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于年轻艺人和他们背后的年轻用户群体来说,亚洲新歌榜的打榜机制,可以帮片方制造艺人-用户-作品的三方合力,并最终帮助影视宣发直达目标用户群。 

作者 | 陈贤江

“同志,你不要再努力了,再怎么甩,你这个手电筒,也不会亮的。”电影《飞驰人生》中,韩寒借一位老保安的话,提醒男主角,不要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但是,如果你是韩寒,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手电筒多甩几下,没准真的会亮。不信你看,韩寒在电影中随随便便唱了首《奉献》,一上榜就排到了新浪微博亚洲新歌榜日榜第三,连他自己都在微博上表示,“我擦”。

韩寒的“手电筒”,亮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作为一个微博简介为“作家、赛车手”的导演,唱歌对于韩寒来说,就像“手电筒”,他原本就是随手甩甩而已,没想到真的亮了。

不仅如此,这一亮,还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值得关注的行业新动向——亚洲新歌榜正在帮电影宣发,搭建一条直通年轻观众群的快车道。

“灵魂歌手”求打榜

2018年2月11日,韩寒在发了一条微博,说自己在电影《飞驰人生》里演唱的歌曲《奉献》,排到了亚洲新歌榜的第三位。

韩寒的“队友们”纷纷助攻,其中包括《飞驰人生》中的演员沈腾、尹正、尹昉、刘帅良,以及在《奉献》中弹奏了钢琴的知名钢琴演奏家李云迪。

结果是,这条微博很快就积累了超过3万转发,并帮韩寒演唱的《奉献》最终以91.12的高分,排名亚洲新歌榜周榜第一。

韩寒的“手电筒”,亮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电影《飞驰人生》的官方微博做了一张长图(上图为部分截图),说是“纪念下灵魂歌手的第一次”。

众所周知,“亚洲新歌榜”是为年轻一代打造的社交音乐榜单,粉丝通过为自己喜欢的歌手打榜来表达自己的热爱和支持。

我们在榜上看到的都是年轻一代歌手,比如TFBOYS、鹿晗、张艺兴、黄子韬,或者成名已久的主流歌手,比如蔡依林、吴青峰,导演唱歌求打榜,这在亚洲新歌榜上,非常少见。

实际上,《飞驰人生》里先后上榜的歌曲不只是《奉献》,韩寒填词、五月天演唱的主题歌《一半人生》、腾格尔和沈腾演唱的《大哥,你好吗》都先后出现在亚洲新歌榜上。《一半人生》更是成为了亚洲新歌榜港澳台榜2019年1月的月榜冠军。

如此好的成绩,无论对于韩寒还是《飞驰人生》来说,无疑是一个利好——对于很多微博上并非影迷的年轻人来说,知道《飞驰人生》这部电影,可能是在亚洲新歌榜等这样的圈外之地。

影视歌曲齐上榜

不只是《飞驰人生》,我们在亚洲新歌榜上看到了大量的影视歌曲。比如,与韩寒的《奉献》一起上榜的,还有电影《神探蒲松龄》、《流浪地球》、《一吻定情》、《小猪佩奇过大年》,以及电视剧《逆流而上的你》和《香蜜沉沉烬如霜》的歌曲。

其中,在内地榜上,由成龙和蔡徐坤演唱的电影《神探蒲松龄》的贺岁单曲《一起笑出来》,还高居周榜榜首,排名第二的则是周笔畅为电影《流浪地球》演唱的推广曲《去流浪》。在港澳台榜上,杨宗纬为《流浪地球》演唱的推广曲《星》同样表现不俗,排名周榜第一。

根据新音乐产业观察的统计,今年至今为止,票房排名前五的国产片,均有歌曲上榜。

韩寒的“手电筒”,亮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这当然跟目前影视市场在国内比较火爆有关。近两年来,影视作品霸榜,已经在各大排行榜上司空见惯。典型例子就是《凉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和《卡路里》(西虹市首富)

