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某电商平台618晚会中场休息时,参演的年轻艺人经过后台通道,一一和谭伊哲打招呼。谭伊哲突然意识到,他和几乎所有这些艺人都合作过,黄子韬、李宇春、尚雯婕、毛不易、许魏洲……

独家专访 | 谭伊哲:流量歌手的音乐就一定没品质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赵大卓

某电商平台618晚会中场休息时,参演的年轻艺人经过后台通道,一一和谭伊哲打招呼。谭伊哲突然意识到,他和几乎所有这些艺人都合作过,黄子韬、李宇春、尚雯婕、毛不易、许魏洲……

谭伊哲和工作室TYZ Music承包了市面上绝大多数流量综艺和流量艺人,这难免带来偏见:做为最早一批海外留学回来的专业音乐人,谭伊哲偏偏一头扎入偶像市场,看起来并不酷。

“大家有个误会,觉得给流量艺人做音乐如何如何。”谭伊哲说,“如果是厉害的音乐人在帮流量艺人做音乐,难道不正是抬高了音乐的品质吗?”

1

最近,谭伊哲一直在上海、长沙、无锡来回跑,在不同的综艺、演出之间穿梭。

上半年,谭伊哲和团队与三大视频平台都合作过了。优酷的《这就是街舞3》,爱奇艺的《我是唱作人2》,腾讯视频的《明日之子4》连续开工,谭伊哲都出任音乐总监。

专业音乐院校出身的谭伊哲不但擅长器乐,年轻时也玩过街舞。他为《这就是街舞》配了三组编曲团队,也亲自参与音乐改编,试图找到一些新的表现方式。

《我是唱作人2》是原创性的节目,工作室的乐队全程参与,期间成员做了近十次核酸检测。谭伊哲通过音乐上的精心设计,努力用乐队助力每一组艺人的舞台呈现。

《明日之子4》主打年轻新锐乐队的选拔,这是谭伊哲和节目组第四次合作。他帮助这些素人乐手完善音乐表演,提出乐队要弹得好,舞台也要美。

期间,谭伊哲还见缝插针地承担了火箭少女告别演唱会,以及一些商业晚会的音乐工作。他在不到20天的时间里,为某电商平台618晚会完成了95%以上音乐的改编、混音。目前,各项工作陆续已安排到了9月份。

如此大的工作量,必须有强大的团队支持。谭伊哲的工作室TYZ Music目前有20多人的团队,分为乐队和编曲两组。编曲以经验较丰富的80后居多,乐队则大部分是海归90后,想法和演奏方式更新鲜。

独家专访 | 谭伊哲:流量歌手的音乐就一定没品质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谭伊哲的工作室TYZ Music(受访者提供)

谭伊哲给自己定位是职业音乐总监,像昆西·琼斯服务迈克尔·杰克逊一样,以自己的强大的技术能力和音乐智慧去服务艺人。他说:“年轻的时候玩遍所有的音乐,到老年可能不玩了,再当艺术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2

谭伊哲的音乐生涯从一开始就跟偶像和流量密切相关。2004年,他从加拿大留学回来,刚好赶上了国内的选秀时代。谭伊哲也幸运地成为第一波选秀时代成长起来的音乐人。他曾说,“我是跟李宇春共同成长的。”

此前,他在多伦多一家私立音乐学校学习流行音乐制作,再之前他是四川音乐学院作曲系的一名学生。专业院校的经历,让他积累了扎实的乐理知识和器乐功底。

即便是最早一批在海外学习流行音乐的音乐人,谭伊哲刚回国也是从最基层的乐手和编曲做起。他曾自述,在酒吧当乐手一个月三五千块钱,相对稳定;编一首歌一千、两千块,还不一定每月都有活儿接。

张亚东发现了谭伊哲的才华,谭伊哲也屡次提到张亚东是“直接提升我最重要的恩人”。2005年到2007年,他一直在张亚东的厂牌做编曲、制作。张亚东也毫不吝惜地提携这位后辈,介绍他与李宇春、李健、莫文蔚、那英等人合作的机会。

在选秀时代,90%以上的歌曲都需要重新改编,编曲工作得到重视。电视选秀彻底改变了包括谭伊哲在内的音乐人、乐手和编曲人的收入和生活状态。谭伊哲凭借专业素养,迅速在行业赢得了自己的位置。

独家专访 | 谭伊哲:流量歌手的音乐就一定没品质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谭伊哲(受访者提供)

2007年,谭伊哲做了《爱情呼叫转移》的电影配乐,拿了中国音乐排行榜最年轻的编曲奖。通过朋友介绍,谭伊哲认识了谭咏麟。一次,和谭咏麟吃饭时,谭校长随口哼唱了段旋律,有心的谭伊哲用手机录了下来,第二天就做好编曲发给谭校长。谭咏麟很激动,歌曲收录在专辑里,谭伊哲也第一次正式以制作人的身份亮相。

这之后,谭伊哲的邀约不断,成为李宇春、李健、尚雯婕等人的专辑制作人,也先后出任李宇春、李健等人演唱会的音乐总监,并为诸多影视剧、晚会制作歌曲。资料显示,谭伊哲荣获各类音乐大奖18次提名,6次获得最佳编曲、最佳制作人奖。

