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疫情当前,音乐公司、音乐人和演出场地重拾O2O,从线下走到线上。尽管,对于音乐公司和音乐人来说,“云蹦迪”、“云唱歌”很大程度上说是无奈之举,但是,随着我们步入在线办公、在线生活、在线成长的“三在线时代”,音乐人们张开双臂拥抱互联网,已是必然。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陈贤江

2020年伊始,“黑天鹅”突然降临,音乐演出市场措手不及。

中国演出工业协会发布的数据称, 2020年1月至3月,全国取消或推迟演出近2万场,直接票房损失超过20亿。

影响巨大的“黑天鹅事件”通常都会给人类生活带来一些显著的变化,在疫情冲击的困境下,音乐公司、音乐人和演出场地重拾O2O,从线下走到线上。

而在唱吧音乐集团创始人兼CEO陈华看来,变化可能是全面性的:疫情之后,从生活到工作,将会全面互联网化,在线办公、在线生活、在线成长,是为“三在线时代”。

尽管,对于音乐公司和音乐人来说,“云蹦迪”、“云唱歌”很大程度上说是无奈之举,但是,在人类生活全面互联网化的当下,音乐人们张开双臂拥抱互联网,已是必然。

“三在线时代”事实上早已来到,“黑天鹅”不过是加速其进程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转变思路,借助互联网思维打造一搜能找到金羊毛的“阿耳戈号”就显得格外重要了。

黑天鹅之下,音乐现场重拾O2O

多年前,O2O(Online To Offline)曾经是一个热门概念,意指线下和线上的联动。在O2O概念最热门的时候,音乐现场也曾掀起过一阵O2O热,只不过那会主要个别互联网平台推动,并没有形成太大的气候。

三在线时代,音乐现场需要自己的“阿耳戈号”-新音乐产业观察
多年前,汪峰和乐视音乐的合作曾“音乐现场直播元年”,而王菲和腾讯视频Live Music的合作则因为天价而引起热议

从近两年的发展看,尽管在线直播方兴未艾,但对传统音乐市场(无论是录制音乐还是现场音乐)影响并不大。一些演出和音乐节尽管也安排直播,视频平台也会安排演出直播,但更多是锦上添花。

已经夭折的乐视音乐和腾讯视频Live Music早年还尝试过购票观看演出直播等新的商业模式,国外也有直播平台尝试在线模拟酒吧体验,但近年来相关摸索已经比较少见,一些垂直类的音乐现场直播APP也先后下架。

毫不夸张的说,专业音乐现场演出的在线体验创新几近停滞,与此同时,以普通人和草根艺人为核心的个人直播表演却热火朝天。

但是,据传媒大学的《2019中国音乐人报告》数据显示,到2018年,涉足过直播的音乐人只有16%,尽管这个数字在2019年上升到36%,但“直播”在音乐圈似乎并非主流。

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直播的特性使然,直播用户对于互动性和陪伴感的需求,非音乐人们擅长。而且,在业内人士张昭轶看来,对于一些专业音乐人来说,个人直播对于专业音乐人来说,是一种消耗,不会轻易尝试;另一方面,线下体验才是现场演出的核心和收入来源,在没有互联网公司的推动下,音乐公司或音乐人并没有动力去主动尝试O2O。

还有,就个人观察看,音乐公司和音乐人仍然缺乏线上运营的意识和经验,需要外力推动,尤其是互联网公司的协助。

“黑天鹅”当前,O2O重新进入行业视野,大量的音乐公司、音乐人和演出场地尝试从线上找出路,摩登天空在线上办“宅草莓不是音乐节”、TAXX等夜店做线上电音直播、上海音乐厅推出“云音乐厅”,不一而足。

尽管有业内认为这更多是权宜之计,但常态化的趋势已经出现,如唱吧日前推出了线上Live House,一个365天不打烊的长线项目,摩登天空成为首批合作机构,并面向所有独立音乐人和经纪公司开放。

三在线时代,音乐现场需要自己的“阿耳戈号”-新音乐产业观察
既是无奈之举,也是三在线一隅

疫情的影响对于国人的生活是全方面的,音乐演出市场只是一个缩影。高度依赖线下场景的市场均受到重创。旅游景点关门、影院停业、KTV场所倒闭,出行受限之下,互联网成为大众的生活、工作和娱乐的中枢。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0年春节前后,移动互联网用户的使用时长达到7.3小时,比2019年春节多了1.7小时。

如陈华所说,“黑天鹅效应”正在全面改变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哪怕音乐现场“上线”确是权宜之计,但就像建筑师们在房屋搭建的过程中意外造出了“拱肩”这样一个特殊结构,大量的线上尝试,同样有可能催生出新的变化。

