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市场已经被培养起来,疫情也没能让大家的热情消退。宅在家里已有三个多月的乐迷们,在社交网络上反而更盼望着《乐队的夏天》重返舞台,希望节目中的鼓点像去年夏天一样继续响起,让这个夏天也能成为更多乐队们的炙热盛夏。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于沛华

直播间密集的弹幕,线下场地乐迷的呐喊,无不透露出乐迷们对于演出现场的向往和期盼。“草莓星云”直播期间,乐队主唱高虎在台上感叹道:“隔离不是隔阂,病毒也阻挡不了友爱。”

已是五月,演出行业还未能恢复往日的活力,乐迷们只能隔着屏幕面对直播聊以自慰。而一年前的五月,很多人正是通过屏幕,首次体会到摇滚现场的魅力。一切的起点是2019年5月25日,《乐队的夏天》首播的日子。

那一天,乐队与大众之间的大门被打开,节目中精彩的演出片段至今依然让许多人眼眶湿润。节目中走红的《你要跳舞吗》等歌曲,如今又被乐迷们配上自制的混剪视频上传网络,在疫情之下让人露出笑容。

没有舞台,乐队就没有意义

今年夏天,乐队们只能通过线上和歌迷们见面。

Click#15将他们集合声光电的专业级别的演出搬到了线上。5月15日,他们举办了一场线上演唱会。演出时,屏幕上会像小时候玩心理测试那样蹦出问题,大家实时选出的答案将直接引导Click#15的演出走向,据说会有15次选择,32768种走向结果。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Click#15在演出现场(图片来自乐队微博 @click15 )

乐队在微博说道:“太久没演出。虽说每次在家里直播,跟大家唠唠嗑挺欢乐,但作为音乐人,我们最喜欢,也最想念的是在专业的舞台上和大乐队一起为大家演出的感觉。

这场演唱会也是Click#15的新EP首秀演唱会。4月15 日,他们的全新EP《疯客感官2》上线发布。其中,关于EP中的一首歌曲《香油》,他们更是冒出了一个有趣的想法,“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们暂时还不能相聚在一起party,所以……想邀请大家与我们一同拍摄一支MV,共同创造一场同框Funk派对”。他们邀请乐迷们发送自己随着《香油》旋律舞动的视频,关于如何舞动,他们补充道:“舞蹈动作也不需要很复杂,两三个动作就可以,重要的是快乐!”

在Click#15之前,痛仰乐队做为“草莓星云”第一场直播的乐队,创造了38.63万 的人气值,23座城市29家livehouse 4413人在做好相关防护措施的前提下参与了线下观演。直播间密集的弹幕。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痛仰乐队的“草莓星云”线上表演(图片来自 @大麦网 )

疫情开始,痛仰乐队便宣布捐款100万。数字专辑《过海》的实际收入,一半捐给关爱抑郁症项目,另一半则在疫情中用来助力有需要的音乐人共度难关。疫情期间,痛仰的创作并没有停下,4月,痛仰发布了全新单曲《世界会变好(居家呆猫版)》 (即:居家Demo版),也开启了自己每周一的“呆猫周一见”音乐自励计划。

刺猬乐队的石璐,也好好利用了宅家的时间,尝试了编曲制作,也会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钢琴弹唱视频,背景声音里时不时还会传来女儿的声音,萌化了乐迷的心。而到了3月份,刺猬乐队便集体开始进棚录制新专辑的歌曲,预计在6月份就能够和大家见面。

节目结束后专心制作新专辑的盘尼西林,在B站上发布了主唱小乐弹唱《Donna Donna》为疫情祈福的视频。乐队三人还一起参与了“相信未来”在线义演。三人坐在小院中,惬意弹唱《与世界温暖相拥》,没有使用架子鼓的鼓手小羊选择用沙桶做代替,“沙沙”之间,倒让听音乐的人获得了一份意外的平和。

宅在家中的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在2月的一天上传了一段在家中演奏的视频,说道:“希望在这无聊的时刻给大家解忧吧。”就此开启了他居家制作为期25天的“卧室现场”系列表演。每天中午12:20左右,彭磊的微博账号成为了乐迷们的快乐源泉。炸毛的头发,没洗的脸,和在节目中完全不一样的熟悉放松的环境让彭磊在镜头前展示出了生活中更随性更自由的自己,在压抑的疫情期间,成为了陪伴乐迷们的暖心存在。

好难过,因为我们没有办法站在舞台上。那乐队还有什么意义呢?假期快点结束吧。”彭磊在微博上写到。除了偶尔发首新歌、发段小视频,彭磊也有一个月没有发过微博了。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彭磊微博截图

参与了《乐队的夏天》的乐队,时常出现在各式各样的直播间。和平和浪乐队、黑撒乐队、果味VC的刘子滔,都加入了“相信未来”在线义演。九连真人出现在网易云音乐点亮现场的付费演出中。不少乐队也拿出了新的作品,斯斯与帆的全新专辑同名单曲《其实你长得真的很不好看》在5月18日上线,海龟乐队的新单曲《伪君子》在4月28日时推出。面孔乐队也在时隔 25 年之后,首次正式发行实体专辑。

