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美剧中听到一首中文歌,你可能会有这样的反应:他们是谁?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要到哪去?本文试图解决的就是这三个问题。

上美剧,去巡演,“沙漠兄弟”带中国说唱“返销”美国-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研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深入研究音乐产业

“说唱”是目前全球最受欢迎的音乐类型,我们可以在各种影视作品中,听到各式各样的说唱歌曲。不过,在一部美剧里,听到一首中文说唱歌曲,却是一件很新鲜的事情。
这件事情就发生在中国说唱歌手艾福杰尼和黄旭身上。他们的歌曲《我想要》被HBO的口碑热剧《硅谷》选为了第五季第四集的片尾曲,于是我们就在一部美剧中听到了一首中文说唱。

虽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美剧里第一次出现中国说唱,但肯定是非常新鲜的。这说明,中国说唱已经获得欧美文化圈的关注,而今年5月4日开始,艾福杰尼和黄旭还将把中文说唱带去美国,举办巡演。

这是一次怎样的文化之旅?本文将从新观的角度尝试对此进行解析。

美剧里惊现中文说唱

《硅谷》第五季第四集,华裔工程师jian yang决定回国发展,清空了他欠租很久的房屋,片尾曲响起,我们听到竟然是一首中文说唱,“我想要开好车,我想要赚大钱……”

这首歌来自艾福杰尼和黄旭,曾经在去年一趟综艺节目表演过,当时已经给观众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这次的印象可能会更深,因为这是《硅谷》这部热门美剧第一次用中文歌做片尾曲,也是至今为止破天荒的一次。

使用中文歌做片尾曲,跟剧中的中国元素有关系,据说,HBO这次选择用《我想要》作为《硅谷》S05E04的片尾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内情,他们就是觉得跟剧情比较贴切而已——剧情设计了一位华裔工程师Jian Yang,戏份还不少。从Jian Yang身上,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到互联网时代西方社会感受了来自东方的“中国力量”。

上美剧,去巡演,“沙漠兄弟”带中国说唱“返销”美国-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想要》所表现出来的,就是这种力量。作为一种“语言艺术”,说唱歌曲往往都以最直截了当的方式展示出歌手对于社会的观察,是时代精神最直接的表现之一。在《我想要》中,黄旭和艾福杰尼用自己干脆利落的Rap,道出了这个时代的普遍情绪:谁都想要开好车,谁都想要赚大钱。

中国如此,美国也如此。

然而,与其说《我想要》表现了时代,毋宁说是一种“讽刺”了时代。所以,HBO才会把它选为《硅谷》这部多少讽刺意味的喜剧的片尾曲——这其实才是说唱的真正价值所在,讽刺,而非迎合,才具有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硅谷》并不是特例,Kendrick Lamar和SZA合作的新MV《Doves InThe Wind》,不但选择了中国武侠题材,还全程使用中文字幕。早两个月,David Guetta和Sia合作的MV《Flames》也使用了中国武侠风。

上美剧,去巡演,“沙漠兄弟”带中国说唱“返销”美国-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MV《风中的鸽子》中,Kendrick Lamar演一个少林大师,SZA演一个侠女,两人决战沙漠之巅

尽管这些中国元素的使用显得有些刻板,但很显然,随着中国经济文化地位的提高,“中国元素”已经成为毋庸置疑的“热点”。华裔题材的美剧《初来乍到》也拍到第四季了,这说明部剧收视率还不错。(这部剧也跟说唱有关,不过因为讲述的是1990年代的故事,没办法加入中国说唱)

低调、真诚、有实力的“沙漠兄弟”

DMOB沙漠兄弟”是艾福杰尼和黄旭的厂牌,2016年成立。

作为去年热门音乐综艺的选手,艾福杰尼和黄旭可能是最低调的两位:他俩身上几乎没有什么“大新闻”,歌曲里也没有任何特别刺激的内容。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获得观众的喜爱,知乎上有网友评价他们“低调、真诚、有实力”。

上美剧,去巡演,“沙漠兄弟”带中国说唱“返销”美国-新音乐产业观察

黄旭和艾福杰尼

这可能跟两人厚积薄发的经历有关。据“正午故事”等文章的报道,艾福杰尼和黄旭都属于不怎么爱混圈,却一直苦练内功的类型,尽管他们跟绝大多数说唱歌手一样属于野路子,但他们对于说唱音乐的认知,似乎比较严谨——黄旭毕竟已为人父,所以多了一些社会责任感,而艾福杰尼深受国外音乐行业专业运作的影响。

