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粉丝经济”不分大众小众。小众有小众的粉丝经济,大众有大众的粉丝经济,只要有人愿意为你埋单就够了!李志没必要做到鹿晗的粉丝量,陈鸿宇现在的粉丝已经够他挣的了。K.K.说有1000铁粉就能养活自己,问题在于很多乐队歌手可能连100铁粉都经营不出来。

​OG:如何评价《2017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总报告)?

通讯猿 | 新仔

新音乐产业收割基

先做一个更正,前两天发的文章《这首歌曲的成功再次证明了“兵不厌诈”》里有严重的数据错误,特此更正,并自罚红包一枚!(81614607)

言归正传。接下来正式进入今天的“新仔联播”。

我不说你可能不知道粉圈文化如此博大精深-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两天国内音乐圈比较轰动一件事莫过于人气高涨的嘻哈团体“红花会”宣布离开摩登天空。

11月13日晚,“红花会”微博称要“离开摩登天空”了。随后,摩登天空旗下Hip-Hop厂牌MDSK的官方微博确认了“红花会”要离开。有意思的是,因为这件事,大家发现原来Hip-Hop粉丝圈也已经非常大了,而且一些原来在主流明星粉丝圈出现的现象也出现在了Hip-Hop粉丝圈里。

比如,新仔因为注意到红花会贝贝清空了微博,搜了下原因,看到有人提DW啥的。DW是“毒唯”的缩写。那么,什么是DW呢?顺便给大家科普一下粉丝的不同类型。

唯饭: 一个组合里只喜欢一个人,组合解散与否无所谓,只要喜欢的那个好就行了。

毒唯:只喜欢团队中的某一个艺人,即“唯”,并且在唯的基础上还有“毒”——看不上任何队友,甚至整个团队,喜欢挑刺撕逼,并且用维护偶像的名义,恶意侮辱抹黑其他队友及明星。或对其偶像暧昧之人恶意侮辱抹黑,进行人身攻击。
团饭:一个组合里所有的成员都喜欢,而且不允许有解散的事情发生

私生饭:喜欢跟踪明星,调查他们的私生活
圣母饭:遇到事情就是和稀泥的那种,保持中立,各打50大板。

王道饭:该类饭群一般十分热衷偶像团体的同性成员之间的暧昧和互动,还会自己PS和制造各种图片和视频,也会有各种关于同性成员之间的原创BL小说或手绘图片漫画等。一般多为腐女,在日本也有喜欢百合党的男性粉丝。

白嫖:资深粉丝,活跃各种粉丝聚集地,但在实质性消费上分厘不出。

亲妈饭:大妈型粉丝。像母亲溺爱孩子一样,偶像做什么,都是无限支持,即年长者对于如他儿女般大小的明星崇拜。

后妈饭:无时不刻在自黑偶像,嘲笑偶像弱点,但是不允许别人嘲笑,关键时刻就会变成亲妈。

后宫饭:把自己当男偶像的女友或者妻子,对男偶像绯闻反应特别大。对男偶像合作女演员等正常的工作也持抵触态度,贬低甚至人身攻击女合作者。总之永远一副正宫娘娘的样子。

高冷饭:冷眼旁观的理智族群,不加入任何粉丝组织,也不花闲钱追来追去,甚至对外都不愿意承认是谁谁谁的粉丝,只是默默地喜欢,爱我所爱与你无关,营造出一种低调有内涵的境界。

事业饭:关注明星事业发展,懂得为自己的偶像带来实实在在的商业回报。

技术饭:粉丝中的技术宅,拥有PS、摄影、剪辑、手绘、文字等各种专长,稍微一组合就能鼓捣出专业宣传团队该干的事来。在帮助偶像炒热微博话题、增加人气魅力、博取业界好感度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

水仙饭:王道饭的对立面,只喜欢偶像和自己配对,经常说“这是个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的男人啊”。