受疫情影响,《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的录制也一再拖延。网络上流传着许多说法,但官方消息却迟迟没有出现,官方的微博也只是在用征集口号、征集官博称呼等方式在和乐迷们保持着互动。

最新的非官方说法是,节目六月份即将开始录制,最晚6月底可以开始播出。而最近更是流出了一份疑似第二季乐队拟邀请名单。名单上,乐队们都各有特色,其中有许多已为人熟知的乐队,例如传说中“绝对不会参加”的“后海大鲨鱼”,老牌乐队“达达”等,都成为了近期乐迷之间的热议话题。

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

哪怕是一年后,新裤子在《乐队的夏天》舞台上的表演仍为人津津乐道。改编演唱汪峰的《花火》时,彭磊副歌第一句一张嘴就让人鼻子一酸。“现在我,有些倦了”,一时间分不清是歌词还是彭磊心中此刻真实的呐喊,第二现场的观看乐队们也湿润了眼眶。

音乐博主耳帝写道:“彭磊的演唱是反规格、反声乐的朋克式演唱,然而却极具生命力,这是一个43岁的男人原来从不曾消失的还能在一瞬间所爆发出的生命力,真是太令人感动了,在间奏的部分,我似乎看到了烟花、时代、辉煌、梦想、失落、城市幻景与破碎的理想从一台喷射机里面喷洒出来,漫天的碰撞与燃烧形成了爆裂的花火,令人浑身战栗!”。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裤子(网络图片)

彭磊和新裤子乐队一路过关斩将,最终成为节目的冠军乐队,还要感谢摩登天空老板沈黎晖当初做出的决定。作为唱片公司,摩登天空曾尝试过自己孵化类似的节目,因为合作方想要大量翻唱而不了了之。

后来,马东找沈黎晖聊做乐队综艺的想法,出于对马东的信任,他觉得也许这回能做成。马东来的时候很多问题其实都还没想好,沈黎晖质疑了他的一些想法,也表达了自己的建议:第一,不希望有太多的翻唱;第二,不希望有导师;第三,非常支持淘汰的赛制,因为“不淘汰不好看”,这才有了选拔HOT 5一说。

《乐队的夏天》开播后,关于节目的争议也一直伴随左右。第四期,各支乐队需要改编一名其他歌手的歌曲进行PK赛。痛仰乐队改编的《我愿意》(原唱王菲)以19分之差败给本场次对手面孔乐队,引来争论。

在节目中发言的乐评人认为痛仰乐队的改编不太适合在音乐竞技类节目进行PK,不符合常规的起承转合之结构,和欣赏惯性是相悖的。现场的超级乐迷和网络另一端的大众乐迷则认为并不是只有激烈的演绎方式才是好的,柔和的演绎也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认为乐评人们作为专业乐迷并没有体现出其专业性。

对于这样的争议,马东在录制现场说:“其实这样的比分情况有一个特别好的点,它激起了我们的讨论。我们想通过一个节目的形式,把我们所想表达的中国乐队的生存状态,这些人的内心感受,他们对音乐的执着以及他们身上的那种单纯、美好、局促,以及台下的那种直接,让大家去感受到中国乐队在这些年来其实还是一个巨大的存在。虽然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市场,但是他们不应该被忽视。我们不知道哪个乐队更好,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都在这个舞台上,有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

事实证明,马东的想法在市场上得到了认可。《乐队的夏天》在豆瓣获得8.8分评分,超过十万人标记“看过”,节目的百度搜索指数曾一度超过845万,被媒体评为“小众文化在互联网时代的重生”。乐队群体、摇滚音乐都在争议中走向更大的市场,成为那个夏天的赢家。“破圈”也一度成为流行词汇。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豆瓣截图

作为冠军,新裤子乐队粉丝迅速破百万。乐队原先每周只用工作两三天,节目后日程基本全被排满。在节目刚结束的那段时间里,彭磊发微博说:“最近并不开心,每天被强迫工作,很烦”。刺猬乐队在社交网络上的粉丝数一下从三万涨到七十几万,如今也有一百多万。

痛仰乐队、盘尼西林乐队都收到了比以往多得多的音乐节邀请,穿梭在各个城市之间进行着演出。而HOT5乐队中最大的黑马乐队Click#15,微博粉丝暴涨40倍,演出费用也翻了N倍。主唱Ricky在做客媒体演播间时感慨说:“现在我们有了很多机会,更重要的是我们有了更多的资金,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这件事里所有环节的人可能都是相辅相成的……米未原来跟我们这个事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它也变成这个产业里非常重要的一环。”摩登天空CEO沈黎晖在媒体沙龙上说道。此前,沈黎晖曾把综艺节目比做是“摘果子的”,而音乐行业的人则是“种树的”。“我们需要有人摘果子,这样才是一个循环。”沈黎晖如是说。

期望我们现场见!