1.常态化和规模化

线上运营已经成为积累用户、沉淀粉丝甚至直接变现的重要渠道,无论是否出现“黑天鹅”,直播这样新兴市场,都值得音乐人或音乐公司尝试。
 
从近期音乐圈的直播热看,尽管收入未必都很乐观,但“直播热”带来的高关注度,加上经验的积累,有可能促使“直播”(无论是个人还是演出场地)成为音乐人、音乐公司线上运营的重要一环。
 
而且,互联网平台也在主动去音乐人创造条件,比如唱吧把线上Live House视为战略性功能长期深度运营,提供流量分成,这将会吸引更多音乐人或音乐公司愿意到线上去运营,让音乐人在线直播成为新常态,线上演出直播形成一定的规模。
三在线时代,音乐现场需要自己的“阿耳戈号”-新音乐产业观察
 
2.系统化
 
上一个十年,音乐流媒体高速发展,互联网音乐生态初步成型,但在线音乐服务和演出之间仍然缺乏有机的衔接,随着专业演出直播纳入互联网体系,有可能形成一个大型的音乐O2O生态系统,为普通用户提供一个从成长到专业化进阶的新系统。
 
以唱吧为例,作为一个用户数以亿计的泛音乐内容社群,唱吧已经成为众多草根歌手成长的孵化场,并且也正在尝试为用户提供专业的录音和分发服务,线上Live House服务的推出,无论是对于既有用户还是对于新的音乐人用户,都是成长空间上的拓展——新的音乐人用户可以在唱吧上建立新的听众群,草根歌手则有了一条通往专业表演的新路径。
3.多元化
 
直播曾经被称为“无聊经济”,猎奇一度成为直播的主要内容。但发展至今,直播内容本身已经非常多元化,优质内容也开始出现。今年的“黑天鹅”,有可能让直播市场垂直化发展更加深入,表现在音乐市场会是一种多元化趋势。
三在线时代,音乐现场需要自己的“阿耳戈号”-新音乐产业观察

艾瑞咨询的报告显示,音乐直播的用户满意度在整体直播行业中排名第一

受大环境影响,音乐圈近期的直播热覆盖面是前所未有的,不同曲风的歌手都在尝试直播,电音、摇滚、民谣、说唱等。唱吧的线上Live House宣布面向所有独立经营音乐人和经纪公司开放。这种多元化的趋势将会打破“直播”长期以来给人留下的局限于网络主播、草根网红表演的刻板印象,从而出现垂类市场下的多元化发展新局面。
音乐现场需要自己的“阿耳戈号”
 
在希腊神话中,以英雄阿耳戈斯为名的“阿耳戈号”,是一搜轻便的快船,阿耳戈英雄们为了寻找金羊毛,搭乘“阿耳戈号”出海冒险,并最终如愿以偿。
 
互联网之于音乐圈,就是这样一搜轻便的快船,同样,能否找到金羊毛,需要一点冒险的勇气。“黑天鹅”让我们看到了音乐现场市场脆弱的一面,而打造自己的“阿耳戈号”既是顺应时代发展的必然,也是抵御潜在风险的需要。
 
1.大势所趋
 
媒介传播正在基于网络技术以“双螺旋结构”快速发展,在互联网上,直播正在让传播的时效性和信息完整性愈发极致化。新传播范式下的体验开发,也愈发深入,直播也好,短视频也罢,都在改变行业态势,跟上时代的脚步,才能享受到相应的红利。不止音乐人,任何人都如此。
 
尤其是“三在线”时代,生活的全方位“上线”,会推动娱乐生态的进一步互联网化。空间拓展和体验创新都会继续围绕互联网展开,线上和线下、虚拟和现实任督二脉打通是迟早的事情。
 
2. 行业需要
 
收入低是音乐人们的一大痛点,由于作品的流收入有限,演出成为国内外音乐人们的收入重点。但是,传媒大学的《2019中国音乐人报告》调研显示,只有31.6%的音乐人有过演出经验,其中,每年演出不超过10场的音乐人占65%。又如前面提到的,只有36%的受访者尝试过直播。
 
在音乐众创的大背景下,日益庞大的音乐人群体需要演艺空间的拓展。演出从线下往线上转移,就是这样的一种拓展,唱吧在线Live House致力于为10万线下歌手提供10万个在线演出机会,这样的机会有助于推动音乐演出在线发展,从过去依赖线下,变成线上线下双线发展。演出的规模化上线,有可能推动新体验的创新,为5G、AR和VR等新技术的应用创造更多可能性。
 
3. 政策导向
 
疫情对线下经济影响之大,是毋庸置疑的。所以,“要加快释放新兴消费潜力,积极丰富5G技术应用场景,带动5G手机等终端消费,推动增加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网络教育、网络娱乐等方面消费。”成为国家政策导向。
 
可以预见,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网络娱乐在未来将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和机会,新体验和新玩法会纷至沓来。随着生活的全方位“上线”,学会在线上生存将是音乐事业发展的基础。近年来的诸多事例已经证明了,越适应网络生态的音乐人,就越有竞争力。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