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互联网的碎片化和圈层化,让每一类人都有可能在自己适合的渠道和圈层里发光发热,收获自己的粉丝,同时粉丝对于偶像的要求也越来越多样化,不再仅仅只是好看,只要你有能说服别人的一技之长就有可能被一个群体顶礼膜拜。

 新研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深入研究音乐产业

2018年9月14日晚,《明日之子》第二季落幕,蔡维泽获得冠军,获封“最强厂牌”,田燚(yì)获得亚军,获封“黄金厂牌”,斯外戈获得第三,获封“白银厂牌”。

前瞻性、专业化、反定义,《明日之子2》重构偶像定义-新音乐产业观察

吴青峰的“弟子”,“盛世独秀赛道”的蔡维泽获得第二季“明日之子”的冠军

《明日之子》第二季在延续了去年的“三大赛道”赛制的同时,也做了较大的创新,强化了赛道之间的对抗,三个赛道的选手从始至终代表赛道“一战到底”。

三大赛道的星推官,李宇春、吴青峰和华晨宇,充分表现出了个人特点和专业修养,以各自鲜明的音乐理念,鞭笞和帮助自己赛道的选手们不断成长,并最终为我们呈现出了一系列精彩的表演。

那么,致力于发掘未来偶像的《明日之子》在经过上一年的磨合之后,今年又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对音乐行业有益的启示?经过全程观察,新音乐产业观察认为《明日之子2》从三个方面重构偶像标准。

前瞻性

《明日之子2》的口号是“带领,冲撞,正流行”。

我们的理解是,“带领”是态度,“带领”的是时代潮流;“冲撞”是手段,“冲撞”的是既有观念;“正流行”是潜能,“正流行”的是青少年喜闻乐见但还未受到足够重视的风尚。

前瞻性、专业化、反定义,《明日之子2》重构偶像定义-新音乐产业观察

蔡维泽(左)希望Indie能成为主流,许含光则希望自己成为华语主流少有的英伦音乐的代表

终极目标就是为了“推陈出新”:态度端正、手段合理,才能挖掘出新的潜能,让大众看到中国年青一代真正的模样。

这个口号提纲挈领地展示出了“明日之子”这四个字的内在需求以及节目组的勃勃野心。《明日之子》不只是一档互联网选秀,而是一档能够推动行业发展的音乐梦想加速节目。

《明日之子2》这种“前瞻性”可以从节目进程中的种种细节中表现出来。比如在吴青峰的“独秀赛道”初选的时候,有一位民谣歌手表演得不错,吴青峰称赞说表演可以打满分,但这位选手并没有因此过关,因为导师们都认为他的风格比较老旧,不符合《明日之子2》对于“前瞻性”的追求。

对此也许会有一些争议,但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出《明日之子2》的明确态度,就是要发掘明天的流行和未来的偶像,只能有所取舍。这种“取舍”势必会冲撞既定的观念,这也正是节目所想要达到的效果。

前瞻性、专业化、反定义,《明日之子2》重构偶像定义-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晨宇的“弟子”,“盛世魔音赛道”的田燚获得第二季“明日之子”的亚军

这种“取舍”并不仅仅表现在一个细节中,而是从始至终贯穿于节目之中,这甚至造成了网友们对于节目的诸多不解,新观的微博粉丝就表示看不懂节目的规则,但换一个角度来说,正是每一次“冲撞”造成观念移位,扭曲“思维定势”,才能真正跳出传统、迈向未来。

专业化

在对节目进行观察的过程中,新音乐产业观察发现网友们对于《明日之子2》参赛选手的水平问题存在一些质疑。

实际上,节目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在初选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三位导师都不约而同的提出过自己的意见,李宇春更是在内部考核的时候对斯外戈提出了严厉的批评。

前瞻性、专业化、反定义,《明日之子2》重构偶像定义-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赛道争锋13强突围赛开始,到最后总决赛,整个过程中,经过导师们的指导和训练,选手们普遍都有明显的进步。斯外戈逐渐改变了自己单一的表演形式,田燚从刚开始比较怯场的台风变得越来越稳健,尹清从一个不苟言笑的文艺青年变得从容大方,蔡维泽则愈发开阔老练。