借助自己扎实的说唱功底和精彩表现,低调如艾福杰尼和黄旭也各自积攒了超过200万微博粉丝。(艾福杰尼是315万粉丝、黄旭是243万)。艾福杰尼和黄旭选择了独立发展的道路,组建了自己的音乐厂牌“DMOB沙漠兄弟”,尝试自我经营。

“DMOB沙漠兄弟”创办以来,表现不俗。官方微博已经积累超过28万粉丝,先后跟时尚芭莎、湖南卫视、NBA官方等进行了多种形式的合作。与此同时,艾福杰尼和黄旭在作品端也有漂亮成绩:为电影《再见前任》演唱的说唱版《说散就散》在网易云音乐上的评论量高达5.4万,黄旭刚刚发布的新歌《深夜电话粥》微博转发近万,播放量破百万。


MV:BooM黄旭、雨馨《深夜电话粥》官方版

从艾福杰尼和黄旭两人的作品中,我们可以听出,他们是以专业艺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作品的制作水平也具有较高的行业水准,他们并没有把自己放在一个犄角旮旯的位置,而是想方设法的跟主流人群有更多的交流,让大家都能听懂从而喜欢他们的歌曲。

《我想要》被HBO选中,既有运气的成分,也是跟内容契合时代浪潮有关。不管怎样,艾福杰尼和黄旭这两位“沙漠兄弟”,终于也有机会在美国人面前展示自己的说唱才会,而且,他们还真的把巡演开到美国去了。

开往美国的“西部列车”

说唱音乐根源于美国,我们从说唱文化中现在听到、看到的一切,从韵律到节拍,从发型到服饰,都带着比较明显的美国黑人文化特色。

上美剧,去巡演,“沙漠兄弟”带中国说唱“返销”美国-新音乐产业观察

黄旭和艾福杰尼

但是,作为一种语言艺术,不同国家、不同民族的语言,与美国说唱文化的融合,也正在不断改变着“说唱”的面貌。尤其是近年来,随着说唱在全球范围内的火爆,说唱在世界各地生根发芽,逐渐发展出了带有不同地域文化特色的“说唱文化”。

艾福杰尼和黄旭的中文说唱就是其中之一,我们从两人的作品中可以听出说唱音乐的本土化趋势,这种趋势,为中国的说唱音乐赋予了一些不同于美国说唱的特色,并因此具备了新的生命力。我们期待看到,中国说唱跟美国说唱之间的交流和碰撞。而艾福杰尼和黄旭从5月4日开始的美国巡演,便承载着这样一个特殊的意义。

上美剧,去巡演,“沙漠兄弟”带中国说唱“返销”美国-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美国时间5月4日开始,艾福杰尼和黄旭将从美国波士顿开始自己的第一次“美国巡演”,巡演的主题叫“西部列车”,一共五场,除了波士顿,还将在洛杉矶、纽约、芝加哥、旧金山开唱。这不是中国说唱歌手第一次赴美巡演,但无论是作为“DMOB沙漠兄弟”厂牌今年的重磅企划,还是对于中国说唱来说,这次巡演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

一方面,对于艾福杰尼和黄旭来说,在登上美剧之后,他们终于可以把自己的说唱作品完整呈献给美国听众;另一方面,对于中国说唱歌手来说,这是中国说唱的又一次返销美国的尝试。

“返销”的意义,不在于冲击,而在于交流。

近年来,虽然陆续有不少中国说唱歌手赴美演出,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美国市场对于中国说唱的认知仍然相对较弱,中国说唱仍然需要更多的展示机会。只有主动展示,只有不断的交流,才有可能在资源、渠道和创作上建立深层联系,为中国说唱逐渐摸到美国市场的脉络。

中国说唱市场,去年才开始有较大起色,当前仍然处于发展期初,从创作到经营,都仍然处于相对初级的阶段。我们期待艾福杰尼和黄旭这次走出去,不但能充分展示自我,也能带回更多的先进经验,推动中国本土说唱市场的进一步发展壮大。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