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仔

音乐产业收割机,不爱吃火锅,爱吃底料

Spotify公布了2018年第四季度的财报,好消息不少。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先来看看基本数据。

用户量:

月活跃用户首次突破2亿,达到2.07亿,比去年同期增长29%(同比),比上个季度增长了8%(环比)。

付费用户量9600万,同比增长36%,环比增长11%。

免费用户量1.16亿,同比增长24%,环比增长6%。(AD-Suported的意思是,免费用户背后有广告收入支持,因为Spotify上免费播放的歌曲都是带广告的)

用户带来的收入:

付费用户收入13.2亿欧元,同比增长30%,环比增长9%。

免费用户背后的广告收入1.75亿欧元,同比增长34%,环比增长23%。

总收入:

2018年第四季度总收入是14.95亿欧元,同比增长30%,环比增长11%。

其中,运营收入9400万欧元,Spotify在财报中特别强调了一句,这是Spotify有史以来运营收入首次实现季度盈利。

除了上图中的数据以外,Spotify的财报还显示,Spotify入驻的市场(国家或地区)从65个增加到78个。

其中欧洲用户最多,占总月活的36%,北美用户占30%,拉美用户占22%。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尽管实现了季度盈利,但Spotify的2018年全年收入仍然是亏损。

 

根据Spotify已经公开的四个季度财报算,Spotify的2018年总收入52.59亿欧元,运营亏损4300万欧元,净亏损7800万欧元。

不过,从图中可以看出,相比过去四年,亏损明显收窄。

2018年对于Spotify来说是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一年,曲线上市成功,入驻了更多的市场,首次实现季度盈利,月活突破2亿,总收入突破50亿欧元,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

看起来很美,但Spotify的市场压力仍然很大。

1.全年盈利仍然无期

尽管2018年第四季度实现运营盈利,但根据Spotify的财报预期,2019年第一季度将出现5000到1.2亿欧元的运营亏损。而2019年全年的运营亏损是2亿-3.2亿欧元,比2018年将有大幅增长。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2.付费用户增长放缓

Spotify的财报预期,2019年全年的付费用户将增加到1.17-1.27亿。

 

上图的2019年用户量数据取的是Spotify财报预计的最高值算。

当然,随着用户量的不断增长,市场日趋饱和,增长率必然随之下降。在用户增长率下降的同时,运营收入仍然不能实现盈利,压力可想而知。

Spotify仍然在努力开拓市场,创造更多的用户。如果一切顺利,Spotify会在今年3月底进入全球人口最多的国家之一,印度。这无疑将让Spotify在用户量上获得较大的提升,不过,据外媒的说法,由于印度用户仍未养成付费的习惯,Spotify在印度将主推免费使用。

如果是这样,印度市场对于Spotify短期内提高付费用户量从而尽快实现盈利不会有太大帮助。

3.付费用户单位用户价值不断下降

 

从上图中可以看出,2017年以来,Spotify付费用户的月ARPU呈不断下降的趋势,免费用户的月ARPU倒是略有上升。不过,2018年,免费用户收入只占Spotify总收入的10%,对于总收入提升影响不大。

Spotify的月付费用户ARPU不断下降,对于Spotify的收入提高影响比较大。

外媒曾经拿早已实现盈利的Netflix跟Spotify做过对比,我们再来比较一下。Spotify现在的付费用户量略高于Netflix2017年Q1的水平。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说明:Netflix在2017年Q1有439万非付费会员,包月价格是阶梯价格,分为三档,分别是7.99、8.99和9.99。Spotify有家庭价,9.99加上5美金,可以4个人用。(平均3.75美元)

尽管Spotify和Netflix模式和内容不同,但从数据上可以看出,ARPU偏低可能是音乐流媒体难以盈利的重要原因。

实际上,不只是Spotify低,已经盈利的TME(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也很低。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TME的招股书显示,2018年上半年(H1),TME在线音乐服务2018年上半年的总收入是25.53亿人民币,平均每个月4.24亿,TME旗下有3个在线音乐服务,平均每个音乐服务月收入1.42亿。(略低于2018年中国电影票房排第70位的《大师兄》)

又从TME的官方数据可以看到,截止到2018年6月30日,TME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是2330万,付费用户的月ARPU是8.7元,月贡献只有2亿出头。相反,TME的社交娱乐付费用户虽然只有950万,但是月ARPU高达111.8元,月贡献高达10.6亿。

