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有一些分析认为Spotify支付只是相对下载和电台播放而言看起来比较小,因为他们真的在提高支出和尽力扩张。这些评论认为艺人如果看不到公平的分配,应该怪唱片公司而不是Spotify。

裂变!Spotify如此驱动新音乐经济(5):委屈-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音乐产业观察按:Mashable做的一篇关于Spotify的深度报道,非常深入地探究了Spotify的发展、创新与矛盾,特此编译整理出来与大家分享。

文/Max Blau
编译/新音乐产业观察

第五章 委屈

有一些分析认为Spotify支付只是相对下载和电台播放而言看起来比较小,因为他们真的在提高支出和尽力扩张。这些评论认为艺人如果看不到公平的分配,应该怪唱片公司而不是Spotify。

艺人是怎么想的呢?

今年7月,Thom Yorke(Radiohead主唱)在推特上态度强硬地表示:

新艺人在Spotify上根本就没有收入,同时股东倒是滚雪球地增加。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Thom Yorke (@thomyorke) July 14, 2013

Yorke在Atoms for Peace乐队的队友以及Radiohead的制作人Nigel Godrich补充说:

纠缠于数字并不仅是针对Spotify,而是要建立一个真正合理的模式。— nigel godrich (@nigelgod) July 14, 2013

“我们百分百地想把Spotify建成一个对艺人来说最友好的服务平台,我们也在不停跟艺人和经纪人解释Spotify如何帮助他们发展事业,”Spotify发言人如此解释说。但Thom Yorke不依不饶,再一次访谈中,他称与平台作斗争是为了争取未来音乐产业的胜利。

David Macias认为他的艺人从Spotify那里获得的收入是公平的,但现在还很难判断平台的价值。“一棵树要长到能乘凉需要时间。”他说。

他以瑞典为例,来解释平台对于艺人的潜在价值。这个国家有150万订阅用户,占人口的15%。可是Spotify的收入已经达到唱片收入的70%,超过任何一个商家。而且,这还没到头,David Macias说,这个数字过去五年来一直在增长,2012年的涨幅是14%,今年是12%。

“影响并非理论或假设,而是实实在在的,”他说,“怎么会有人觉得这不是可行的商业模式或者他们没付版权费呢?”

在Billboard的专栏里,这位Thirty Tigers厂牌老板以自己旗下的美国创作歌手John Fullbright作为例子来说明Spotify的重要性。这位居住在美国俄克拉荷马的歌手唱片销量不到2000张,但从Spotify上已经获得了2300美元收入,如果按照瑞典市场的情况来算,他的收入由可能达到65000。

Parks表示,长期来说,Spotify对于瑞典音乐产品也来说是最好的礼物。除了Macias描述的那些理由,他补充说平台更大的潜力来自全球战略。“在Spotify出现之前,艺人们已经走投无路了,”他说,“如今有了一个有效的方式把音乐输送给用户。大量的人在付费,大量的人在使用,瑞典的经验会带到每一个市场去。”

在大部分市场里,艺人们并没有从Spotify那里获得预期的收入。瑞典经验并没有在其他国家实现,所以Spofity正在想方设法地证明其价值。而在进入一个新市场之前,Spotify希望能遏制非法下载。为此,公司摆出了一个反盗版姿态,以期能被新市场接受。

“你不为音乐付费,就是偷!”Spotify市场总监Jeff Levick说,“Spotify是很好用的音乐播放平台,他们不需要选择非法现在也能更好地合法听歌。” Will Page,Spotify的经济总监,今年7月公布了一向研究成果,证明平台有助于降低盗版率。根据这些在荷兰做的研究,相比那些反对Spotify的歌手,Spotify上的歌手被非法下载的要少。基于这份研究,Spotify确信他们对那些非法下载失控的地区能有所帮助。

音乐人Damon Krukowski并不相信这是Spotify反盗版的真正理由。他认为Spotify反盗版的原因并非是为艺人着想,而是为自己着想。“商业”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觉得,而非“善心”,他说。

“他们不需要对艺人负责,他们只是要为股东们负责。他们反盗版是为了自己的收入,而不是为了艺人。” Krukowski说。

盗版网站的倒闭确实能让Spotify提高收入。但Levick的说法是,相比非法下载,Spotify肯定是更好的选择。“我们需要版权所有人授权,这是我们跟Napster不一样的地方,他们是技术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