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肯定平台力量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强调平台的责任。

 

作者 | 陈贤江

 

水的源头是涓涓细流,长年累月的流淌,汇聚成江河,途经各种弯道和险滩,最终到达出海口。尽管在出海的那一小段,江河带来的泥沙会让水质略显混浊,但往前便是一望无际的碧海蓝天。

中国的原创音乐市场,如今就站出海口上。所有的争议和疑问,不过是出海前的一段插曲,表面上看起来污泥浊水,但碧海蓝天已经近在眼前了。

这么说绝非盲目乐观,而是个人多年观察的体会。长期的产业调整,渠道的重新排列组合,生产模式的颠覆,必然会带来相应的动荡,内容品质的下滑就是动荡的结果之一,但从目前的情况看,产业已经调整出了明确的方向,原创音乐人将担负起产业复兴的重任,并且已经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活力。

网易云音乐的原创音乐盛典“硬地围炉夜”就是这种活力的集中表现:爆款歌曲涌现、多元化曲风、平台助力效果显著、听众活跃度与日俱增,这已经构成了未来中国原创音乐市场的雏形——说“雏形”是因为市场远谈不上其乐融融,但“出海口”已经在脚下。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硬地围炉夜·2018年度网易云音乐原创盛典现场

明星、爆款、多元化

毛不易上台的时候,全场出现了意料之中的欢呼。作为2017年来,中国原创音乐市场上当之无愧的明星,以最快速度收获千万微博粉丝且一张专辑卖出千万首歌曲的毛不易,自然成为“硬地围炉夜”的焦点人物。

但毛不易并不是当晚唯一的明星,“零零后唱作歌手”徐秉龙、国际上声名鹊起的说唱组合Higher Brothers、独立音乐圈的明星组合“房东的猫”等表演者也都有着坚实的听众群。

张楚的出现更是现场一大惊喜。近年来相对低调的他,终于在去年年底发行了自己20年来首张全长录音室专辑《一部分》,并在“硬地围炉夜”舞台上表演自己新专辑里的歌曲,这可能是他第一次现场演唱新歌,不出所料获得了全场听众的热烈掌声。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张楚

除了明星,也少不了“爆款”。2018年是内地原创音乐爆款频出的一年,花粥的《盗将行》、木小雅的《可能否》、烟把儿乐队的《纸短情长》、G.G(张思源)的《给陌生的你听》等原创歌曲在互联网上获得了巨大的反响,他们在舞台上的表演也不出所料引发了大家的合唱。

不过,在我看来,原创音乐的最大魅力,并不在“明星”和“爆款”,而是多元化的表现方式。可以是朗朗上口的民谣,也可以是节奏鲜明的说唱,当然,还可以是摇滚乐。

这一点在“硬地围炉夜”现场(包括出席嘉宾阵容)也有表现:以Higher Brothers和王以太为代表的说唱,以落日飞车为代表的复古摇滚,以Panta.Q为代表的电音和以银临为代表的国风,等等,囊括了近年来年轻听众喜闻乐见的多种曲风。

在奖项设置上,“硬地围炉夜”较去年新增了年度国风、民谣、摇滚、电音和New Age音乐人等细分荣誉品类,看起来,主办方网易云音乐也有意在倡导原创音乐的多元化。

平台的力量

仔细观察“硬地围炉夜”的演出和嘉宾阵容,我们会发现这一个有趣的现象,参与者身上带有强烈的互联网基因,传统模式下成名的音乐人只有张楚。

一个显而易见的趋势是,原创音乐人的崛起已经普遍网络化,原创音乐人们可以不经过传统渠道的推广或传统模式的营销就可以获得大量的听众。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木小雅,这位在书店工作的设计师,原创歌曲《可能否》上线至今歌曲播放量9亿,网易云音乐评论超27万条,网易云音乐粉丝实现从几乎为0到26万的增长,半年时间获得30万元的会员包分成收入。

另外,像毛不易、花粥、房东的猫、烟把儿乐队等也都完全是“网生艺人”。

这并不能证明传统模式已经失效,但是,对于缺乏大厂牌、大公司支持的原创音乐人来说,互联网平台无疑已经成为他们最好的行业入口,而平台的支持对于他们来说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网易云音乐提供的官方数据显示:花粥粉丝量从2018年1月的66万上升至目前的287万,一年时间粉丝增长200多万,半年时间会员包分成和广告分成收益共超过100万元。房东的猫粉丝量从2018年1月的31万,上升至目前的169万,1年时间粉丝增长130多万。

平台的力量可见一斑。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而且,从2018年各大音乐平台出台的各种项目看,平台对于原创音乐人的支持范围越来越广,力度越来越大。

