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就中国电音市场的发展来说,也已经到了需要围绕“人”来运营、从“卧室音乐人”中挖掘出本土明星的关键阶段了,甚至可以说,能不能培养出自己的本土明星,将决定未来中国电音市场的天花板。

新研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深入研究音乐产业

在中国的音乐市场上,产业层面上的“电音热”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除了产业媒体们津津乐道于中国电音市场的快速发展,各大音乐平台也都针对电音市场在落实相应的布局,王思聪的介入还被认为是一个“风向标”,甚至有人为此提出了2018年是“中国电音元年”。然而,年关将至,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元年”,而是产业在快速发展的同时暴露出来的种种问题:曾经的电音创业明星崩盘、鸟巢电音节遇冷、Nicki Minaj上海电音节拒绝登场,年初媒体曝光的多个电音节目,至今落实的只有即将开播的《即刻电音》。

《即刻电音》预告:2018年12月1日开播

这些问题都提醒着我们,中国电音市场虽然“有戏”,但也很脆弱,尤其是,中国电音市场最大的痛点——缺乏本土电音明星的问题并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一些已经初露头角的本土电音音乐人也未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爆发”,大量的“卧室制作人”仍然只能自娱自乐,这严重制约了中国电音市场的进一步发展。

尽管越来越多的中国年轻人青睐电音已是大势所趋,但缺乏本土明星的带动,电音很难下沉到更广大的人群中,并真正扎根到本土市场里。而新音乐产业观察认为,像《即刻电音》这样的节目能够帮多少本土“卧室制作人”冲出来,将是中国电音市场下一步的关键。

EDM潮流和“卧室制作人”的崛起

2010初开始,EDM(ElectronicDance Music,电音舞曲)逐渐席卷全球,尽管EDM远非电音的全部,但不可否认的是,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范围内的“电音热”跟EDM浪潮息息相关。在EDM兴起的背后,是一大批“卧室制作人”(Bedroom Producer)的脱颖而出,比如中国听众喜闻乐见的Alan Walker。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Billboard》的报道,Alan Walker以特邀主理人身份加盟《即刻电音》

顾名思义,所谓“卧室制作人”,就是在自己家里创作并制作音乐作品的音乐人。与只是把现成作品进行混音和打碟的传统的DJ不同,电音领域的“卧室制作人”们大都身兼创作者和DJ的角色。他们自己创作、制作音乐作品,上传到网络平台获得听众,然后到电音现场进行表演,并因此成为新一代的电音明星。

“卧室制作人”崛起的背后,是DAW(Digital Audio Workstation,数字音频工作站,比如Ableton Live、FL Studio、Pro Tools等)的普及化和以SoundCloud为代表的UGC音乐平台的兴起所带来的生产工具和传播渠道的双重变革,让普通音乐爱好者在家里即可完成从创作、制作到传播的一系列工序。这个变革同样影响着中国,吸引了大量年轻人投身到“卧室创作”之中。

“卧室创作”并不新鲜,基本上所有的所谓“独立音乐人”都是从卧室创作开始的,但“卧室制作人”带来的是“制作人”概念的强化,“创作”已经不能满足年轻人的“野心”,“制作”成为新的人设标杆,包括《即刻电音》的明星主理人张艺兴,都把“制作人”视为自己一个重要的个人定位。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卧室制作人崛起”为外媒津津乐道

就像很多外媒对于年轻一代“卧室制作人”所做的讨论那样,制作水平的高低另当别论,但时代给了每个人都当制作人的机会和条件,这也促使音乐生产更加的平民化,并从根本上颠覆着传统的产业生态。

中国“卧室制作人”的尴尬

中国年轻人青睐电音(广义上的,包括舞曲),已经是趋势。早两年,新音乐产业观察的调查就显示,电音在90-95后人群中的接受度呈上升的趋势。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即刻电音》的节目组在制作前期也到校园里做了调研,发现学生人群对于电音的接受已经没有太大的障碍,而且他们把电音视为一种正能量的表达方式:充满热情、快乐、活力的“人间止丧剂”。

受众的反应跟市场的供给不无关系。在青少年市场比较受欢迎的艺人,作品里大都有着鲜明的电音元素。比如《即刻电音》的明星主理人尚雯婕已经主攻电音多年,另一位明星主理人大张伟早从单飞起就把流行舞曲作为作品主体。李宇春、鹿晗等头部艺人的专辑也大量使用电音/舞曲,年青一代的唱跳艺人就更不用说了。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张艺兴的微博可以看出,他很享受“卧室创作制作”的乐趣

