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Anyway,新仔认为每个平台会逐渐找到自己的优势,然后在音乐消费上各自发展,希望最终受益的还是优质内容产品。

通讯猿 | 新仔

新音乐产业收割基

今天花了点时间整理了一下今年以来欧美数字专辑的销量。如下。

我整理出了今年最畅销的十张欧美数专,有一些有趣的发现-新音乐产业观察

Taylor Swift的新专辑《Reputation》目前还处于预售阶段,但已经排到第二了,以目前的走势,11月10日正式发行后,应该很快就赶上并超过黄老板。

霉霉能获得这样的成绩,没什么好稀奇了,伦家在美国那边预售已经超过40万张了。中国目前预售量也不错,截稿前已经超过18万张了。

聊点别的。

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云村在欧美数字专辑销售上表现不俗。参与销售的七张专辑中,有六张销量排名第一。(霉霉那张截稿前已经被QQ超过了,不过影响本文分析)

我们来看看这十张专辑,不同平台的平均销量:

对比一下QuestMobile的月活数据。

我整理出了今年最畅销的十张欧美数专,有一些有趣的发现-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们会发现云村的欧美数专销售转化率相当高。(当然,QM的月活数据仅供参考)

月活的销售转化率:

  • QQ音乐:0.005
  • 网易云音乐:0.115
  • 酷狗音乐:0.001
  • 酷我音乐:0.0002
  • 虾米音乐:0.0034

这么算有点简单粗暴了,但我们可以明显看出,云村的欧美数专确实卖得很好。

这是为什么呢?可能有以下两个原因:(有待数据支持,所以只能说可能)

1.用户匹配度高:云村的用户比较喜欢欧美音乐。

2.用户黏性强:用户选择在云村消费,意味着他们信任云村,并把云村作为主要的音乐APP使用。(新仔现在主要用扣扣,所以数专大都在扣扣买)

酷狗和酷我的用户基数很大,但欧美数专的销售转化率不高,是不是不适合做销售平台呢?据新仔粗略观察,这两个平台的APP似乎都在淡化数字专辑销售。这可能是TME内部的一个分工:扣扣主攻数专,酷狗主攻直播,酷我主攻音质。

这是新仔瞎猜的哈。

那么,是不是数专卖得不好,就有问题呢?也未必。

酷狗的用户可能会在其他方面消费,而这就需要酷狗去有针对性的开发用户的消费需求了。港真,大家都挤数字专辑销售这个独木桥也没必要,数专消费其实相对较末端,互联网音乐需要更丰富的消费方式。

Anyway,新仔认为每个平台会逐渐找到自己的优势,然后在音乐消费上各自发展,希望最终受益的还是优质内容产品。

今天的新仔联播节目播送完了,感谢您的收看!再见!

相关阅读 :这份报告说,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音乐流媒体付费市场,然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