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崇尚快速孵化、快速迭代、快速收割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也许会看到大量快消型的女团,但很难再出一个S.H.E。

 新研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深入研究音乐产业

9月25日,华研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S.H.E三位成员将各自成立自己的公司,这意味着出道17年后,S.H.E三位成员Selina(任家萱)、Hebe(田馥甄)和Ella(陈嘉桦)将正式结束团体运营的生涯,转而开始各自发展。尽管S.H.E从2010年起便以“单飞不解散”的方式开始个人化运作,但这次的官方消息不啻为一次正式的单飞公告,这并不意味着S.H.E会因此解散,但等同于宣告以艺人形态常规运营的S.H.E将不复存在,以S.H.E为代表的华语女子组合市场正式进入“后S.H.E时代”。

“后S.H.E时代”,做女团要从做人开始-新音乐产业观察点击阅读:S.H.E将正式“单飞”,背后有三个问题值得关注

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一事件?这一事件,对于正在试图借助互联网力量崛起的华语女团市场,有什么样的启示和影响?本文尝试对此做一个深入的探讨。

不可复制的S.H.E

之所以用“后S.H.E时代”这个词组,是因为新音乐产业观察认为,S.H.E身上有比较明显的传统唱片业运营痕迹,而S.H.E三位成员的正式单飞可以视为中国偶像组合市场发展的一个“分水岭”,偶像市场从传统唱片业转向新的运营模式。

在聊新的运营模式之前,我们还是需要先来复盘一下S.H.E的成功之道。

事到如今,有一点是肯定的,S.H.E是华语乐坛的一个“特例”。在S.H.E出道之前,华语乐坛还没有过成功的女团先例,而在S.H.E出道17年后的今天,也没有哪支女团能够后来跟上,跟S.H.E所取得的成就相提并论。唯一曾经分庭抗礼的是香港的二人女子组合Twins,却因为2008年的一次意外导致事业受到严重影响。

实际上,S.H.E出道之初,曾有业内预言她们最多发三张专辑,就华语乐坛女团的常态来看,这个预言并不过分。来看一个表格。

“后S.H.E时代”,做女团要从做人开始-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表格中我们可以看到,华语乐坛的组合,以两人组合为多,两人组合也相对比较稳定,3人及以上的组合稳定性差很多,3-4张专辑到头。

像S.H.E这样一个三人组合能够存在十七年,可谓是华语乐坛历史上的奇迹。

回顾S.H.E的发展历程,我们会发现,她们的成功得益于三点:高传唱度的作品、相辅相成的人设、步步为营的运营。三点缺一不可。

而在这三点背后,除了三位成员本身的个人魅力之外,台湾唱片业的专业化经营下的强而有力的“企(划)制(作)宣(传)”能力也非常重要,正是这两方面早就了S.H.E的不可复制性:一方面,S.H.E三位成员之间的和谐和互补性难以复制,另一方面,随着产业的变革,台湾唱片业也早已不复当年之勇。

“后S.H.E时代”,做女团要从做人开始-新音乐产业观察点击阅读:林宥嘉和萧敬腾出道十年:台湾唱片业已无力造星?

女团难做,是全球性的问题

上文提到,S.H.E是一个特例,纵观华语流行音乐的历史,做女团似乎是一个老大难问题。S.H.E和Twins的成功都没有改变这一点。台湾乐坛复制不出第二个S.H.E,香港乐坛也复制不出第二个Twins。

也就是说,女团运营并没有因为S.H.E和Twins的出现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模式。甚至,S.H.E和Twins还抬高了女团的门槛,为后来者树立了一个难以逾越的标杆和参照系。

不过,环顾全球乐坛,这个问题并不只是华语乐坛有,欧美乐坛同样如此。英国乐坛在Spice Girls之后,就在没有出现过同级别的女子天团。美国市场,最后的女子天团也要追溯到差不多十多年前的Destiny's Child。

“后S.H.E时代”,做女团要从做人开始-新音乐产业观察

日韩的情况稍微好一点,日本凭借人海战术和巨大的宅男市场,做出了各种48和46,而韩国女团也是层出不穷,尽管男团表现明显更出色——从H.O.T、东方神起、神话到Super Junior、Big Bang、EXO,再到BTS的异军突起,韩国男团表现更为强势。

女团之所以难做,原因是多样化。比如在《The Fader》杂志的一篇报道就提到,在欧美,受众对女性个体的关注要远高于团体;近年来,曲风的变化也似乎有较大影响,Hip-Hop崛起的过程中,女性处于相对弱势;还有青少年群体对男性偶像及组合的需求要更加强烈,等等。

“后S.H.E时代”,做女团要从做人开始-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管怎么样,新音乐产业观察认为女团的经营对于唱片工业的要求更高,在传统唱片业时代,唱片公司为女团的成功提供了强有力的企划、包装、培训和内容生产支持,随着互联网的冲击,唱片公司变得无所适从,这一点在华语音乐市场表现得格外明显。

日韩已经建立起了一套稳定的偶像运营体系,所以能源源不断的推出新团,相比之下,其他地区的音乐产业对女团的支持要弱很多,当然,在欧美和港台,偶像团体从来不是市场重点,而中国内地的唱片业基础薄弱,新兴的互联网音乐体系尚在建立中。

互联网时代,做女团要从做人开始

对于女团的“困境”,国外媒体曾经做过分析:尽管女团的歌曲不如以前流行了,但在社交媒体上的表现还不错。比如Little Mix和Fifth Harmony,尽管歌曲远不如前辈Spice Girls或Destiny's Child流行,但在社交网络上都很活跃。

也就是说,女团已经不像以前那样靠卖唱片挣钱,借由社交网络积累人气同样可以达到很高的商业价值。

韩国偶像团体近年来就充分利用社交网络和互联网平台的运营来开拓欧美市场,对此外媒也有过一些报道。

“后S.H.E时代”,做女团要从做人开始-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可能是偶像组合在社交网络时代的新的运营思路,卖人设要比卖产品更重要,偶像组合本来就是相对更注重个人魅力(这并不是说作品不重要),社交网络无疑比传统媒介更有助于人的运营。

不只是偶像组合如此,也适用于所有的艺人。

因为,互联网带来的传播环境的巨变,决定了运营重心会越来越聚焦到个人身上,而且个人魅力要比任何内容更能快速吸引到足够大的粉丝群。先成名,再成长,似乎已经成为这个时代的必经之道。而当你拥有足够多关注之后,你的不断成长,会带动粉丝群成长。

所以,对于当下的女团来说,有两个“尽快”很重要:

首先,能够借助各种互联网手段在尽快把组合成员做成网红或者“流量艺人”。

其次,在积累了一定粉丝的情况下,必须不断通过强化粉丝运营来尽快巩固和扩大粉丝群。

之所以强调“尽快”是因为互联网时代,讯息万变,唯快不破。而且,对于公司来说,维持女团运营,需要较高的成本,假如不能尽快出效益,那么公司很可能会迅速放弃。

话说回来,在崇尚快速孵化、快速迭代、快速收割的互联网时代,我们也许会看到大量快消型的女团,但很难再出一个S.H.E。

本文仅在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不授权转载,任何非新观渠道发布均为侵权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