前线饭:扛着各种长短焦照相机、摄影机奔赴在偶像活动第一线或各种接机活动,而后将拍来的素材上传网络,与粉丝分享。

颜饭:喜欢明星的外表,仅仅是外表。

音饭:只喜欢音乐。

屏幕饭:转转偶像的微博,看场偶像演的电影,买张偶像出的唱片,微博上转转偶像的照片等等。其中舔屏党就出于此,所有电子屏幕都是偶像的照片,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来刷各种视频图片但基本没接触过偶像本人。

爬墙饭:“爬墙”意即“墙头草”,哪阵风帅就往哪边倒。这类粉丝中的偶像是常换常新的,保质期肯定不及一罐凤梨罐头,但对他们来说每一段都是真爱。

散饭:可谓形散神也散,他们连要粉谁都不知道,觉得谁好看就多看几眼,过段时间再找个更好看的,且重要的是从不走心。

博爱饭:同时喜欢很多明星,自诩是很多明星的粉丝,与爬墙饭的区别在于一次性爱一个还是一次性爱多个。

黑粉:也叫Anti-fan,起源于韩国,指那些反对特定艺人并进行攻击的观众群。他们反对的原因多种多样,可能是明星表演失常,可能是绯闻让粉丝不爽,还有可能仅仅是因为这个人太红了。

战斗饭:为爱豆两肋插刀,冲在战斗第一线。

路人粉:就是对这个爱豆一直有好感,但没有正式入坑不起,出的作品感兴趣会看看,消息动态也会附带关注一下,和粉丝圈没有多少交集。

死忠粉:这个粉对他热衷的对象是很死心塌地的,明星怎样都好,即使是负面消息。

情怀粉:言必称情怀,什么都能饱含泪水。
本质饭:指某明星(组合)的忠实、专一、专业的粉丝,更重要的特点是他们声称看中的是明星的本质(内在素质能力)而不是外表。

以上内容资料均来自网络,非新仔原创。

也许有人觉得,贵圈真乱。

我觉得呢,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粉丝也一样,鱼龙混杂。哪个圈不乱?但我认为没必要去排斥它,也没办法排斥,这考验的是音乐人的社群经营能力。把粉丝玩好,也是一种能力,你看李志和陈鸿宇。

其实我本来对于“粉丝经济”是深恶痛绝的,但后来逐渐修正了一些观念,到现在我是坚信,无论哪种类型的音乐人,如果你把音乐作为一个事业,都必须想办法借助各种工具去“圈粉”,去经营自己的粉丝群。

传统唱片业的销售是面向大众市场,为大众生产音乐,供大众消费,媒体也具备大众影响力,销售渠道也能渗透到大众市场。但现在时代已经变了。传播渠道愈发碎片化,除了电视,不再具备大众影响力,传统的销售渠道早就没有了,网络渠道只能将内容导向目标受众(而非大众),对于音乐人来说,只能是想办法自己建立一个粉丝群,然后把内容卖给他们。

而且现在互联网条件其实完全足够音乐人建立自己的阵地,就看你愿不愿意做而已。这就是粉丝经济,只不过资本圈把“粉丝经济”局限在偶像工业。

“粉丝经济”不分大众小众。小众有小众的粉丝经济,大众有大众的粉丝经济,只要有人愿意为你埋单就够了!李志没必要做到鹿晗的粉丝量,陈鸿宇现在的粉丝已经够他挣的了。K.K.说有1000铁粉就能养活自己,问题在于很多乐队歌手可能连100铁粉都经营不出来。

所以我认为,“粉丝运营”将会音乐人都需要面对问题,有必要重新审视“粉丝”这两个字。这些话在微博上已经说过一次了,不过我还是想整理一下出来,方便“新研室”日后做研究用。

今天的“新仔联播”就播报到这里,再会!

相关阅读 
这份报告说,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音乐流媒体付费市场,然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