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酷狗来说,“直播卖专辑”(已经后续的类似尝试)一旦走通,就意味着“直播>造星>消费”彻底打通,一个全新的音乐消费生态也就水落石出了。

新研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独家稿件

蒋雪儿和陈雅森,这两位歌手对于大众来说也许有些陌生,然而,过去一个月里,她们先后创下两小时卖出2万张专辑的好成绩,而同期某一线大咖的新专辑数字版预售20小时,总销量只有1.3万张。她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归功于酷狗音乐的新尝试:直播卖专辑。

小咖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

2017年9月底,歌手蒋雪儿在酷狗直播举办在线直播的专辑首唱会。在这场2个小时的直播中,蒋雪儿卖出了超过2万张唱片。

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蒋雪儿专辑直播过程中专辑销量超过2万,24小时总销量超过50000张)

2万张是什么概念? 9月28日,某一线大咖的数字专辑在国内各大平台启动预售,五大平台20小时总销量约1.3万张。

数字不具备可比性,毕竟消费模式不同,在此只是用一个简单的对比来帮助大家建立一个直观的印象。

在这次首唱会直播上,蒋雪儿在酷狗音乐的帮助下,首次尝试“直播卖专辑”的方式:所有观看过那场直播的网友会发现,在直播间的醒目位置,出现了“专辑求支持”的小图标,网友点击图标,可以直达酷狗的专辑销售页面,很方便的买到歌手的专辑。

除了蒋雪儿,10月底的陈雅森专辑首唱会也采用了类似的销售模式,再次获得了成功,2小时也卖出了超过2万张唱片。

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蒋雪儿和陈雅森的酷狗主页)

蒋雪儿和陈雅森都是标准的“小咖”,蒋雪儿微博粉丝在20万,陈雅森微博粉丝44万,有自己的粉丝群,但缺乏大众知名度。这样的两位歌手能够在两小时内完成2万张专辑的销售,可以说是相当不错的成绩。

看起来,“直播卖专辑”和打赏有点类似,但两者所满足的消费需求不同。在日常的直播中,用户对主播“软实力”(颜值、性格、亲和度等)的本能反应,决定了他们打赏的力度。而在“直播卖专辑”的演唱中,用户对于歌手的支持,除了“软实力”因素外,更多了一层“硬实力”(作品、唱功和表演)的考量。

买专辑意味着两方面的认可:一是对歌手实力的认可(软硬兼有),二是对歌手“身份”的认可。为什么这种“认可”在直播中表现得比较突出呢?因为表演者在直播中的表现最直接和最真实的反映自己的“实力”。

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陈雅森在直播中)

直播过去两年来的爆发性成长,证明了这是一种符合互联网用户习惯的娱乐方式,而如今,蒋雪儿和陈雅森又证明了,音乐消费可以通过嫁接到直播上。

激活用户消费需求

音乐市场回暖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其中数字专辑等互联网音乐消费新模式功不可没。2017年,酷狗音乐先后创下多个百万专辑销量纪录,成为互联网音乐重要的消费平台。

但是,从目前的消费规模看,音乐消费的思路仍然有待拓宽,除了数字专辑,还需要更多新的消费模式,近年来爆炸性增长的直播市场无疑是一大入口。

《揭秘直播中的Z一代》报告称,当前直播用户中,Z一代(年龄在22岁以下,95后-00后)占比超过七成。另有数据称,95后在数量上已经成为观看直播的主力军,其中,有64%的用户每周五天都在观看直播,每天至少看一小时直播的用户有68%。

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值得注意的是,直播用户的年轻化趋势跟数字专辑消费是重合的。包括新音乐产业观察的调查等多项数据显示,在90后-95后用户群体中,数字专辑消费已经获得普遍接受。

这就意味着,直播其实很适合成为互联网音乐消费的“货架”:一方面,直播有着足够多的消费者池(截至2017年6月,网络直播用户共3.43亿,占网民总体的45.6%),另一方面,直播可以直接刺激用户无缝消费。

后者对于音乐消费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不久前,传媒大学发布了《2017中国音乐产业发展报告》,报告显示,虽然中国网络音乐用户多达5.03亿,但“根据全球数字音乐产业数据分析,2016年,中国人均音乐消费仅0.15美金,是挪威和日本人均音乐消费的0.7%,是美国人均的0.91%。”

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报告指出,“面对中国用户的规模优势,如何激发用户的数字音乐消费需求将是产业规模持续做强的主要突破口。”

在这方面,已经被实践证明可以有效激活用户消费需求的“直播”无疑是一条路。

相比数字专辑的“守株待兔”, 把专辑销售与直播挂钩,能够通过艺人和用户之间的强互动,实时激发用户的消费需求,并且能够让用户感受到更多的“存在感”和“满足感”——在这个过程中,艺人和消费者之间的关系超越了冷冰冰的销售数字,多了一份情感勾连,这种情感勾连反过来会强化用户购买专辑支持歌手的欲望。

酷狗的直播生态链日趋完整

“直播卖专辑”除了模式上符合当前互联网用的习惯外,酷狗直播体系的日趋成熟也是关键。而且,这个体系已经远远超出了“直播“本身,正在发展成一个集直播、造星和消费一身的新音乐生态链。

2012年,当时已经是中国数字音乐领先者的酷狗创立了繁星网,开始全力进军直播领域。2013年,荣获酷狗繁星网新声代歌唱比赛第二名的庄心妍凭借《一万个舍不得》爆红,成为繁星网上最亮的一颗星。

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到2016年,繁星网改名“酷狗直播”,数据显示,酷狗在直播市场上稳居全国五强。

在直播市场站稳脚跟的同时,酷狗也开始建构直播生态链。2015年,酷狗开始尝试“造星”,挑选优秀主播组建了S.I.N.G女团,目前已经是国内名列前茅的女子团体。

积极开拓线上市场的同时,酷狗还投资创办了来福Livehouse等线下演出项目,并在多个地方建立了直播孵化基地。至此,酷狗“直播+造星+O2O”的直播生态已经初见规模,万事俱备,只欠消费。

小咖歌手卖专辑2小时超过一线大咖,酷狗是怎么帮她们做到的?-新音乐产业观察对于酷狗来说,“直播卖专辑”(已经后续的类似尝试)一旦走通,就意味着“直播>造星>消费”彻底打通,一个全新的音乐消费生态也就水落石出了。这个生态目前最大的优势就是酷狗所拥有的月活超过4亿的音乐用户规模,一旦这个规模的用户消费需求被激活,中国互联网音乐消费才真正完成质的飞跃。

END -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并独家发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相关阅读 :不仅歌多还有音效多,酷狗音乐用魔性漩涡占领广州上海地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