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这个所谓流量时代,独立音乐人并非没有存在的空间。

新研室

新音乐产业观察研究室,深入研究音乐产业

“生活不易,继续努力”,这是鹿先森乐队主唱倍倍的口头禅,也是广大中国独立音乐人处境的真实写照。

尽管相比传统媒体时代,技术进步给音乐人们提供了自我经营的便利条件,理论上每个人都可以借助互联网搭建自己的传播渠道,从而获得更多被听众听到的可能性,但“大众狂欢”同时也带来了“突围”的难度——各大音乐平台的独立音乐人和作品数量都在快速增长,竞争前所未有的激烈。

与此同时,社交网络带来的音乐传播流量化对于独立音乐人的经营也是一大考验。相比主流艺人,独立音乐人在粉丝沉淀和流量成长上缺乏资源和空间,在线上竞争不占优的情况下,线下演出成为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那么,在中国,经营一组独立音乐或者一支独立乐队,有哪些方法可以参考?本文尝试通过分析鹿先森乐队的案例来寻找答案。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靠什么挑战工体馆?-新音乐产业观察

鹿先森乐队(摄影:何脑斯)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将首登工体馆

2019年1月,鹿先森乐队将会在北京工人体育馆(以下简称工体馆)举办演唱会,这是乐队2018年全国剧场巡演的收官站,也是乐队出道3年来最大的挑战。

资料显示,工体馆的总容纳人数为1.5万,演唱会因为搭台等限制,通常三面台是5000-8000人。从新音乐产业观察获得的信息看,鹿先森乐队这次在工体馆举办的演唱会将采用三面台的舞台设计,观众人数预计达到5000人。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靠什么挑战工体馆?-新音乐产业观察

鹿先森乐队的北展演唱会

对于一支成军仅三年的独立乐队来说,举办5000人的演唱会是一次前所未有的挑战。查阅相关的资料,我们会看到,曾经在工体馆举办过演唱会的中国内地乐队只有痛仰、反光镜、野孩子、新裤子、二手玫瑰和逃跑计划等少数几支,而且都是成军十年以上的乐队。

近年来,还没有成军五年内的乐队在工体馆举办过演唱会。鹿先森乐队登上工体馆舞台,无论对于乐队本身,还是对于中国独立音乐来说,都有重要意义——在传播渠道流量化的今天,现场可能是独立音乐人最有可能取得突破的空间。

那么,鹿先森乐队是如何取得这样的突破?先来简单认识一下鹿先森乐队。

意外爆红的金曲和依然兼职的乐队

鹿先森乐队成立于2015年8月31日,成员由郭倍倍、李斯、董荔冰、董斌、杨松霖和田芳茗组成。郭倍倍、李斯、董荔冰的林业大学校友杨朝嘉作为乐队的经纪人负责乐队的运营。

鹿先森乐队的故事是从歌曲《春风十里》的意外走红开始的。2015年10月,《春风十里》正式发行,随后开始在网上不断发酵,吸引了大量的听众,并因为被李宇春在2016年的演唱会上翻唱而获得更广泛的共鸣。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靠什么挑战工体馆?-新音乐产业观察

数据显示,《春风十里》在网易云音乐上有超过26.3万评论,在虾米音乐上有超过44.3万收藏,在同类型作品中表现突出。

凭借《春风十里》的优异表现,鹿先森乐队在2016年发行的首张专辑《所有的酒,都不如你》成功众筹到30万元。

尽管如此,乐队至今仍然是兼职的状态,成员们基本还是业余时间玩音乐,并没有成为全职音乐人。这个状态其实也是国内独立音乐人的常态,真正能靠音乐养活自己的独立音乐人非常有限。

2018年7月,鹿先森乐队发行了新专辑《华年》。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靠什么挑战工体馆?-新音乐产业观察

鹿先森乐队给我们的三点启示

1.作品是独立音乐市场的身份证

如果没有《春风十里》这首歌的走红,鹿先森乐队未必能成军仅三年就登上工体馆。实际上,从近年来比较成功的一些独立音乐人案例看,无论是《理想三旬》之于陈鸿宇、还是《成都》之于赵雷,抑或是《借我》之于谢春花,作品都扮演了关键角色——为音乐人行走市场提供了一个“身份”。