以网易云音乐为例:2016年推出“石头计划”,2018年推出“云梯计划”。今晚的硬地围炉夜现场,网易云音乐也宣布“石头计划”第三季正式启动。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从上图可以看到,网易云音乐对于音乐人的支持力度之大,而且效果也很明显。除了前面提到的几个例子,还有像音乐人刘昊霖的原创作品《儿时》上线后,先后登上《音乐后现场》和《音乐好朋友》节目,经过平台的力推,成为全网热门歌曲。截止到2018年9月,《儿时》在网易云音乐播放量达2亿多 ,评论量8万多,并不断在各大综艺节目中被翻唱和演绎。

另外,“云豆现场”为音乐人光光在全国举办“过山车”巡演,此后光光在网易云音乐平台综合热度大幅上涨,同比一年前增长50倍。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网易云音乐“石头计划”第三季启动

平台的责任

在肯定平台力量的同时,我们也不得不强调平台的责任。

原创音乐人为什么需要支持?因为各种报告都显示,由于种种条件限制,原创音乐人(尤其是未签约的独立经营者)在音乐事业的经营上存在不少问题。

比如新音乐产业观察在文章中多次提到的报告《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张丰艳工作小组)就显示, 46.96%的音乐人对目前的音乐收入表示不满意。

网易云音乐此前发布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显示:因为无法只通过音乐相关的工作获得生活来源,高达84.3%的人是兼职做音乐。68%的音乐人,在音乐上获得的平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

而根据新音乐产业观察针对未签约唱片公司或经纪公司的音乐人的需求调查看,87.83%的受访者不满意当前的个人经营状况,其中宣传推广成为最大的问题(76.72%)。

相比于签约艺人,对于暂时还没有跟唱片公司或经纪公司签约的原创音乐人来说原创音乐人,因为精力、资源和渠道等条件有限,很难在传统模式上跟已签约的主流艺人竞争,互联网成为唯一的选择。

而且他们也对互联网寄予厚望。

《音乐人生存现况与版权认知状况调查》的数据称,65.22%的音乐人认为互联网时代相比唱片时代,给音乐人带来了更多展示的机会,约七成成音乐人曾自行将作品上传至数字音乐平台,47.01%音乐人认为对打击盗版贡献最大的是数字音乐平台。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网易云音乐的《中国独立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可以看出,音乐人对音乐平台的需求

然而,互联网也存在问题。随着网络的日趋流量化、圈层化和碎片化,音乐人的推广难度也在加大,音乐流媒体时代的音乐传播仍然处于摸索阶段,而从各方面的反馈看,音乐平台的配套服务也有待提高。

对于致力于扶持原创音乐人的音乐平台来说,只有为音乐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能够给音乐人们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真正承担起相应的责任,才能不负音乐人对互联网的期许。

下一站,出海

人们习惯于把市场分为两类,“红海”和“蓝海”。“红海”指的是竞争激烈的既有市场,“蓝海”指的是潜力无限的新兴市场。

中国原创音乐是什么市场?肯定不是“红海”,也许是“蓝海”,但目前仍有待“出海”。

在当下的主流市场上,以周杰伦、林俊杰和五月天为代表的港台传统唱片业模式下推出的头部艺人仍然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同时年轻偶像们凭借巨大的流量占据着主流渠道。原创音乐人们目前还没有能力跟他们竞争。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毛不易的专辑《平凡的一天》获得“年度专辑”

但潜力是有的。毛不易的脱颖而出就是最好的例子,作为目前唯一一位微博粉丝量破亿的非偶像型原创歌手,毛不易证明了通过合适的平台、在合适的条件下,原创音乐人们仍有可能靠作品突围。

而网易云音乐上原创歌曲所创造的巨大的播放量,也证明了原创歌曲并不缺听众。(网易云音乐去年9月公布了一组数据,在“云村专属热单”上,我们看到,独立音乐人永彬Ryan.B/AY杨佬叁的歌曲《再也没有》总播放量高达7.7亿,同一个名单上公布的12首歌里,有5首歌播放量破5亿,12首歌的总播放量高达43.9亿。)

这就是我认为原创音乐市场也许是“蓝海”的理由之一。另一个理由是,网易云音乐入驻原创音乐人超8万人,中国互联网市场上估计有超过10万原创音乐人。这些原创音乐人如果能够获得有效的支持,他们完全有可能创造出巨大的价值。

站在出海口:从网易云音乐硬地围炉夜看中国原创音乐的未来-新音乐产业观察

尽管对于原创音乐人作品也存在一些品质上的争议,但是在我看来,品质的提升只是时间问题,给更多时间、更多机会去让原创音乐人们不断成长,他们一定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从这个意义上说,领着原创音乐人们站在出海口上的“硬地围炉夜” 给我们观察音乐产业的趋势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样本,从舞台上这些仍显稚嫩的原创音乐人身上,我们看到的是,希望。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