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冒着风浪出海”。

作者 | 陈贤江

“现在已经完全进入到一个电子音乐时代了。”音乐人马海平在参加《即刻电音》之前,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

近年来,乐观的情绪弥漫在中国电音市场的上空,音乐平台、创业团队等纷纷加入了竞争者的行列,电音节数量倍增、融资项目活跃、新的电音厂牌如雨后春素、年轻人的音乐喜好也越来越电音化倾斜。

与此同时,电音市场的全球一体化浪潮席卷而来,国外知名电音品牌和海外电音艺人纷至沓来,中国电音市场被国内外行家寄予厚望。如诺亚方舟一般,造一艘大船,承载中国电子音乐的希望,驶向代表未来的Tomorrowland,成为了中国电子音乐产业的重中之重。

为卧室音乐人“造船”

身为选手的电音制作人Panta.Q在《即刻电音》舞台上宣布退赛的时候,身为主理人的张艺兴哭了。尽管张艺兴再三挽留,Panta.Q还是因为身体原因遗憾的离开了节目。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节目录制前,Panta.Q曾经在微博上发布了一篇长文,解释了自己参加这个节目的理由,“用最优质的作品和表演,在这道大众对于电音的多选题中,强势提供一个我认为的正确答案。”而他也确实在节目中展示出了自己的才华。

不只是Panta.Q,我们在《即刻电音》看到太多隐藏的天才。中西合璧的香料组合、避世于广西桂林小村庄里的蒋亮、韩国天团BIGBANG的御用DJ Unity以及造型奇幻的Dirty Class等选手,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与才华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些音乐制作人们相对偏低的认知度。这些隐藏在卧室或录音室里的制作人们,哪怕已经在用自己的改变着中国流行音乐的创作走向,但仍然很难获得大众的关注。

这就是《即刻电音》的价值所在,作为国内首档聚焦音乐制作人的节目,《即刻电音》让年轻的中国电音制作人们走向前台,向大众展示自己的才华,让更多人注意到沉潜在这个时代背后的新声音。

效果是令人称赞的。尽管是一个偏向主流趣味的综艺节目,但从节目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主理人的引导还是节目的竞演环节设置,都始终聚焦在制作层面上,让不同类型的制作人都有机会获得了较充分的发挥,让个人音乐审美获得较充分的体现。

而选手们的曲风和个人审美也很鲜明且多元化。除了上面提到的名字,陶乐然、Timers、Tsunano、马海平、Anti-General、Jasmine、玛莉羊羊、HusH!胖虎等电音制作人们的表演,让我们看到电音文化的丰富性。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而他们中的佼佼者,将有机会通过《即刻电音》和Tomorrowland的合作,把自己的精彩表现带到世界舞台上,让海外听众感受到中国年轻人的力量。

对于这些选手来说,有这么一艘船带着他们出海,是好事。不过,“造船”的同时,也得“种草”。

帮电音“种草”

大概没有人能想到,蒋大为会出现在《即刻电音》的舞台上。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位看起来跟电音没什么瓜葛的歌唱家,尽管自称电音太新新潮流自己年纪有点大跟不上,但在电音的舞台上,蒋大为跟年轻后辈们配合起来非常自如,毫无代沟。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蒋亮和蒋大为

他还饶有兴致的拨弄了两下DJ台,一举一动,让观众看着兴趣盎然。

而跟蒋大为合作的选手,被大家戏称为“村长”的蒋亮,则来自广西桂林的一个小村庄,尽管玩音乐多年,但更多是深入简出,自得其乐。

在蒋大为和蒋亮的合作,可能是很多观众第一次知道,原来这在电音有一种类型叫Dancehall,而蒋大为的一声Drop,也可能在观众心中为相关的概念种下了种子,继而生根发芽。

在节目的视频上,我们可以看到关于Dancehall和Drop的解释,这种解释,对于观众来说,至关重要。

从1970年代Techno(科技舞曲)和House(浩室舞曲)起步算来,过去40年来,电音文化的经过快速生长和裂变,已经衍生出了上百种细分类型,且每一种类型都有自己难以描述的表征,这也构成了电音认知的门槛。

与此同时,尽管电音文化早在1990年代就已经开始“登陆”中国市场,但长久以来,因为缺乏传播,大众对于电音的认知,仍然停留在“动次打次”上。

所以,对于《即刻电音》的出品方腾讯视频来说,在当前的市场状况下,做一个电音节目,具有极高的挑战,成功的关键之一,就在于如何让电音的一些基本观念能够植入观众的印象中,也就是所谓“种草”。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以Drop为例,Drop是电音作品中的“兴奋点”,节目翻译成“抓谱”,并在赛程中设计了Drop对抗,对于帮助观众理解Drop是有帮助的。

另一个被“种草”的概念就是Feat.(共创合作)。在当下的电音潮流中,Feat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概念,尤其是EDM潮流的崛起,电音制作人和歌手之间的合作越来越频繁,让大众理解Feat.的含义对于了解当下电音潮流是必不可少的。

在蒋大为和蒋亮的合作中,蒋大为的角色就是Feat.,而在《即刻电音》节目中,我们不但看到了蒋大为和蒋亮的合作,还看到了欧阳娜娜和Tsunano、范丞丞和薛博特、圈9和齐奕同、董子龙等的配对合作,以及导师们跟选手们的Feat合作。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欧阳娜娜