任何音乐人,想要被受众关注到,无非通过两种方式,作品或者事件。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事件炒作和话题策划并不容易,而且过于娱乐化的事件炒作反而有可能损害独立音乐人的气质,于是,作品成为独立音乐人被受众认知的最重要媒介。借由作品跟受众建立的联系,也远比其他方式具有更高的粘性。

虽然说作品爆红具有一定的运气成分,但就鹿先森乐队这个案例看,《春风十里》也跟乐队对于气质和个性的明确定位有关系。

2.乐队个性定位明确

从《春风十里》和鹿先森乐队的其他作品,我们可以明显的感受到乐队的“意图”:创作一些听感上比较舒服的、旋律悦耳的、歌词上能够抚慰人心的歌曲。乐队方面的说法是“歌唱都市青年的爱情、青春和梦想。”

当代的都市青年,都有着较高的生活品质,偶尔的酸涩也只是生活的小插曲。鹿先森乐队的作品大都是这种状态的描述,从都市年轻人视角去借由音乐架构一个情感或情绪的“出口”。

乐队强调干净和质感的形象也传达着类似的信息,独立乐队不再是一种苦情或死磕的状态,而且像每个普通都市青年一样,正在为更有品质的生活而努力。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靠什么挑战工体馆?-新音乐产业观察

鹿先森乐队(摄影:何脑斯)

个性定位明确,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很重要。音乐的社群化属性已经越来越明显了,独立音乐人也很难再大众层面获得广泛认可。但是,明确的定位,可以帮独立音乐人更容易被某个群体接受,并建立群体性的情感勾连。在这个方面,鹿先森乐队做得不错。

3.现场仍然是独立音乐人最重要的“平台”

说到“平台”,我们首先可能会想到音乐平台或社交平台。但是,说句实在话,独立音乐人很难在音乐平台或社交平台上突围。除非你的作品很火(针对音乐平台),或者制造了一个“大事”(针对社交平台),然而,这些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都是不可控的。

“现场”是独立音乐人可控的,通过合理的安排时间,独立音乐人完全可以给自己安排出一定量的演出,并通过演出来积累听众,同时配合巡演给自己安排或争取更多的推广。近年来,随着我国交通系统的越来越发达,不同省市之间已经建立起了3-8小时的“生活圈”,加上中小型演出现场也越来越多,这就为独立音乐人安排演出提供了一定的便利。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靠什么挑战工体馆?-新音乐产业观察

鹿先森乐队的现场

鹿先森乐队就是很好的例子。尽管至今仍然兼职的状态,但过去三年来,乐队已经安排了两轮巡演,先后组织和参加的演出场次达到104场,其中音乐节演出31场。这就为乐队的发展,创造出了一定的空间。

而且,从数据上看,鹿先森乐队的演出规模是在成长中的:2017年第一轮巡演是20站,场均千人,规模最大的北京站是在北展剧场,2700人;2018年第二轮巡演16站,场均1500人,最终站放在工体馆。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在拥有了所谓“爆款”歌曲的基础上,在其他运营条件有限的情况下,鹿先森乐队通过巡演,有效完成了听众群体的扩大,最终能够有条件挑战工体馆的舞台。

三年一个台阶,鹿先森乐队靠什么挑战工体馆?-新音乐产业观察

总结:独立音乐人经营,作品、方法和演出,一个都不能少

音乐市场正在发生巨变,从资源、渠道、模式都在全面互联网化。正如本文开头所说,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这种变化有利有弊。但是,鹿先森乐队的案例告诉我们,在这个所谓流量时代,独立音乐人并非没有存在的空间。关键在于基于自身的条件去为自己做一个明确的定位,通过最适合自己的运营方式去培育自己的听众群。在这个过程中,能够创作出获得较多受众认知的作品是非常重要的,与此同时,演出也是独立音乐人们发展的必经之路。

END -

本文图片均由鹿先森工作室提供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