强调,“音乐人不是股东。我们也不是客户,我们还不是供应商。我们什么也不是。他们琢磨的是如何跟大厂牌交易以建成自己的王国,而不是版权回报。”

Krukowski意识到不要对从Spotify获得收入抱什么期望。这位原Galaxie 500的鼓手过去20年来曾加入过多支乐队,目前主要精力放在自己的独立民谣乐队Damon and Naomi上。与此同时,他还是一所学校的研究生,管理着一家小的出版社并在哈佛教书。

2012年11月, Krukowski为Pitchfork撰写了一篇文章,严厉批评了Spotify、Pandora和其他流平台对待艺人的不公。根据他公布的第一季度的账单, Galaxie 500的歌曲《Tugboat》在Spotify上5960次播放的收入只有1.05美金。他从中可以分到0.35元,这已经是在乐队拥有版权的前提下。这么算的话,一张唱片要播放47680次才能抵回市价。

Krukowski认为数字流服务平台的扩张并不会让情况好转,他担心少数公司控制渠道导致艺人和粉丝之间的联系不再畅通,从而影响艺人的收入。“我们不能让音乐的发行渠道被垄断。”他说。

Krukowski所展示的数据揭示了一个残酷的现实,数字音乐领域正在被少数公司统治。这也是AC/DC和Garth Brooks这些大牌艺人不跟Spotify合作的原因。越来越多的艺人,包括Atoms For Peace、Aimee Mann和La Roux,正在从平台上移除部分或全部作品。

“当行业精英开始抱怨分配不公的时候,说明真的是分配不公,不仅仅是我。” Krukowski说,“无论是David Lowery还是Thom Yorke,都感受到分配是多么不公平。”

Lowery、Krukowski和其他音乐人一起开始就版权收入分配问题与平台进行公开对话。Lowery,美国乔治亚大学音乐商业专业的讲师,收到过一张Spotify寄来的账单,他的歌曲《Low》在Spotify上三个月内播放了116280次,分到的版权使用费是12.05美元。他说这已经比他从Pandora上获得的收入高了,同一首歌在Pandora上播放1159000次,才收到16.89美元。

尽管Lowery认为在对待艺人方面Spotify比Pandora更好一点,但他也对瑞典公司提高艺人收入的承诺表示怀疑。

“艺人若想提高收入,增加付费用户是不用质疑的,但关键还在于提高单次点击的价值,而这又取决于提高付费用户和免费用户之比,这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