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Door&Key的发展蓝图里包括了音乐制作、艺人经纪、演唱会、综艺节目、影视制作等业务,具体将在未来3年生产10000首音乐作品,签约100位嘻哈音乐人,筹备100场现场演出。

一年签下50位嘻哈歌手,立志要影响中国的音乐产业生态丨Door&Key 创始人刘洲专访-新音乐产业观察

作者:SY 

如果说给今年夏天贴上一个标签,十个人中有八个人会说是“嘻哈”。

《中国有嘻哈》这档综艺节目火了rapper、嘻哈潮牌之余,嘻哈音乐的未来该何去何从?如何将短暂的火热转变为长足的发展空间,这些则是嘻哈“棋局”里的每个人都在思索的事情。

日前,北京门和钥匙文化传媒有限公司Door&Key厂牌发布暨嘻哈世界巡回演唱会启动仪式在北京举行。Door&Key作为国内首个家族式嘻哈厂牌,旗下签约艺人既包括人们熟知的《中国有嘻哈》总冠军GAI、人气选手辉子,也拥有中国说唱圈OG、中文说唱先锋人物BIG DOG王可、冠军头衔最多的BeatBox歌手阿鑫等艺人。

Door&Key的嘻哈世界巡回演唱会首站将于12月3日在北京举行,可以说是国内首次大型嘻哈演唱会。借着这个机会,记者专访了Door&Key厂牌创始人、国内首位“定位音乐制作人”刘洲。身为国内多档音乐综艺的幕后制作人,刘洲也表达了他对嘻哈音乐乃至中国音乐产业的现阶段思考和对未来的规划。

通过综艺节目放大中国音乐的声音

在《中国有嘻哈》中,有这样一个人,他不像台前rapper们那样引人注目,却在幕后为歌手们殚精竭虑,这个人就是刘洲。

这已经不是刘洲第一次参加音乐综艺节目,身为“定位制作人”的他,早在《歌手》、《蒙面歌王》、《盖世英雄》中就展现出了独一无二的音乐才华。在《歌手》中,刘洲担任韩红的制作人,将经典曲目《天亮了》、《往事随风》、《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重新炮制,给所有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帮助韩红夺得歌王。在担任《盖世英雄》音乐总监时,刘洲更是将自己对音乐的理解融入到曲调中,或荡气回肠或不诉离殇,不拘一格。此外,由他制作的《中国有嘻哈》总决赛开场曲《月之匙狂想曲》,更是为节目增添了大气的格调和华美的质感。

一年签下50位嘻哈歌手,立志要影响中国的音乐产业生态丨Door&Key 创始人刘洲专访-新音乐产业观察

参与音乐综艺节目,对于刘洲而言,不仅是对他本人才华的的肯定,更让他的音乐之志得以施展:通过音乐的传播,将中国传统文化融合在乐曲中传播给大众,乃至世界。

目前来看,刘洲通过他个人的发力,的确做出了一些成效。通过以电子音乐为主题《盖世英雄》,刘洲改变了普通听众对电子音乐“广场舞”“动次打次”的标签化认知。通过《中国有嘻哈》,刘洲推动了嘻哈从地下走向大众,将向上的嘻哈精神和极富个性的rapper带到更广阔的舞台上。

刘洲在音乐路上越走越宽,源自两个方面。一方面是家庭的影响,出生于音乐世家的他,从小学习各种乐器,15岁进入编曲行业,24岁便成为职业编曲人。另一方面是从业之后的亲身体会,身为“定位制作人”,他的工作是引导歌手艺人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定位,而不是“自己该如何像韩国的人气组合”这样的千篇一律。

一年签下50位嘻哈歌手,立志要影响中国的音乐产业生态丨Door&Key 创始人刘洲专访-新音乐产业观察

(工作状态的刘洲)

“我想做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

刘洲想要改变中国音乐上的不自信。

他想要为中国的优秀歌手开拓更广阔的受众市场,抵抗舶来音乐文化的入侵,让中国的音乐成为一种标志。于是,刘洲成立了Door。经过十二年的开山凿石,Door从工作室形态发展为正式的公司,并于今年成立了嘻哈厂牌Door&Key,开始签约艺人、筹备演出、制作唱片……

至此,刘洲的音乐帝国露出了一角冰山。

刘洲透露,Door最初以2亿的资本入盘,公司如今已经达到20亿估值,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翻了十倍。

