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天籁之战》最大的特色,无疑是实现能唱、会唱、敢唱的民间素人歌者向华语乐坛明星唱将发起挑战。在这档节目中,素人不再是被评审高高在上审视的对象,而是和明星同场竞技的对手。而新一季的《天籁之战》很快就让我们看到了素人歌者强大的实力。

​说到中国电视节目上下十年间的现象级综艺,音乐类综艺节目可谓风光无限,至今仍然是国内电视观众关注度最高的综艺节目类型,甚至在较长周期内呈“井喷”之势。当然也有数据显示,其实“从2004年至2016年,全国各大卫视共推出近40档电视音乐节目,仅16档节目延续至今”,也就是说,音乐节目这些年风光和“井喷”的背后,其生命周期也同样经受着严峻的市场考验,节目与节目之间,既存在同质扎堆的现象,又有同档节目如何在“续季”打出新意的难题。从《超级女生》到《中国好声音》,《我是歌手》到《蒙面唱将》,直至今年仅依靠网络平台打响名气的《中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大环境的急剧变化、激烈的竞争、丰富的节目生态也预示着音乐类综艺如今面临更大的挑战,亦正在经历时间的洗练,因此,寻找“个性”和更持久的“吸引力”势在必行。而纵观今年的音乐类综艺节目,一经播出便引爆话题热度的《天籁之战》第二季如何突围而出,也成为了近期业内关注的焦点。

《天籁之战2》:如何将改编和素人玩到极致-新音乐产业观察

拥有足够强劲的素人,不只是明星的陪衬

《天籁之战》最大的特色,无疑是实现能唱、会唱、敢唱的民间素人歌者向华语乐坛明星唱将发起挑战。在这档节目中,素人不再是被评审高高在上审视的对象,而是和明星同场竞技的对手。而新一季的《天籁之战》很快就让我们看到了素人歌者强大的实力。

“素人的标准,我们还是要求要唱得好,主要还是唱得好。”节目总导演李文妤说道。这次从30位民间歌手中脱颖而出的张珊珊、张梦羽、三郎哈姆、李光四位选手,在本季中获得了对战明星的机会,而“天籁唱将”费玉清、莫文蔚、杨坤、华晨宇,还有新加盟的新晋奶爸张杰则将接受他们的挑战。第二季中,节目让素人拥有更多自主选择权,他们不仅可以选择对战对象,也可以选择对战的歌曲。一方面,歌手有24小时的歌曲改编时间,与此同时,素人可以自由选择歌曲对战明星歌手。

为了让竞技现场更加火光四射,深度挖掘素人质素成为了节目组工作的重中之重。其最大的不同在于——在这里,素人不再是明星的陪衬,两者更存在互相刺激的关联,正所谓遇强则强,节目组希望双方实力碰撞,最终爆发小宇宙。

而为了让素人拥有和明星对战的信心和底气,节目组也从制作方面向其倾斜,为其提供更多能力和人力帮助,并为其制定更有把握的战略,正如音乐总监安栋采访中谈到的,“素人必须有强大的才艺,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天籁之战》里面最大的不同。我们要求素人具有跟明星接近的战斗力。而不是说,把这个人物找对。其实我们也有人物,但是大部分选手还是具有很强的表演能力的。为什么他们会有这么强的能力,而中国其他节目的素人就没这么厉害。这是因为我们《天籁之战》本身就具有强大的音乐团队。因为我们对素人的打磨,让他们可以抗衡明星战队。我们整个的编曲团队也好,音乐团队也好,我们专门为他们精心打造了一个足以和明星抗衡的团队。”

《天籁之战2》:如何将改编和素人玩到极致-新音乐产业观察

如何以最快的速度、更精准的方式打造素人,如何让路人在与明星平起平坐的时候不至于黯然失色,这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松过关的问题。节目组亦坦言,如今各类音乐综艺节目堆积,寻找路人并非易事,而在这档以音乐为核心的节目中,摆正素人位置是他们第一要务。尽管素人的日常身份多样,节目组也尽可能寻找生活在各个领域的不同素人,也尽管他们人生故事各有各的精彩,但在节目里,素人需要全力突出的部分并非“故事性”,而是其音乐方面的闪光点、其音乐才华和能力。亦是这份有意识的专注,让节目有了自己独有的温度感。

例如在节目中挑战莫文蔚的张珊珊,此次就以一首狮子合唱团的《Lion》胜了明星歌手。区别于萧敬腾的硬摇滚风格,张珊珊在以慢板soul混搭原有风格,并在最后加入了歌剧式的唱段,仪式感和爆发力兼具,巧妙的变化和丰富的改编既趣味十足又让人惊喜万分。她的胜利,是音乐较之于音乐的比拼。

另一边,勇敢挑战“花花”华晨宇的张梦羽也收获一箩筐好评。竞演中她选了一首西楼的《若水》,虽然歌曲对观众来说有些陌生,但张梦羽独特的演绎尤其抓人,连知名乐评人耳帝忍不住都怒赞这一版本的《若水》,“意外之喜,学员张梦羽在《天籁之战》上演唱西楼的《若水》,没想到竟会选这首歌,西楼你也许不知道,但他给林宥嘉、华晨宇写的很多歌你一定听过,梦幻又跳跃的舞曲节奏配上迷幻色彩的编曲,与张梦羽如妖如怪的嗓音产生了意外效果,最后的转调仿佛白色礼花腾空炸开,听来身心通畅!”