3

在事业顺风顺水之际,谭伊哲选择放下一切,去洛杉矶学最新的音乐方式,在美国建了Studio,但只等到美国梦的破灭。2014年到2016年,他陷入了一段低谷期,甚至一度断掉了所有的演出、收入。

“在美国遍地都是有才华的人。”谭伊哲最后醒悟,“美国能成功绝对不靠才华,是靠家族和商业运作。”

他曾见到,一位2000年曾拿到格莱美奖、年入百万美元的音乐人,现在只能依靠版税拿到每年1万美金的收入。他意识到,美国的竞争太激烈,又不像中国有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多的节目,音乐人的可替代性太大。

他开始思考自己的工作方向,到底要往何处去。他在美国拜访了一系列同行,发现大家自我定位都很清晰。从国外同行身上他学习到,相比做艺术家,自己更适合做一名职业音乐总监。

与此同时,国内的音乐市场到了上升期。谭伊哲发现,自己可能正在错过全球最好的音乐市场。他曾拒绝了真人秀综艺的邀约,那档节目后来却火遍全国。更可怕的是,他发现国内90后的音乐人都不找自己做音乐了。

“这肯定是我们的问题,没有与时俱进,我们老了。”他说。

谭伊哲想清楚了,既然市场大趋势无法改变,就要顺应市场需要,为最火、最年轻的音乐人服务。

他意识到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有限,开始寻找志同道合的音乐人和一起干,于是就有了TYZ Music工作室。谭伊哲解释,T代表 Top Talent,Y代表 Young,Z代表 Zone。工作室的名字也说明这里是“最有才华年轻人的地带”。

这一次谭伊哲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中国确实成了全球最好的音乐市场,之一。

“不吹牛,在美国好几个得过格莱美的音乐家,都跟我来中国发展了。因为中国的音乐市场好,音乐人也得到了充分的尊重。”谭伊哲说。

4

几年下来,他和几乎国内所有流量明星都合作过了,谭伊哲似乎就代表着国内年轻、潮流的音乐。

独家专访 | 谭伊哲:流量歌手的音乐就一定没品质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谭伊哲(网络图片)

7月1日,谭伊哲晒出了他的工作室TYZ Music上半年的成绩单,编曲超过100首、现场乐队演出16场,包括火箭少女、TFboy等偶像艺人的现场演出。此外,工作室还承担了四档热门综艺的音乐部分。

如果不是疫情,TYZ Music的乐队一年52个星期里能有50到60场演出,涵盖演唱会、音乐节、综艺节目。编曲团队一年的工作量能有300到600首。大部分的合作对象都是活跃的一线艺人或者流量担当。谭伊哲被同行戏称为“被半个音乐圈Pick的男人”。

“王源去伯克利音乐学院上学,回来后跟我说,听了你的歌,觉得你是跟国际接轨的。黄子韬以前不是很在意乐队,和TYZ Music的乐队合作完,在演唱会上特别感谢我和TYZ,说以后不用舞蹈了,都要用乐队现场演出。”谭伊哲说,这种潜移默化的影响,何尝不是对音乐市场的正面推动呢。

在工作之余,谭伊哲偶尔也会为了自己在音乐上任性一下。

他用两年时间为自己做了一首自嘲“没什么人听”的歌,就是《制作人》。歌曲一口气融合了9种曲风,和声上用了先进的Modern Chords、Dirty Chords。他一个人演奏完所有乐器,还用二次元futurevox的形式演唱。

“我的创作初衷非常简单,就是做一个像我的音乐,不求众人懂,只求自己爽!”谭伊哲说。同时,这首格外炫技的歌,也充分展现了谭伊哲对音乐方方面面的驾驭能力。

尽管觉得自己成为歌手的概率不大,谭伊哲还是在考虑,要出一张完全个人风格的专辑。“要在市场之外,充分展示自己的想法、态度。”他想了想说,“这种两面性,也很符合我双子座的性格。”

对话谭伊哲

独家专访 | 谭伊哲:流量歌手的音乐就一定没品质吗?-新音乐产业观察谭伊哲和他的宝贝们(网络图片)新观:既然现在流量类音乐占据主流,音乐的品质体现在哪里?

谭伊哲:我当年从国外留学回来,在学了各种先进的流行音乐理念之后,帮选秀偶像编曲、制作,难道本身不就是抬高了音乐品质么?如果流量歌手不选择我们这些厉害的音乐人,选择了水平较差的人,那才是降低了音乐品质。

像《卡路里》的制作人彭飞,他在欧洲学习爵士小提琴,在台湾拿了金曲奖。他来做火箭少女的歌,一出手,就是跟一般人不一样。这样难道不是抬高音乐品质吗?

大家有个误会,就是觉得去做流量歌手好像如何如何。流量歌手的音乐就一定没品质吗?