 “乐队们还是得回到乐迷中去,只有长在Livehouse、音乐节的现场,他们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样的音乐。”米未联合创始人CCO、《乐队的夏天》总制片人牟頔在采访中说。

HOT5乐队在节目播出后都有了比较好的后续发展,而其他参赛乐队虽然未能走到节目最后,但密集的曝光依然极大地提高了他们的大众知名度。皇后皮箱乐队、Mr.Woohoo等巡演门票几乎售尽。斯斯与帆、Mr.Miss等乐队票房也比之前大大提升。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Mr.Miss(网络图片)

Mr.Miss乐队主唱刘恋在接受采访时说道:“我们一直对于巡演这件事情非常慎重,主要就是因为我们在2016年发专辑之后的那次巡演,给我们制造了非常深刻的心理伤害。上一次巡演去长沙的时候,台下只有8个人。”

旁边有两排沙发,就两排沙发上坐了人。”吉他手杜凯紧接着说:“我们俩在那儿演,那儿坐一排观众,前面是空着的,弹琴不知道弹给谁,特别悲凉,我们才刚刚发专辑。”但《乐队的夏天》播出后的新一轮巡演,刘恋说:“票卖得比之前起码好了十倍、二十倍。长沙虽然现在还是最差的,但是最差的也比我们当时好了二十倍吧。

除了演出,乐队们也通过周边销售、商务合作,拓展了自身的商业价值。新裤子乐队为电影《两只老虎》演唱了主题曲《假如生活欺骗了你》,痛仰乐队为电影《吹哨人》演唱了推广曲《弯道人生》,盘尼西林为和平精英夏日盛典全球邀请赛发布助力曲《夏日之星》。

刺猬、新裤子、盘尼西林的歌曲也分别被应用于自制剧《动物管理局》和电影《跳舞吧!大象》中。旅行团乐队则参演了某手机品牌的印象夏日微电影《一辈子活在夏天》,盘尼西林、海龟先生、面孔参与了某汽车品牌的短片拍摄。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旅行团乐队参演的微电影《一辈子活在夏天》(人民日报微博截图)

平日喜爱进行艺术创作的新裤子乐队主唱彭磊的艺术展则从2019年年底逐个登陆深圳、苏州、北京、南京等城市,让乐迷们看到了更多面的他。

《乐队的夏天》切实的给整个音乐市场注入了活力。猫眼数据显示,这档综艺节目首先在观众年龄上实现了成功破壁。从年龄分布上看,25到35岁的职场人群占比达59%,18到24岁的占比25%,36岁以上受众接近10%。

以拥有收入能力的青年人为主体的观众年龄分布使得节目播出后的消费转化率得到了一定的保障。以此为主,同时向更年轻一代和中年及以上人群辐射。节目面向更广泛的受众,普及了乐队知识,传播了乐队文化。

摇滚音乐与主流观众之间的壁垒被《乐队的夏天》打破。从腾讯音乐2019年发布的由你音乐榜Q2季报,我们也可以看出,综艺效应下,乐队和摇滚歌曲确实受到了一定的正面推力。

在2019年上半年,国风、电子、摇滚成为华语乐坛非流行音乐的主导风格。尤其第二季度,电子、国风歌曲上榜数量占比均较第一季度季度略有下降,摇滚乐占比却不降反升,同比增长35%。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图片来自《由你音乐榜2019Q2报告》

在节目的带动下,Livehouse场馆也实现了超过20%的增长,正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媒体报道,有吉他手发现,广州Livehouse里的“吃瓜群众”比从前多了许多,经常有路人看到海报或网上的信息,主动跑过来问“这里演什么?”“今晚阵容有什么?”懵懵懂懂地就买票进来看了。

而在北京的School Livehouse,乐手形容“一度陌生人变得特别多,像原来我们去几乎都是认识的摇滚圈的人,但现在店里随时都是满客,绝大多数是没见过的新面孔。”

甚至在节目影响下,不少爸妈也想给自己的孩子安排上乐器的课程。《乐队的夏天:Mr. Miss流行音乐史》等定制类知识付费课程适时推出,越来越多的平台开始关注乐队,新的乐队节目有的已经推出,有的还在路上,更多、更深远的乐队文化价值正在被挖掘出来,《乐队的夏天》的节目影响力还在持续蔓延。

市场已经被培养起来,疫情也没能让大家的热情消退。宅在家里已有三个多月的乐迷们,在社交网络上反而更盼望着《乐队的夏天》重返舞台,希望节目中的鼓点像去年夏天一样继续响起,让这个夏天也能成为更多乐队们的炙热盛夏。

“他们的过去已绽放,你我未来在呼喊,总有美好会再被创造,相信吧!”在“相信未来”义演中,刺猬乐队用《幻象波普星》专辑中的一首《星光》送给大家。微博上,乐队对歌迷说——

《乐队的夏天》一周年:我们为什么怀念那个争议与认可并存的夏天?-新音乐产业观察

希望新一季的《乐队的夏天》和乐队的现场演出一起顺利回归。

我们现场见!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