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5月22日,索尼公司宣布以23亿美元收购Mubadala财团所持EMI Music Publishing的60%股权,加上之前占有的30%股份,索尼从而目前已经获得了EMI Music Publishing的90%股份。

新仔

音乐产业收割机,不爱吃火锅,爱吃底料

5月22日,索尼公司宣布以23亿美元收购Mubadala财团所持EMI Music Publishing的60%股权,加上之前占有的30%股份,索尼从而目前已经获得了EMI Music Publishing的90%股份。

翻了一下相关报道,发现对于媒体们对于EMI Music Publishing的认知,存在不少常识性错误,甚至连索尼官博都不例外。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不是杠精,我只是觉得,这些常识性错误有必要纠正一下。

EMI Music Publishing既不是出版公司,也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

那么,是什么公司?是词曲版权管理公司

词曲版权公司(publishing)和唱片公司(Recorded Music Label)有啥区别?词曲版权公司只负责管理词曲版权,唱片公司不但负责录音、制作和发行唱片,也管版权(录音版权)。

EMI的“唱片公司”去哪了?早就被卖掉了。

2011年,EMI被分拆出售,索尼和Mubadala等财团集资收购了EMI的词曲版权部,也就是EMI Music Publishing,而EMI的唱片部分则被环球收购。

环球收购了EMI唱片之后,保留了Beatles等优质资产,剩下的资产大头卖给了华纳音乐,小头卖给了BMG。

BMG后来还获得了Virgin的词曲版权,Virgin原来是EMI的子品牌。

EMI唱片的大中华区部分,早在2008年就卖给了黄柏高的金牌大风,2014年,金牌大风被华纳集团收购。

可以这么说,作为唱片公司的EMI,遗产大多在华纳。

所以,下面这个标题我觉得起的不合适,会给让读者产生误解。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作为唱片公司的百代,早就不复存在了。作为版权公司的百代,也早就不是老四了。

来看看全球最大音乐市场美国的词曲版权商排行。(由Billboard在2018.5.4日发布)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目前美国词曲版权市场的前四名是索雅(Sony/ATV)、WCM、UMP和Kobalt。

除此之外,上图那篇一财的文章里,还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比如……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请注意,索尼收购EMI版权,跟索尼音乐并没有直接关系,因为在索尼的公司体系下,负责唱片业务的索尼音乐(SONY MUSIC)和负责版权业务的索雅(SONY/ATV)是相互独立的。

确切的说是,索尼收购EMI版权后巩固的是索雅“全球最大音乐词曲版权商”的地位。

又请注意,这一点,索尼跟环球不太一样。虽然,环球的唱片业务(recorded music)和词曲版权业务(publishing)也相互独立,但都隶属于环球音乐集团。

可索雅并不隶属于索尼音乐娱乐集团。(索尼音乐和索雅隶属于索尼娱乐,索尼娱乐下有电视、电影和音乐等业务线)

如果单看唱片业务的收入,全球最大唱片公司并不是索尼音乐,而是环球音乐。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所以,“为巩固地位,唱片界的老大索尼要收购老四百代”这一个标题,问题就挺多的……

也可以理解,音乐圈早些年因为行业低迷,各种收购,所以导致业内一片混乱。

而且,环球在2014年,又以EMI名义做了新公司,这个公司跟过去的EMI没有直接关系,就像环球也重启宝丽金一样,但新宝丽金跟老宝丽金同样没有直接关系。(类似的例子还有林建岳重启的新“华星唱片”)

大家难免一头雾水……

那,为什么Publishing不能叫“出版”或者“发行”?人家爱怎么翻译关你察事!

像这样……

索尼刚刚收购的EMI,不是出版公司,不是发行公司,更不是唱片公司-新音乐产业观察

截图来自《第一财经周刊》的《为巩固地位,唱片界的老大索尼要收购老四百代》

这不只是翻译的问题!

唱片业中对应的“出版”或“发行”的相关业务在唱片公司(recorded music),不在词曲版权版权公司(publishing)。

词曲版权公司根本不管“出版”或“发行”,它只管词曲版权而已。所以,把Publishing翻译成“出版”或“发行”,当然是不对的。

而且,如果publishing只翻译成版权,还是会引起误解——一首歌的版权,包括词曲版权和录音版权,录音版权归负责录制唱片的“唱片公司”(recorded music),publishing只代表词曲版权。

也许有人又要问了,既然如此,为什么唱片业要用词曲版权要用Publishing这样一个易混淆的词来做名字?

词曲版权之所以用Publishing,沿用自“曲谱时代”——在录音工业成型之前,音乐是通过印制曲谱的形式来传播和销售的,曲谱像书一样刊印发行,当时的music publisher真的是“发行商/出版商”。

但是,随着录音工业的兴起,曲谱逐渐退出历史舞台(1920年代末起),music publisher也不再发行曲谱,只保留了词曲版权管理,但publishing沿用至今。

- 完 -

本文仅在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不授权转载,任何非新观渠道发布均为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