年轻人对于电音的“接受”并不仅仅局限于聆听,也包括参与。“卧室制作人”年轻化的趋势已经很明显了,大量的00后电音音乐人的涌现,甚至成为知乎上的热门话题。

然而,市场的快速发展,并没有根本改变中国“卧室音乐人”的尴尬:与其他音乐类型相比,本土电音艺人的大众关注度仍然很低,表演的机会仍然很少,大多人仍然只能靠在音乐平台上上传歌曲等待被发掘。

究其原因,除了本土内容质量不高外,缺乏足够的传播是很大的问题。甚至有业内称,中国年轻电音制作人并不比国外差,只是差在传播上。

实际上,对于电音,产业层面的讨论并不少,但围绕人和作品的传播要明显弱于其他音乐类型,比如民谣和嘻哈。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电音在中国的传播基本只能靠网友和KOL们在公众号、微博和知乎等平台上自发完成

结果是,因为缺乏足够的讨论和相应的传播,大众对于“电音”的认知仍然比较模糊,电子音乐、EDM、制作人、DJ等基本概念的区别并不清楚。电音DJ或制作人们的微博粉丝量也普遍偏低。圈内公认的明星,如徐梦圆,微博粉丝量不过38万,话题人物王绎龙的微博粉丝也只有16万,而口碑比较好的Panta.Q和Carta,微博粉丝分别只有3万和2万出头。

这是《即刻电音》需要解决、也有条件解决的问题。

如何让“卧室音乐人”冲出卧室?

中国电音的最大问题之一是缺乏本土明星和本土IP,这一点在各种产业文章中已达成“共识”。

虽然海外资源充足,中国的电音听众也比较偏爱海外的内容,毕竟电音不存在太多语音障碍,但没有本土明星势必会影响电音在本土市场的进一步渗透——只有本土明星通过言传身教去帮中国人更好的理解电音,带动更多人去接触电音。

尽管因为市场发展相对滞后,中国电音领域至今还没有成功的制作明星先例,但是,参考嘻哈和女团,新音乐产业观察认为互联网有可能在发觉优秀电音DJ/制作人上开创新局面。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即刻电音》的三位明星主理人:张艺兴、大张伟、尚雯婕

随着音乐传播向互联网全面转移,互联网平台借助内容和渠道的有效结合,可以让音乐人获得更好的推广从而被大众所认知,腾讯视频通过两档节目先后捧红毛不易(《明日之子》)和火箭少女(《创造101》)都是很好的例子。

所以说《即刻电音》有条件“解决问题”。

条件1:.受众群的高度重合

上文曾经提到,电音在90-95后年轻群体中接受度很高。这个群体跟互联网视频平台的主力用户有着很高的重合度。互联网平台了解用户特性,知道用户需要什么,有条件选择合适的方式去帮电音和“卧室音乐人”们打通渠道,获得更多听众。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电音圈颇受关注的Panta.Q

条件2:有成功经验借鉴

了解用户是一回事,如何有效传播是另一回事。如上文所述,在年轻艺人的孵化上,腾讯视频已经有了成功先例,腾讯视频出品的两档互联网综艺节目《明日之子》和《创造101》先后捧出毛不易和火箭少女,已经走通了一条“网生IP孵化”之路,接下来就看《即刻电音》能否复制两档节目的成功经验去帮“卧室音乐人”冲出卧室。

条件3:定位明确

“音乐制作人竞演秀”,这是腾讯视频对于《即刻电音》的定位,这个定位很关键。这个节目从定位上就是围绕“制作人”展开的,这就意味着,制作人们将是节目的主角。在节目发布会现场,制作方也再三强调要为制作人们创造更多条件。对于参加节目的“制作人”来说,这肯定是一次展示自我的好机会。毕竟,在中国,由制作人担当“表演主角”的节目这可能是第一次。

冲出卧室的电子音乐制作人!-新音乐产业观察

创作才女朱婧汐这次《即刻电音》会挑战电音舞台

此外,《即刻电音》还跟比利时Tomorrowland电音节达成合作,将会把优秀选手推上Tomorrowland的舞台,让中国电音制作人能够被世界听到。

《即刻电音》能否真的帮“卧室音乐人”冲出卧室,现在下结论当然为时尚早,但就中国电音市场的发展来说,也已经到了需要围绕“人”来运营、从“卧室音乐人”中挖掘出本土明星的关键阶段了,甚至可以说,能不能培养出自己的本土明星,将决定未来中国电音市场的天花板。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