此外,本季实力强劲的素人李光打败同样现场演唱实力强劲的歌手张杰也成为了话题。上周末,《天籁之战》李光以全场最高票的《往事随风》战胜张杰的魔鬼改编《回娘家》,极具感染力的唱腔让其成为本季节目中绝对的黑马。谈到李光,音乐总监安栋直言,他并非没有“BUG”,其实是个技巧大过情感的歌手,“李光唱完《往事随风》以后,其实他也碰到瓶颈,他怎么干才能超越《往事随风》?我们对李光也是,我们要在他身上赌。每一首歌都赌,赌的大概是具有150%能力的歌,也就是说这首歌是超过他的能力的。因为太安全的,没有什么意义。因为他并不是技术和情感并行的歌手,他是技术大于情感。”但是正是像李光这样的歌手,让人兴奋又琢磨不透,大有潜力在日后的比赛中高分胜出。

有意思的是,首期节目中素人歌手所表现出来的亮眼成绩,就连包括总导演李文妤在内的制作团队都没有想到。对此,李文妤说:“一个是大家都公认的唱功最强的张杰,一个是去年的不败女神莫文蔚,要他们输好像都太难了,但今年两人一上来就'头输',这是我们没想到的。”

《天籁之战2》:如何将改编和素人玩到极致-新音乐产业观察

选曲更加风格化,改编体现“艺高人胆大”

素人歌手的强势发挥一方面让节目开播即陷入紧张气氛,一方面也给歌手带来压力和挑战。这意味着他们不得不拿出100%的实力和劲头来应战,尤其在歌曲改编方面,本季选曲的风格化、特色化,也为明星歌手提升了难度。

比如首轮比拼张杰就抽到一首《回娘家》,莫文蔚首期被指派的歌曲是《今儿个真高兴》。画风如此迥异,对于歌手来说,演绎歌曲本身就是挑战,更别说还要在24小时内完成改编。

为了唱好《今儿个真高兴》,莫文蔚24小时里学“儿化音”,练手势,练RAP,可以说是“拼命三娘”,而如果不是《天籁之战》,或许你无法看到如此一面的莫文蔚。实力歌手在舒适领域里发挥所长,在未知的领域,惊喜和惊险并存,这也是节目里另一大看点。莫文蔚大胆而颠覆的演绎虽未能胜出,但也算为自己的竞技之路开了个好头,虽然首轮惜败素人,但她赢得一片叫好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

更加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季开场,华晨宇就以一首《阿里山的姑娘》震惊四座,从一开始的钢琴抒情演绎,到后来的摇滚混RAP,无一不带来直击人心的震颤。对于绝对个性派的歌手,改编玩儿得有多嗨几乎取决于个人态度,但面对本身已经风格化的歌曲,在考虑如何让其更加风格化、贴上属于自己的标签之余,“如何才能狠狠抓住观众的心”,或许也是歌手们需要认真琢磨的。在最新一期节目中,华晨宇改编的《天堂》就有着相当惊人的能量,这首歌大家十分熟悉,原唱腾格尔,特色尤其鲜明,但华晨宇的版本相较之下居然毫不输阵,他演唱的《天堂》,描绘的仿佛是他心中那片幅员辽阔的“天堂”,沁人心脾。

《天籁之战2》:如何将改编和素人玩到极致-新音乐产业观察

经典歌曲新编,传承的同时焕发新生命

为了让节目更加丰富,新一季的每期节目海还都设置了一个改编主题。例如第一期叫做“百年经典歌单”,第二期主打“爸爸妈妈听过的歌”。在新一期节目里,张杰碰到《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传统越剧《红楼梦》的著名唱段,改编难度不言而喻。《天上掉下个林妹妹》本是越剧经典唱段,一首传统作品,如何兼顾新意和传统的魅力,让其焕发新生机,同时还要让大众赞同和接受,是张杰面临最大的难点。

改编过程中,张杰在保留原曲框架的基础上,还将传统戏曲与电子、摇滚、R&B的融合,使整个曲风更现代,现场演绎非常惊艳。为了把控好对越剧的拿捏,张杰连夜从上海请来了越剧老师,指导自己的唱腔。他更特意用标注拼音的方式,帮助自己更好的发音,在演唱时的手势、步伐和形态也都是遵循着戏曲演唱中的人物定位,都是下了一番功夫跟越剧老师请教学习得来的。实力如张杰,亦在背后花费如此用心。

《天籁之战2》:如何将改编和素人玩到极致-新音乐产业观察

另外杨坤的《游击队之歌》也同样面临着经典延续和流行进化之考验。蓝调吉他、结合女声灵歌合唱团,接着是复古键盘合成器,再到杨坤演唱。一首主旋律歌曲被玩儿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境界。意外的是在杨坤大刀阔斧的改动之中,还同时保留了歌曲原来的特色,保留观众最为熟悉的部分,并在现场成功带起气氛,讲一首主旋律之歌演绎得恰到好处。不得不夸一句:“姜还是老的辣!”

节目刚刚播出两期,已经给出了许多感叹号,可以说惊喜持续不断。而最最重要的是,跳出激烈的比赛氛围,我们实则欣赏了两场能量满满的现场音乐盛宴,耳朵表示很满足,对之后的节目更加期待了!

- END -

相关阅读 
中国Hip-Hop市场流变:崛起已是事实,爆发尚需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