不过,在亚洲新歌榜上,像今年1-2月份这样,如此大规模的影视歌曲上榜,却并不常见。

诚然,电影市场的春季档竞争激烈,片方会投入大量的资源来做推广。但客观上,也给我们对于微博上的影视宣发模式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考方向:借助亚洲新歌榜所提供的用户-艺人-作品的互动模式,片方有可能通过“上榜”来打通微博上的年轻用户群。

“三花聚顶”

亚洲新歌榜的互动模式,用一个网友喜闻乐见的词来概括,就是“三花聚顶”。

何谓“三花聚顶”?按照南宋和元代道士萧廷芝所著的《金丹大成集》的说法,就是“神气精混而为一也”,然后聚于玄关一窍。

如果说亚洲新歌榜的如同“玄关”,而歌曲上榜就是歌手、作品和粉丝“神气精”混而为一的结果。

韩寒的“手电筒”,亮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讨论亚洲新歌榜的时候,我们需要了解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亚洲新歌榜是一个背靠微博的社会化音乐榜单,通过歌手触发用户的互动,来带动作品在微博上的传播。

在这个传播过程中,微博的关系链机制发挥着关键的作用:艺人和艺人之间的关系,艺人和粉丝之间的关系,粉丝和好友之间的关系,最终决定了作品的传播度。高传播度的作品,除了能在榜上获得较高位置的沉淀,也会在微博上形成群体效应。

比如,在韩寒的《奉献》这个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韩寒的“关系网”,为它这首歌所制造的“流量”是非常明显的。韩寒自己有4585万粉丝,沈腾有831万粉丝,尹正有702万粉丝,李云迪有1958万粉丝,韩寒一条微博,覆盖粉丝量超过8000万。

韩寒“求打榜”的行为也很关键,在微博这样一个关系链机制建构的社交平台上,艺人主动触发的传播效果往往更有效,更能让“关系链”中的相关用户自愿参与到传播中来,真正形成“三花聚顶”。

在这方面,五月天的阿信堪称互动典范,每一次影视相关作品宣传,都会引导粉丝打榜。

韩寒的“手电筒”,亮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直通年轻群体的“快车道”

个人意见,“亚洲新歌榜”与其说是一个榜单,不如说是一个“工具”,为作品宣发提供了一个“互动模式”。借助这个模式,歌手也好,影视出品方也好,可以更好的活化微博上的年轻用户群。

从《2017微博用户发展报告》和《2018年微博电影白皮书》上提供的数据,我们可以看到,过去三年来,微博用户、尤其是电影兴趣用户的年轻化趋势是比较明显的。

韩寒的“手电筒”,亮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上面两张图中可以看到,2017年的微博用户数据中,30岁以下用户占81.9%,2018年微博电影兴趣用户中,90后用户占72%。

针对这样一个趋势,影视宣发如果想要让作品相关信息直通年轻用户,就需要一个符合年轻人喜好的路径,亚洲新歌榜可以说这样一条路径。

如前所述,亚洲新歌榜的最大价值在于“互动”,互动量越大,传播效果就越好。而且,随着近年来中国音乐市场的回暖,音乐内容在微博中所占的比重也在增长,这为影视作品的音乐宣发提供很好的用户基础。

韩寒的“手电筒”,亮了!-新音乐产业观察

从图中可以看出,相比2016年,2017年前9个月,含音乐的博文数量涨幅超过一倍,相对增长率是四种形式中最快的。

实际上,就当下的影视宣发套路上看,充分利用音乐作为短内容在社交平台上的传播潜力进行影视宣传,不但已是共识,且已经形成了“主题曲 推广曲”的模式。推广曲更多会寻求跟粉丝量高或话题性强的年轻艺人合作,目的应该就是为了获得年轻人的关注。

对于年轻艺人和他们背后的年轻用户群体来说,亚洲新歌榜的打榜机制,可以帮片方制造艺人-用户-作品的三方合力,并最终帮助影视宣发直达目标用户群。

本文为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