首先有个事实,我们无法改变音乐市场的现状,不能违背时代的力量。市场环境变了,但编曲、制作还在这帮高水平的人手上。即便这个音乐非常糟糕,出于功德心,我们不去帮忙嘛?不去帮着抬高一下水准吗?肯定还是要去做。

新观:你给自己的定位更像是音乐服务者?

谭伊哲:我的心态是不断修炼自己。我的想法很简单,音乐人有两种,一种是自己有强大的作品,像李荣浩、常石磊,自己有风格、作品,给别人做的歌,风格都很鲜明。另一种,是自己有强大的技术能力、服务于所有艺人,比如昆西琼斯。我给自己的定位就是后一种,是职业音乐总监。我不是艺术家,我要用我的智慧去服务艺人,哪怕是流量歌手。

 

新观:什么时候意识到要给自己这样定位的?

谭伊哲:2014年到2016年是我的低谷期。那时候我深刻意识到,年轻人音乐的力量。我跟很多成功歌手都有过合作,但是后来发现年轻人的力量是不可抗拒的。有档后来大火的选秀节目最开始是找我当音乐总监的,但那时我不想去,失去了这次机会。到后来,我发现90后的音乐人,哪怕是不红的,都不找我们做音乐了,我们这批人老了。这肯定是我们的问题,没有与时俱进。

然后我就反思我的音乐,反思我到底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后来我想清楚了,就是要为最火、最年轻的人服务。再往后,TFboy之类的音乐都是我来做,我成为年轻音乐的代表了。

新观:那你个人的音乐追求呢?

谭伊哲:我现在40岁出头,有可能到我50多岁时我就改变了,要做艺术家了,所有商业的工作都不接。但如果我从20岁就成艺术家,可能就会定型了,很难突破了,也不能包容、合作。过早走情怀这条路时,是不丰满的。

年轻的时候玩遍所有的音乐,到中老年时可能不玩了,再当艺术家。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现在的音乐炫技,可能到50岁就只玩三个和弦了。

音乐从古到今都是以现场演出为生命的。贝多芬、李斯特那时代都是现场演奏,没有录音。我现在主打的身份就是职业音乐总监,因为我太喜欢现场演出了。

新观:谭伊哲和TYZ Music靠什么赢得了那么多合作伙伴?

谭伊哲:以前我靠编曲作品,奠定了地位,后来靠音乐性、团队的职业性。

音乐总监不会那么多乐器,就无法把控乐手。昆西·琼斯就会十几种乐器。我有很好的器乐基础,这一点我是自信的,也是一般人无法跟我竞争的,只用嘴跟乐手讲,乐手是不会服气的。

现在制作人门槛在变低,坐在电脑前就可以完成,需求不像之前那么复杂。但在职业音乐总监的范围里,我们是做得足够职业的,包括现场乐手上台弹琴的姿态、状态,甚至安全,我都要考虑。

现在的合作方也都特别好沟通。我会问你想怎么弄,艺人就把想法说出来,我用我的技术能力弥补你的缺陷。还有像王源他们就全权交给我,他们觉得我一定不会编一个对不起自己的作品。

《我是唱作人2》的制片人车澈也是这样。第一场排练他来看一眼,然后说放心了,你想怎么弄怎么弄。后来也是一遍过。

新观:你觉得现在国内整体的音乐水准比以前更好了吗?

谭伊哲我觉得音乐市场没有更好,也没有更差。现在很多节目里的编曲的能力,远远超越了2000年时代,但是原创水准确实没有那时候好。音乐能力上去了,但是原创水准确实没有上去。

因为商业性的改编太多了。这是大环境的结果,投资方、节目方、电视台、网络平台、观众各方面的决定,不是音乐人能改变的。

大家印象里觉得唱片是精致的,代表着品质。但换个角度说,没有唱片、没有精致的原创时代,互联网音乐时代还是这帮职业的音乐人在做事情,时代还是会选择留下能力最好的这些人。

新观:会觉得自己一身本领无法发挥到淋漓尽致吗?

谭伊哲:有时多少会有一些憋屈,但这也是在适应一种融合。我在美国学习、生活这些年,看到了很多音乐人、制作人也是这样的,都在骂市场。后来想,为什么要骂呢?

要跟大环境平衡,就是程度多少而已。有些工作,我们可以发挥到80%,但有时候只有发挥20%的空间,会觉得受到委屈了。其实花钱雇你的人是满足的,因为他们用的是最好的人。

要分清楚工作中的心态,工作中我们不是艺术家,不能都按照自己的标准来。要学会跟不同的对象合作。就像歌曲里的”XX feat. XX”,谁跟谁都能合作。

新观:回国后,会觉得音乐人比在美国更受尊重吗?

谭伊哲我觉得还是受到了更好的尊重,收入比美国、日本、欧洲都要好。这个并不吹牛。我在美国,联系了很多格莱美音乐家,有几个都跟我来中国发展了。

中国市场盘子大,文化进步也越来越大。中国的音乐市场现在是全球最好的,音乐人的机会也很多。

我团队里现在就有很多外国人。在美国不缺才华,可替代性太大了。但在中国只要你足够牛,所有的活儿都会找上门。

本文作者邮箱zhaozhuo1217@163.com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