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要成功推广一种音乐可能需要付出比欧美更多的努力。

作者 | 陈贤江

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副标题是:观红花会撕摩登有感。

用“撕”可能言重了,其实双方这次还是挺“克制”的,至少在微博上表现的是这样。红花会说,我们要离开了,MDSK(摩登天空旗下Hip-Hop厂牌)说,收到通知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你看主流圈的“然后”多么精彩纷呈,不撕出个人设崩塌誓不罢休,但这次红花会旗下成员基本没发话,这在以DISS著称的嘻哈圈,简直让人难以想象。

但这对于摩登天空这样的独立厂牌(现在还算不算有待考证)来说,“红花会事件”已经前所未有的大事了。独立厂牌在中国出现这么多年(以摩登天空为标准,至少20年吧),你听说过类似的事件吗?小打小闹可能有,比如2010年,新裤子就闹出过“退出草莓音乐节”事件,不过,跟红花会退出引起各大媒体自媒体争相报道相比,新裤子那次事件基本没有在主流媒体引起太多响动。

这就是“热”与“不热”,“大众”与“小众”的区别。摩登天空做了20年,终于有机会让自己跻身大众话题的行列,虽然结果对于他们来说有点“尴尬”,但至少这件事让更多人知道了有“摩登天空”这样一个音乐公司存在,而且,从目前的反馈看,更多人似乎是“同情”被抛弃的摩登天空,而不是红花会——摩登天空在这次事件中成为被同情的弱者,尽管他们现在是估值十几亿的巨无霸。

舆论不同情红花会的理由,大多是认为红花会恃“红”放旷、过河拆桥。不过,这其实在主流市场是一个正常现象。当一个艺人具备了更强的议价能力,自然会有重新谈判的冲动。这个时候,就看双方怎么谈了。但在红花会这个事件中,我们会发现,摩登天空似乎没有心理准备,连声明都露怯的说是“接到通知”。这种被动的说法,说明摩登天空面对红花会强势的无所适从,也没有应对方案,最后大家看到的是红花会离开摩登天空的势如破竹。

整个事件的发展让我觉得有点匪夷所思。面对咄咄逼人的“红花会”,摩登天空毫无抵抗,要么他们真的做错了,要么他们就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中国企业家杂志的一篇文章《红花会的膨胀之路》说,这“暴露了摩登天空在管理、包装及运营方面的短板”。此言不虚。独立厂牌起家的摩登天空,一直以来擅长的是做内容,做设计,最不擅长的可能就是做艺人。

埋怨艺人过河拆桥没有意义,艺人是最难管理的群体之一,因为各种诱惑和想法实在太多了,所以才需要成熟的经纪人和专业的经纪体系。红花会的离开,还真的暴露了摩登天空似乎还真的缺乏成熟的艺人经纪体系,尤其是针对爆红的艺人——PGONE现在的流量已经赶上“小鲜肉“了,但摩登天空的艺人管理思维可能还停留在独立厂牌时代。据我所知,摩登天空过去对于独立艺人真的没有什么经纪可言,大都放任自流。

什么叫“经纪“?Sex Pistols的经纪人Malcolm McLaren为了推广自己的客户,包了条船,邀请媒体和三教九流上船观看Sex Pistols演出,还故意挑衅前来检查的警察,为“上头条”制造事端。再举个例子,张培仁,当年为了推广“魔岩三杰”,设局让何勇骂“四大天王“抢版面。国内现在的摇滚乐经纪人有这么拼吗?没有就不要埋怨听众不听摇滚乐。

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家,要成功推广一种音乐可能需要付出比欧美更多的努力,但说的不好听,我观察到的摇滚圈的经纪人大都像在“过家家”,而且总喜欢摆出一种不稀罕钱的姿态。结果就是,中国摇滚至今没有一套成熟的经纪体系,而你以这样的体系去面对红花会这样的新兴势力,不吃亏才怪了。

赚钱是一件很专业的事情,音乐行业发展到现在,大家是时候正确认识这一点了。没有人会随随便便给你送钱,除非你用专业的方式证明自己值某个价。而经纪人的存在,就是为了完成这个任务,对于B轮估值13亿的摩登天空来说,是时候好好研究一下怎样能够更专业的赚钱了。

END -

本文为观察员陈贤江原创,新音乐产业观察独家发布,未经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