这些都是一个专业化的过程,这个过程并不是要打造专业化的艺人,而是完成一个专业化的“孵化”(A&R),这才是《明日之子2》的角色所在。

传统唱片业时代,艺人都是经过严格训练才出道的,出道和成名同步,一个正式出道的艺人意味着已经具备了符合行业标准的专业素养。但在互联网时代,“成名”被前置了,一个人在正式出道之前,可能就已经成名了,已经有了百万粉丝,比如斯外戈参赛时就已经有超过500万粉丝了。

前瞻性、专业化、反定义,《明日之子2》重构偶像定义-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宇春的“弟子”,“盛世美颜赛道”的斯外戈获得第二季“明日之子”的季军

《明日之子2》扮演的是帮助选手们在正式出道前提高专业素养的角色,也就是所谓的“养成”,而《明日之子2》在“养成”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对未来偶像的全方位的专业化要求,我们认为是值得肯定的。

反定义
传统观念上,对于“偶像”的界定基本上是围绕“颜值”展开的。在《明日之子2》中,这种观念已经彻底颠覆。且不说最终决出的三强并没有一个符合传统的偶像定义,就连“九大厂牌”也都如此。(斯外戈、蔡维泽、文兆杰、张洢豪、邱虹凯、田燚、邓典、黄翔麒、孙泽源)

前瞻性、专业化、反定义,《明日之子2》重构偶像定义-新音乐产业观察

《明日之子2》的参赛选手中不乏唱跳歌手和偶像团体,但节目通过结果呈现给我们的态度是更强调演唱、表演、创作的全面性。这似乎是一个“二律背反”,但更是对定义的颠覆,而且,《明日之子2》颠覆的不只是“偶像”的定义,也在颠覆自己的“定义”。

比如盛世美颜赛道的导师李宇春一上来就说,让我们一起用音乐、用创作炸毁这个俗艳的赛道。结果也证明了,美颜也好、魔音也罢,亦或是独秀,三个赛道的选手都并没有被任何定义所限制,无论是曲风还是表演,他们都在努力的接受各种挑战,尝试突破自我局限、突破曲风的局限。

《明日之子2》为了帮选手们完成突破,精心打造了一个“场景”,在这个“场景”中,我们可以听到看到各种新潮的元素,摇滚的、说唱的、电音的、流行的,同台竞技,相互融合,在打破界限的同时,也在小心翼翼的拒绝定义——从头到尾,我们都没有听到任何人被定义为任何风格,有的只是选手们的个性被无限放大、潜能获得充分的挖掘。

前瞻性、专业化、反定义,《明日之子2》重构偶像定义-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晨宇手把手捯饬田燚

“厂牌”的设定本身就是一种“反定义”。在唱片工业中,“厂牌”原本指的是唱片公司,如今成为个人音乐气质的象征,在定义重组的过程中,冰冷的商业概念被抽离,更多的人性被注入。

总结:未来的偶像,可能没有标准

从过去两季的《明日之子》看,是时候重新认识“偶像”这个两个字了。

曾经,“偶像”的同义词是“奶油小生”、“徒有其表”。实际上,在华语流行音乐的历史上,“偶像派”和“实力派”形成了长期的对立。随着个性的不断强化、年轻人个人创作的不断普及,上述对立在未来会逐渐变得模糊。

边界已经在拓宽了。如今,会创作的偶像比比皆是,长相非标准颜值的艺人同样可以吸引众多粉丝。憨厚清新的毛不易可以成为偶像,冷酷寡言的蔡维泽可以成为偶像,被网友形容为“丑萌”的斯外戈也可以成为偶像。而且,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偶像,都格外强调自己的个性,都不愿意被定义、被观念禁锢。

这一切可能是拜互联网所赐。互联网的碎片化和圈层化,让每一类人都有可能在自己适合的渠道和圈层里发光发热,收获自己的粉丝,同时粉丝对于偶像的要求也越来越多样化,不再仅仅只是好看,只要你有能说服别人的一技之长就有可能被一个群体顶礼膜拜。

像《明日之子》这样的节目,正在推动偶像标准的重构和革新,重构的结果很可能是,因人而异,没有标准。

本文仅在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不授权转载,任何非新观渠道发布均为侵权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