除了上述名词,我们还会再在《即刻电音》的每一个视频里看到各种关于电音的知识点和相应的解释。

确实,《即刻电音》为了让观众更好的理解电音文化,下了很大的功夫。而节目挑选的主理人们,也在帮助观众理解电音上也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比如张艺兴从创作角度诠释电音,大张伟用自己的方式形象的表现电音节拍,又比如尚雯婕对于“独立电音”的坚持——市场发展需要这样的“解构”和“撞击”。

冲撞市场

“你跟电子音乐人最大的一个问题,我个人认为,他们是爱那个所以做那个,你是因为这个流行所以做这个。”

《即刻电音》第一集,主理人大张伟就没给参加节目的话题选手王绎龙留任何面子。

王绎龙当然不服,据理力争,强调自己是真的热爱电子音乐,2001年开始自学,而且,“音乐没有高低贵贱,只要你喜欢,就是最好的。”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王绎龙

类似的场景,还出现在另一位主理人尚雯婕出现的镜头中,尚雯婕对于“独立电音”的推崇,在微博上引发了不少的讨论。

这种讨论,对于中国电音市场的发展是有意义的。电音如果想要获得更广泛的传播,需要更多的受众参与进来。玩电音、聊电音、享受电音,并逐渐的懂电音。

在这个过程中,新旧观念的碰撞、不同圈层的碰撞、新老艺人的碰撞,有助于推动电音文化的概念普及、音乐市场的观念更新、曲风迭代和并最终完成产业的拓展。

微博和知乎上的KOL们纷纷基于各自的认知对于节目中传达出来的信息进行各自的解读、导师背后的年轻听众为了搞清楚所以然去查阅资料并和KOL进行讨论。部分选手也就自己参加节目的感受发表了个人意见。

这一切都将会让电音文化在中国音乐市场上获得进一步的穿透。

出海之道

“如果中国音乐要走向世界,唯一有希望走出去的就是电子乐。”在《即刻电音》开头,尚雯婕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据尚雯婕的解释,开封府意味着开启封闭,兼容并蓄,用开放和包容的态度去接受各种音乐种类的独特性、价值、风格和表达方式

中国电音市场近年来的活力是毋庸置疑的。

艾媒咨询的《2016-2017年度中国电子音乐市场研究报告》预测,2018年,中国电音在线用户达到3.58亿,2019年有望超过4亿,电音歌曲的线上总播放量高达2836.8亿,2019年有望超过3000亿。

同一份报告还预测,2018年,中国电音节的数量达到150场,比2017年的86场增长了74%。其中,Ultra、EDC和Creamfileds等国际知名电音节品牌先后在中国落地。腾讯视频推出的《即刻电音》就跟全球三大电音节品牌之一的Tomorrowland达成合作,计划把节目中的优胜者推上全球舞台。

往前看,中国电音市场就是一片丰饶之海,“出海”成为从业者们共同的愿景,但是,要“出海”,需要《即刻电音》这样的一艘大船。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然而,问题也是显而易见的。尽管电音在年轻听众的认知和喜好中呈上升的趋势,而且当下音乐作品也越来越多融入了电音元素,但电音在中国仍然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市场,市场并没有为包括《即刻电音》在内的电音项目提供任何可以借鉴的成功先例。风险之大,是可以想象的。

而且中国电音市场近年来的崛起,并没有给本土音乐人带来更多实惠,过于依赖海外资源成为制约中国电音市场的一个严重问题。

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摸着石头过河,冒着风浪出海”。

但是,问题的解决方向也是明确的,那就是新音乐产业观察多次提到过的“本土化”——让大众更了解电音,让本土艺人能够有更多面向大众展示自己的机会,让电音作品更接地气,通过本土明星的孵化来带动本土市场的发展。

《即刻电音》节目音乐总监安栋表示,它是一个培养华语未来音乐人的节目也是奠定华语未来音乐发展的基石。这些音乐人的崛起将改变和推进华语音乐的发展。

如何给中国电子音乐造一艘大船?-新音乐产业观察

节目带来的“变化”已经在制作人身上有所体现。在制作中的《即刻电音》纪录片《电音未来》里,我们将会看到,Panta.Q接到美国一家非常大牌的电音唱片公司邀约,去美国录制自己的个人EP。对于这位坚持用中文创作的本土制作人来说,这是让中文电音作品走向世界的好机会。话题人物“龙哥”王绎龙在参加完《即刻电音》后,被主流电音圈的人所认可,获得诸多电子音乐节邀约。“小卷毛”太一,也在结束节目播出后获得了高人气,在专场表演中门票售罄。Unity也将开启城市巡回,获得热烈呼应。

音乐市场的开拓,与出海探险如出一辙,出海之前,你需要准备好船只、需要备齐人手和各种物资,需要做好计划,需要做好半途而废甚至触礁折戟的心理准备,当然,更需要对广袤无垠的海洋充满了“渴望”,以及“人定胜天”的执着。

在中国音乐市场继续突破存量困境的当下,这种执着尤其重要。中国的电音市场,经过多年酝酿和时代的推动,早已经在年轻一代中落地生根、蠢蠢欲动,现在只需要有人造船、有人使舵,才能驶出积压多年的港口,名扬四海。

本周五《即刻电音》即将迎来收官,上演“元年盛典”,谁将代表中国电音登上Tomorrowland的主舞台,完成文化出海,一切答案即将揭晓。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