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纵观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有个明显的趋势: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见顶,数字音乐用户增量和付费增长都趋于缓和,显然C端付费用户的单一模式难以为音乐版权市场注入新活力。与此同时,随着广告信息流、娱乐制作、长短视频等行业对音乐版权使用频次变高,罐头音乐(商业音乐)版权分发商业价值陡增。

6月22日,由WeMedia新消费自媒体联盟、蓝洞新消费及鞭牛士联合举办的2019“Z”时代新消费峰会在北京嘉瑞文化中心召开。VFine Music创始人兼CEO、豆瓣FM CEO唐子御出席峰会,并发表题为《数字音乐商业化的困局与理想》的演讲。

 

VFine Music唐子御:数字音乐商业化的困境和理想-新音乐产业观察

 

以下是唐子御演讲的全文整理:

大家好,我是VFine Music的唐子御。VFine团队成立于2015年,从studio业务开始,用才华挣钱,后来发现每年挣200万到300万后,扩张是非常难的事,产能没办法快速复制,同时面对盗版问题,发现这是音乐行业共同的难题,也是现有业务诞生的初衷。2016年春节的一个晚上,我决定做VFine Music的业务,帮助音乐人快速分发作品,同时保护版权。

时至今日,VFine平台已累计与50个国家和地区的超过3000位音乐人合作,拥有18万首的原创音乐版权,累计与3000家机构品牌合作。去年比较好的成绩是,作为纯2B的音乐版权交易平台,独立音乐人通过商业版权授权获得的平均收入和2C平台相比几乎是持平的。未来我相信通过VFine的努力可以让音乐人兑现更多的价值,反过来帮助他们有能力创造更好的音乐作品。

VFine未来的发展途径,内容来源上会从小的个人、团体,到批量的版权管理方,再到大型的唱片公司。分发平台上,目前广告、新媒体和电商平台都有尝试,线下的文旅和地产慢慢也会涉及。技术层面,授权和维权这两件事情是相伴相生的,VFine音频指纹技术专利未来有望能够做到全网360度无差别的监控。

 

VFine Music唐子御:数字音乐商业化的困境和理想-新音乐产业观察

 

纵观中国数字音乐市场,有个明显的趋势:随着中国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见顶,数字音乐用户增量和付费增长都趋于缓和,显然C端付费用户的单一模式难以为音乐版权市场注入新活力。与此同时,随着广告信息流、娱乐制作、长短视频等行业对音乐版权使用频次变高,罐头音乐(商业音乐)版权分发商业价值陡增。

传统音乐公司的版权会直接分发到流媒体以及实体唱片,如今例如抖音这样的新媒体平台出现,京东、淘宝等电商也更多使用视频来营销。对每一个视频来说音乐都是刚需,但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些音乐从哪儿来,需不需要花钱,要花多少钱,以及这笔钱给谁。这引起了我们团队的深度思考,通过几年的实践,VFine尝试结合电商和流媒体两种产品的结构重新优化音乐版权的交易过程,最后做到线上三到五分钟就可以让用户找到合适的音乐并完成购买流程,目前音乐版权的单价在百元到数千元之间。B端商业化授权将会是巨大的量化市场,同时帮助音乐制作人站稳脚,不断创作。

 

VFine Music唐子御:数字音乐商业化的困境和理想-新音乐产业观察

 

中国音乐产业正处于上半身互联网、下半身传统音乐的阶段,我认为中国的数字音乐版权商业化将会有三大趋势。第一是去掉音乐现有商业模式的泡沫,建立与其他行业间的信任,理性定价,效率拓展。以前没有淘宝,网上想做交易缺乏规则,淘宝的出现建立了公共的信任体系,才有了电子商务的发展。对于音乐行业也是一样,过去没有一家公司能够做到让版权方和被授权方之间有足够的信任关系,才会导致价格的泡沫,也催生了盗版的横行。比如一个音乐游戏项目购买薛之谦热门单曲版权,版权方只能接受整张专辑80万3年买断式授权,一锤子式的买卖降低了音乐行业版权商业化的效率,同为文娱的影视与游戏等行业合作可以推翻高额买断式授权,围绕项目尝试低价授权 分层、按业绩分层等商业模式。VFine已与腾讯广告、和新片场等分销方合作尝试点击效果计费、利益分层的模式,音乐版权在买卖分离电商化后可以尝试商业模还有很多。

与版权挂钩另一端是音乐制作人,完整音乐的编曲、作词、演唱、制作等皆为音乐制作人,国外音乐版权的商业利益都有清晰、公平的分配,由ASCAP、BMI、SESAC等组织监督和保护,也出现像Audiojungle、SongTradr等相当成熟的交易平台。近年《歌手》《我是唱作人》等音乐综艺节目已逐步主打音乐制作人概念,但在大范围还未颠覆制作人的尴尬境地。互联网对音乐行业的变革,随着巨头公司话语权的提升而加速,对国内现有B端版权商业分发模式的挑战,更会影响音乐制作人地位的彻底变革。

 

VFine Music唐子御:数字音乐商业化的困境和理想-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这个背景下版权的平台化分发将是趋势,这也是音乐产业互联网化的必经之路。新媒体平台今日头条、抖音、微博等都是我们的用户,VFine一直在帮抖音等短视频平台进行音乐版权管理。VFine在上游帮音乐人挣到他们本来就该挣到的钱,同时在下游帮助企业客户优化使用音乐版权的效率成本。

VFine在2018年收购了豆瓣音乐旗下资产,包括豆瓣FM、豆瓣音乐人等业务,豆瓣FM前段时间刚刚获得了腾讯音乐集团的投资,全新版本即将于6月底上线。我们拥有一支富有创意的团队,设计了各种新玩法,但经过思考和沉淀,最终的新版豆瓣FM决定将“播放喜欢的音乐”的理念做到极致,去除了复杂冗余的功能,保持简洁、纯粹。此外,我们根据当下Z时代年轻人的音乐审美,准备了高质量的PGC歌单。非常容幸能够在豆瓣FM诞生十年以后继续给大家创造回忆,希望未来这个产品能够有更好的成绩。

音乐人源源不断创造好作品,需要收入更需要和用户交流,VFine帮助音乐人获得不错的收入,豆瓣FM可以帮助音乐人触达最核心的听众。未来希望将公司打造成一个以科技驱动产业结构升级的音乐技术服务平台,让听众和用户触达更多好音乐,让音乐人和原创音乐兑现应有的价值,这是团队的初心,也是VFine的核心理念。

以上就是我作为一个95后消费者、音乐行业创业者的一些想法,谢谢大家。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