这就是Spotify和TME在盈利能力上的差距,Spotify只有在线音乐服务,付费模式只有包月或包年,用户可以花钱的地方太少。

按照Spotify的估计,2019年平台的付费用户将达到1.17-1.27亿,这个数量已经达到Netflix2018年上半年的水平了,但是,如前所述,Spotify仍然预亏2亿-3.2亿。由此可见,对于Spotify来说,在ARPU下滑的情况下,如果仅仅只是在现有模式下提高付费用户,付费用户的增长仍然很难在短期内带来盈利。

Spotify要想在收入上获得较大的增长,必须开拓新的付费点,让用户有更多花钱的地方,从而提高ARPU。

4.政策和舆论压力

Spotify的2019年不好过,除了自身原因,不能忽视的还有外部压力。

2月5日,美国著作权版税委员会(CRB)官方就NMPA(美国国家音乐版权商协会)和 NSAI(美国纳什维尔国际歌曲创作者协会)提出的仲裁申请做出最终裁决,未来五年内,流媒体和唱片公司支付给词曲版权人的机械录音版税必须逐年增长。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如图,收入占比从2018年的11.4%上涨到2022年的15.1%,增长32%,内容总价值占比从2018年的22%上涨到2022年的26.2%,增长19%。

虽然裁决还有上诉的可能,30天内,如果不服CRB的裁决,有关方面仍然可以挑战裁决,上诉到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华盛顿特区巡回庭。但外媒普遍认为大概率会推行。

如果这个裁决正式生效,无疑将会提高流媒体的版权支出,盈利的难度会增加。

与此同时,舆论也在给Spotify为代表的流媒体平台施压,认为流媒体平台给艺人支付的版税仍然太低。Digital Music News网站发布数据称,相比一年前,流媒体平台的单条播放收入更少了。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左图是一年期的数据,当时Spotify单条流价值是0.00397美元,右图是DMN新发布的数据,Spotify单条流价值是0.00331美元。其他平台也都有不同程度的减少。

而知名说唱制作人Swizz Beatz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提出流媒体平台跟艺人之间应该五五分账。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Swizz Beatz在采访中提出说:“我感觉创作者应该按50/50的比例获得收入,因为没有音乐,没内容,你流什么流?”

可能是因为在上述种种巨大的压力下,Spotify选择了平台上线十年来的一次重大转向:从音乐平台转型为音频平台。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2月6日,Spotify的创始人兼CEO丹尼尔·艾克(Daniel Ek)在官方博客上以“音频优先”为题发表了一篇文章,开篇就指出,“我为我们完成的业绩所骄傲,但2008年为消费者启动这个服务的时候,我没想到,音频——不只是音乐——会成为Spotify的未来。

在这篇文章中,丹尼尔·艾克提到Spotify已经是目前全球第二大播客平台,超过20%的Spotify用户在Spotify上点播非音乐内容。所以,文章最后,丹尼尔·艾克指出,“Spotify的方向很清楚了,我们想要成为全球领先的音频平台,今天是重要的一步。”

丹尼尔·艾克所说的“重要一步”,可能是这篇“转型宣言”,也可能是指“收购”。

就在丹尼尔·艾克宣布战略转型的同一天,外媒传出消息,Spotify收购了两个播客公司Gimlet Media和Anchor。

季度财报那么好看,为什么Spotify还要选择战略转向?-新音乐产业观察

据recode的报道,Spotify计划花5亿美元在播客公司的收购上,其中光收购Gimlet Media就要花费2.3亿美元。

看起来,Spotify做播客,是很认真的。

去年CNBC吹风,说Spotify如果想要真正获得音乐人的尊重,必须变成一家唱片公司,如今看来,丹尼尔·艾克的野心已经远不止于音乐。

实际上,如果你读过《Spotify创始人的公开信:未来必须跟过去很不一样!》,会发现,丹尼尔·艾克的野心早就昭然若揭——在那篇公开信中他提到,“我们妄想能创立一个文化平台,让所有专业创作者都能无拘无束的创作,每个人都能沉浸在艺术体验中,感同身受,尽情享受。”

我相信丹尼尔·艾克仍然热爱音乐,只不过,作为一个公司,Spotify如果要更好的活下去,现在看起来,仅仅做音乐已经不够了,压力太大了。

- END -

本文仅在新音乐产业观察发布,不授权转载,任何非新观渠道发布均为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