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音乐流媒体上半年的表现,尼尔森的高级副总裁David Bakula称:“2017年上半年是音乐行业的里程碑,流媒体消费的发展速度之快前所未见。”

通讯员 | 新仔

新音乐产业收割基

“音乐流媒体井喷”,是今年上半年国外音乐流媒体市场的大势。新一期《福布斯》杂志就以“流媒体成长”为主题做了一期深度报道,认为“从音乐到电影到动漫,新娱乐生态正在爆发”。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而音乐流媒体无疑又是其中表现最突出的。所以封面人物是“盆栽哥”Weenknd。过去两年来Weenknd的作品流媒体播放量超过55亿,过去12个月收入超过9200万美元,《福布斯》认为“音乐流媒体”的红利期真的来到了,福布斯网站的相关文章更是用到了“井喷”字眼。

支撑《福布斯》观点的是尼尔森刚刚发布的2017美国音乐市场年中报告。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美国市场音乐总消费较去年同期增长了8.1%,其中流媒体按需点播量比去年同期上涨了36.4%,如果只算音频,涨幅更高达62.4%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尼尔森的竞争对手BuzzAngle发布的报告数据大同小异:今年上半年美国市场音乐总消费较去年同期增长了9.9%,其中,有广告的免费点播上涨了28.4%,付费点播上涨了69.3%

流媒体之外的数据毫无疑问都在下跌:数字单曲销售下跌23.8%,数字专辑销售下跌24.3%,CD销售下跌3.9%,只有黑胶销售上涨了20.4%。(数据来源:BuzzAngle)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对于音乐流媒体上半年的表现,尼尔森的高级副总裁David Bakula称:“2017年上半年是音乐行业的里程碑,流媒体消费的发展速度之快前所未见。

而今年3月底,据尼尔森公布的数据,2016年美国音乐销售收入比上年增长了11.4%,创20年来的新高。其中,增幅高达68.5%的流媒体收入成为支柱。随着2017年上半年,流媒体收入的持续快速增长,不出意外,今年全球第一大音乐市场美国仍然有望保持两位数左右的增长,这对于全球音乐行业来说无疑是一大利好。

然鹅,在各大媒体鼓吹音乐流媒体井喷的同时,也有媒体对 流媒体的数据真实性表示了质疑。比如《纽约》杂志旗下的网刊Vulture就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音乐流媒体的数据有11处“坑”,这些“坑”里都是“水”——大量的垃圾数据。文章认为,虽然音乐流媒体数据喜人,但如果这些坑没人填,就难说健康持久发展。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1.各种“生日歌”

在欧美,“生日歌”很有市场。每逢生日,都会有人找生日歌来听,比如John生日会找《Happy Birthday to John》之类的歌曲来听,专门有人录制各种“生日歌”上传到平台。于是平台上就出现了大量唱给不同姓名的人的生日歌。其中像《Happy Birthday Matthew》有超过40万播放。

2.各种低级趣味粗制滥造的作品

比如《The Poop Song》之类的。Vulture文章举例称一位叫Matt Farley的音乐人创作了一万多首类似的歌曲发布到Spotify,收益不菲,他很有信心年收入破百万美元。

3.不同专辑填塞相同的歌曲

Vulture文章称各大音乐平台上为了充量,有大量专辑填塞了相同的歌曲。文章中举例称,一个叫Sir Juan Mutant的歌手,名下一张叫《Cash the System》的专辑有多达50首歌,其中有多首歌是同一首歌不同名字。

4.没有音乐的音乐

2014年,一支叫Vulfpeck的乐队曾经搞过一个恶作剧。上传了一张空白专辑《Sleepify》,专辑里的歌曲起名叫z、zz、zzz,但没有任何内容,却获得了超过400万点击,收入20000美元。虽然Spotify移除了这张专辑,但还是成为笑柄。

5.第三方刷量

2015年,一个叫Eternify的网站曾经做过一个“刷量”的小程序,歌迷只需要听30秒钟,歌手就可以获得1首歌的钱。网站当天就被刷爆了,然后惊动了Spotify,封了端口。尽管如此,故事似乎并没有结束,Eternify仍然健在。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6.没有授权的艺人用翻唱凑数

到目前为止,仍然有极个别歌手没有加入音乐流媒体。比如文章中列举的Bob Seger,刚刚才授权Spotify,但他的某些歌曲在此之前已经以翻唱的形式存在了。类似的情况是Taylor Swift的《Bad Blood》等,翻唱版本的播放量最高超过400万。

7.歌名做文章

Spotify上有一首歌叫《Hello From the Other Side》,就是翻唱Adele的《Hello》。翻唱的歌手叫Jennifer Henderson,名下就这一首歌。很多用户如果不知道《Hello》是Adele唱的,但是隐约听过这句歌词,一搜就搜到了JH。类似的情况还有 Imagine Dragons的《Demons》之于Imagine Demons的《Demons》(同一首歌)。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明显的搜索诱导。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8.各种翻唱泛滥

上面提到的Jennifer Henderson和Imagine Demons也是翻唱,但是属于比较可疑的翻唱。更多的翻唱是属于比较正常的行为,很多不知名的艺人都喜欢翻唱一些知名歌曲来获得知名度。音乐平台上就有大量的翻唱歌曲。且不说这些歌曲是否侵权,大量低水准的翻唱成为音乐平台垃圾数据的一大来源。

9.拼命填塞歌曲

播放量是互联网时代的成功标准之一,为了冲量,一些成名艺人会选择大量填塞歌曲。文章中举了Chris Brown的例子,说他的新专辑《Heartbreak on a Full Moon》塞了40首歌是为了冲量。另外,文章认为Drake的《More Life》塞了22首歌也是为了冲量。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10.新专辑中插热门单曲

Drake又躺枪……Vulture文章认为,Drake在专辑《Views》里插了一首老歌《Hotline Bling》作为Bonus,主要是为了冲量。

11.假歌手滥竽充数

文章中提到了一支乐队叫Enno Aare,乐队在Spotify上只有三首歌,都纯乐器,没有头像没有介绍,歌曲被插到各种歌单里,一个月播放量近百万。这种情况有不少,文章认为这些来路不明的歌手都是滥竽充数的“假歌手”。

都说音乐流媒体要“井喷”,但这11个坑谁来填?-新音乐产业观察

参考链接:http://www.vulture.com/2017/07/streaming-music-cheat-codes.html

说说看,国内的音乐平台有没有类似的情况?在本文后留言
- END -
相关阅读 
2017年上半年十大华语专辑(乐评人Cho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