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我们不断抱怨听不到好歌的时候,是因为平台还没有开发出能帮助用户生产好歌的工具。

 

观察员 | 陈贤江

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不要只看到标题就骂人,我也没搞标题党,请耐心读完我的观点。

音乐市场越来越好,这是国内外公认的趋势。高盛预测到2030年,全球音乐市场的收入将达到340亿美元。比2016年的157亿美元翻一翻。

但这并不值得音乐人们盲目乐观,因为我认为音乐内容越来越不值钱也是一个趋势,如果你看不明白这个趋势,你未来很可能会吃亏。

在互联网时代,什么样的内容比较值钱?

1.越能吸引用户注意力的内容越值钱。
2.越难复制的内容越值钱

在这样一个标准下,我们基本上可以判断:

1.长内容比短内容值钱。
2.视觉内容比听觉内容值钱。

理由是:

1.长内容和视觉内容所吸引的注意力要远远超过短内容和听觉内容
2.长内容和视觉内容的稀缺性要比短内容和听觉内容高,可复制性比短内容和听觉内容低

这是为什么影视市场价值远高于音乐市场。2016年全球电影票房是386亿美元,已经超过了高盛预测的2030年的音乐市场收入。

而且互联网时代以来,音乐内容的生产趋势是越来越不稀缺的。

传统唱片业时代,就算是在音乐普及率极高的欧美,音乐作品也是相对稀缺的,毕竟制作和发行的门槛在那。

随着音乐生产工具的不断进步和传播方式的不断变化,音乐内容生产和传播的门槛越来越低,音乐进入了全民创作的时代。

到今天,音乐创作、传播和分销已经没有太多门槛了,任何人只要想,就可以独立完成内容的生产、传播和销售。(质量另说)

这个趋势只会继续强化,我甚至认为音乐内容大爆炸的时代还未来临,音乐内容生产和销售的门槛最终抹平,应该是AI时代之后。

理论上,任何人只要输入变量就可以让电脑创作出具有一定质量的歌曲,然后电脑直接把内容分发到最合适的平台,这还有什么门槛可言?

所以,我认为音乐在内容端只会越来越不值钱。(不只是音乐,短视频也会越来越不值钱,理由是一样的,门槛太低了)

那么音乐的价值何在?我认为是在人和服务。

当内容生产和传播的门槛被磨平的情况,一个音乐人只有通过强运营,为自己的内容注入足够鲜明和丰富的人格魅力,才有可能从未来市场中脱颖而出。

我们可以注意到,歌手商业价值的量化标准正在发生变化。在传统唱片业时代,决定歌手商业价值的是唱片销量和排行榜,如今取而代之的“粉丝量”和“流量”。

“粉丝量”和“流量”更多的代表受众对于一个人的人格魅力的认可,而不是内容质量的高低。

对于传统唱片业时代的过来人而言,这可能会让他们有点沮丧。不管怎么样,在传统唱片业时代,唱片销量和排行榜成绩始终直接与内容品质挂钩。再怎么偶像,内容通常都不会低于行业标准。

在流量时代,受众关注一个人,在乎的不是他输出的内容质量高低,而是他输出的情绪和人格魅力是否吸引人。这种“魅力”往往不一定符合社会精英的内容价值观。

所以,当我们以传统唱片业的内容标准来看到网红时代,可能会有点伤感。

但我个人并不悲观,毕竟整体而言,内容生产工具要比以前先进,像鹿晗、吴亦凡这样的流量明星,内容质量并不低,只不过,他们的人格魅力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而已。

也许你们不爱听,但现实是,如果你想要靠音乐吃饭,你就得把自己朝“网红”的方向经营。如果说当下“网红”还有一定的特殊性,很快,在AI时代,只有“网红”才有商业价值。

在此,我希望大家不要把“网红”简单粗暴的等同于整容脸或小鲜肉,对我来说,“网红”就是借助互联网工具建构人格魅力成功吸引到大量粉丝的个体,这些人中,也有靠内容取胜的。

而对于音乐平台来说,为这些人创造条件、提供工具和服务,比直接投资内容更重要更有商业价值。

虽然音乐领域的版权大战终究会像视频一样,导向“网生”、“自制”,但由于音乐单体价值太低,所以,对于平台来说,更优的选择是投资人和为人提供的服务而不是投资内容。

就“人”而言,值得投资的始终只是“头部”(包括细分市场的头部)。

但音乐又是非常明显的“长尾市场”,头部非常明显,中部和尾部细长,这部分人有着巨大的自我经营的服务需求,所以,对于这一块,平台应该多考虑投资开发更好的服务产品,让更多音乐人有条件和工具生产更好的内容同时完成自我营销。

我不希望有人认为我是在鼓吹“粉丝经济”,我只是认为,对于音乐来说,“内容为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在我们不断抱怨听不到好歌的时候,是因为平台还没有开发出能帮助用户生产好歌的工具。

END -

本文为观察员陈贤江原创,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发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相关阅读 
我是怎么把微博粉丝做到20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