刘洲把Door定义为“以后模式”。Door负责生产和研发新项目,再将项目分发到各个领域,在领域内进行辐射和重组。Door的首要业务就是生产内容。

按照刘洲的计划,第一年Door要生产1700首作品——相当于某知名唱片公司入华12年来的总量。目前Door已经完成了400余首,还有467只MV正在拍摄。

刘洲急切地想要把Door建立起来,是因为他早就看到了中国音乐产业生态中的缺失的一环。

“我们的业态体系是歌手拿钱委托制作人,歌曲制作结束后和制作人再也没有关系。事实上,很多优秀的有潜力的歌手,没有钱来请优秀的制作人,电视节目又不会接纳这些没名气的艺人,这就成了一个循环的BUG”

一年签下50位嘻哈歌手,立志要影响中国的音乐产业生态丨Door&Key 创始人刘洲专访-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刘洲看来,目前的中国音乐生态更像是一桩生意,而不是团队合作。并非赚钱有错,而是目前的赚钱方式注定埋没很多优秀的艺人。

“如果你真的是很优秀的艺人,我不需要你的钱,我给你免费写歌和制作。我觉得你是一块金子,你愿意跟随我,那我们共同去完成音乐,把作品拿到市场上去证明你是不是一块金子,如果不是,那我们俩的投资都失败了。你投资了时间,我投资了金钱和时间。”

作为一个生意人,刘洲这样的想法似乎有些不计风险,但他却充满着对音乐的理想。

“我赚来的钱也是服务于别人,但去享受去旅游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做的是一种行规,是一种良性的生态系统。”

一年签下50位嘻哈歌手,立志要影响中国的音乐产业生态丨Door&Key 创始人刘洲专访-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理想之外,Door也具备经受市场检验的实力。目前Door&Key厂牌已经完成了50位艺人的签约,一位艺人对接一位制作人,平均每位艺人年产量是30首歌曲,公司则为这些作品搭建了6部综艺、每年3部电视剧2部电影等分发渠道。现在看来,Door并不是盲目自信,更不是盲目搭建过于理想化的音乐生态。

刘洲承认,目前的中国音乐生态产生了一定的商业价值和生产价值,但他认为这样的价值生产不能持续。“所以Door不想做一开就谢了的花,我们想要做长青的绿叶。”目前Door的经营状况也十分良好,营收喜人,但刘洲却计划加大投入,未来三年“烧掉”赚来的15亿。“我的合伙人也都会明白这个道理,就像是修楼也要打地基、买水泥,先有投入才有产出,三年15亿是为了Door成长为更大的体量。”

 “我需要做Made in China的音乐人才”

刘洲心中对Door的酝酿已经积蓄了12年,今年终于遇到了一个适当的切口——嘻哈。

“嘻哈可以证明我在这个市场上的唯一性,然后我再用唯一性去撬开更大的商业化的产业链。”在《中国有嘻哈》之前,刘洲就决定创建国内首个家族式嘻哈音乐独立厂牌Door&Key。

刘洲重复提到的一个概念就是“中国的”——他是一个有爱国情怀的人,从与谭维维合作的《华阴老腔一声喊》,到他在为GAI编曲的《苦行憎》中加入的唢呐元素中可以看出,“中国音乐”是一个始终贯穿他内心的信念。

一年签下50位嘻哈歌手,立志要影响中国的音乐产业生态丨Door&Key 创始人刘洲专访-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中国有嘻哈》录制现场的刘洲)

面对嘻哈热潮,Door&Key希望可以作为一个引领者,探索嘻哈在中国的生存之道,并将音乐中的中国故事、中国文化进行世界化的表达。刘洲对Door&Key寄托了深厚的期望,他认为中国需要一些对中国文化有推动性的音乐人,但不能只抱着传统文化,更要与时俱进。

在刘洲看来,嘻哈文化虽然不是中国的,但是中国却造就了一个特别的嘻哈市场。

重新做一批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嘻哈,再拿到国际上跟大家相互的交流,“这个是Door&Key要做的事情”。

一年签下50位嘻哈歌手,立志要影响中国的音乐产业生态丨Door&Key 创始人刘洲专访-新音乐产业观察

(发布会现场,Door&Key旗下艺人GAI将他在《中国有嘻哈》的奖金100万捐给了公益项目)

Door&Key的发展蓝图里包括了音乐制作、艺人经纪、演唱会、综艺节目、影视制作等业务,具体将在未来3年生产10000首音乐作品,签约100位嘻哈音乐人,筹备100场现场演出。在近日的发布会现场,公司CEO还透露了一项特别计划,即旗下每位艺人每年至少将推出三首将中国古诗词、三字经等传统文化融入嘻哈音乐的作品。

作为一个刚刚起航的厂牌,在被问道目前最缺什么样的人才时,刘洲抬了抬眉毛:“我需要的是跟随我去做Made in China的人才,不论是歌手、制作人还是合作人,得是有魄力跟我一起,想去把整个真正的中国音乐做到世界级上的人。”

 

- END -

相关阅读 
中国Hip-Hop市场流变:崛起已是事实,爆发尚需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