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用当下的概念回过头去看待“许嵩现象”,很多疑惑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新研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深入研究音乐产业

如何评价许嵩?这无论在音乐圈还是舆论界,都是一个难题。

对于音乐圈来说,许嵩更像是一个“局外人”,他始终游走在音乐圈的边缘,你从他身上看不到任何唱片业的标准范式;对于舆论界,许嵩则像是一个“外星人”,尽管他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歌星”,可是他又有着自己巨大的粉丝群,于是对于这位堪称横空出世的红人,舆论自始至终感到“迷惑”。

但对于许嵩自己来说,这从来就不是问题。作为一个“野生的”的音乐人,他从一开始就是按自己的游戏规则在玩,按部就班的越玩越大,不但玩成了85-90后听众的“情怀”,也完成了一个毋庸置疑的“现象”——作为一个跟中国互联网同步成长的音乐人,从某种程度上,许嵩就是时代的代名词。

进击的“老古董”

许嵩刚刚发行了自己的新专辑《寻宝游戏》,这是他个人第七张专辑,跟前面六张专辑一样,这仍然是一张个人全创作专辑。不同的是,从这张专辑中,我们听出,出道十年的他,不由分说的想要展示自己的成长和成熟。

老古董、局外人、潜行者,解读许嵩的成功密码-新音乐产业观察

 

单从感官层面,我们很容易感受到,《寻宝游戏》是一张很有想法的专辑。许嵩在保留了自己标志性的朗朗上口的旋律的同时,在器乐上展示了更丰富的层次感,以及回溯流行音乐根源的摸索——在传统乐队编制的编曲中,我们可以听出布鲁斯、爵士和根源摇滚等源自美国的音乐风格。

对于许嵩和他的听众来说,这是一次很大的变化。长久以来,许嵩的音乐标签,更多是“中国风”,但从上一张专辑《青年晚报》开始,许嵩就已经在试图颠覆既定的认知,尝试重塑自己的音乐“人设”,为自己添加更多当代流行音乐元素。

《寻宝游戏》可以视为是这种尝试的延续,而且这次的尝试可以说更具“根源性”:无论是《老古董》的布鲁斯吉他,还是《九月清晨》中的爵士小号,都有着半个世纪前的美国流行乐的风韵,而《大千世界》中的西塔琴,则让人隐约嗅到一丝Beatles盛世的气息。

老古董、局外人、潜行者,解读许嵩的成功密码-新音乐产业观察

 

与此同时,许嵩也试图借助歌词去展示自己对于“大千世界”的态度。比如《艺术家们》中,许嵩在布鲁斯摇滚的配合下,唱出了自己对于浮华娱乐的“质疑”,“你们最近有些新剧,让我怀疑自己也能干导演了,剧情从头到尾坚持乏味,爆款明星确保出戏”,又比如,在歌曲《重复重复》中,电音节拍裹挟着“没有想象力,庸碌的思维,自我高潮自我陶醉”等词句而来,不断强化这张专辑的“姿态”。

这一切让人无疑让人听到了许嵩的成长和成熟,他已然不是曾经那个被人冠以“网络歌手”头衔的毛头小子,三十而立之后的他也想要证明自己确实在不断进步。

始终如一的“局外人”

对于音乐圈来说,许嵩毫无疑问是一个野生的“局外人”。

许嵩2006年开始在网上发布自己创作的歌曲,到2011年才正式签约唱片公司“海蝶”(现为太合音乐旗下厂牌)。但此时的他已经是音乐平台上的流量担当,而他在签约之后,也并没有根本改变自己的发展路径。

他所属的唱片公司海蝶音乐也没有刻意要求他转型,而是选择尊重一个原创音乐人的个人规划,给了许嵩更多自由发挥的空间。

老古董、局外人、潜行者,解读许嵩的成功密码-新音乐产业观察

7月24日,许嵩《寻宝游戏》发布会暨续约仪式在北京顺利召开。在推出新专辑《寻宝游戏》之际,也宣布续约太合音乐集团,启动未来“无限”可能。

签约唱片公司之后的许嵩并非没有变化,尤其是音乐作品上。从最近几张专辑,我们可以听出,在音乐上许嵩是不断成长的,这得益于他的自我要求以及签约唱片公司之后所获得的更多专业资源的支持,比如知名制作人许环良和陈伟伦等的参与。

但许嵩的“舵手”仍然是他自己,他始终坚持包办词曲和绝大多数制作,并始终在圈内表现得十分低调——除了发专辑或演唱会,我们几乎不会在乱七八糟的娱乐新闻或话题中看到许嵩,也很少看他跟业内勾兑。

可这对许嵩的事业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影响,他的数据仍然在不断累积:在网上流传的一个某音乐平台的播放量排行中,许嵩高居第四,许嵩的微博粉丝量超过661万,贴吧粉丝141万,《玫瑰花的葬礼》一首歌的播放量就高达19亿。

 

而且我们会在四处看到许嵩这个名字,在微博和微信上,在论坛、贴吧和知乎上,在马路边,在出租车上,他和他的歌曲总是冷不丁被人提起,被人谈论,被人播放。于是,许嵩不断成长的同时,外界对他的疑惑却一如既往。至今无人感受自己能解释这样一个野生的、非典型性的“歌星”是怎么养成的,而“许嵩”已经变成了一个传说中的名字。

能解释这一切的,也许只有“互联网”。

中国互联网音乐的“潜行者”

听众对待许嵩的态度,表现出两个极端,一方面,喜欢他的人已经把他视为“情怀”,另一方面,不喜欢他的人仍然视他为“网络歌手”。

如果说,“网络歌手”这个词在十年前似乎带有贬义,如今,在这个大多数人都是“网络歌手”的时代,你会从许嵩身上看到很多时代的烙印:毫不夸张的说,许嵩提前十年做了大家现在在做的事情。

老古董、局外人、潜行者,解读许嵩的成功密码-新音乐产业观察

 

十多年前,许嵩开始在网络上发布自己创作和制作的歌曲,如今这样的歌手被称为“独立音乐人”;许嵩曾经写博客、做个人网站,在网络上表达自我,跟大家交流,如今我们称之为“自媒体”;在没有正式签约唱片公司的情况下,许嵩已经在音乐平台上积累了巨大的播放量,如今我们称之为“流量歌手”。

用当下的概念回过头去看待“许嵩现象”,很多疑惑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作为跟中国互联网音乐一起成长的一代人,许嵩是音乐UGC平台最早的用户,并通过在上面发布歌曲而受到网友的关注。许嵩本人也是一个深度互联网用户,自己有着较高的“网络素养”,深谙各种网络产品,甚至还会编程。于是,他成为最早利用博客和个人网站等跟网友交流的一个。

老古董、局外人、潜行者,解读许嵩的成功密码-新音乐产业观察

而且,许嵩正好赶上了“中国风”歌曲盛行的好时候,他早年创作的“中国风”歌曲深受网民的喜欢。歌曲吸粉,自媒体转化粉丝和聚合粉丝,让许嵩积累了自己最初的流量。

这些如今看来稀松平常的事情,放在多年前传统媒介还没被社交网络冲击的时代,是很难被理解的。当年许嵩签约海蝶的时候,很多传统媒体的记者都一头雾水,不知道许嵩是什么路子。如今,一切都很清楚了,许嵩之所以不被人“理解”,只是因为他作为中国互联网音乐的“潜行者”,种种玩法都比较超前——从某些角度上说,许嵩就像每一个“网络大神”那样,在网上默默建构着自己的传说。

本文仅在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不授权转载,任何非新观渠道发布均为侵权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