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全民K歌功能日益延伸成为全方位泛娱乐音乐社交应用,其Z世代娱乐风向标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想要了解年轻人的喜好?可能先要看看他们在唱什么歌。而风向的作用越强,又反过来成了年轻人更加喜爱全民K歌的理由。

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朱力克

“原来你也喜欢这首歌!”年轻男女们打开摄像头,捧出零食和饮料,相聚在全民K歌的歌房里。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感瞬间被消除,连打招呼的羞涩都免去了。大家被共同的爱好连接,又在连麦K歌、破冰游戏中加深了友谊。

曾有人在知乎上提问“为什么新一代年轻人不唱KTV了?”收获了几百个回答。其实,K歌的需求从来没有消退过。在拥有了更多娱乐选择的时代,年轻的人群也在被分割。相对于传统KTV带来的社交压力,全民K歌这样的在线KTV降低了社交门槛,年轻人从中体验到更多的参与感,以及与同好交流的满足感。

在大家都觉得线下KTV社交已经式微的时候,像全民K歌这样的线上音娱社交平台则用更多细分功能不断增加对年轻群体的情绪触点,成了新一代人的精神乐园。

年轻的朋友们K歌来相会

“隔离14天,我学会了5个版本的《少年》。”新媒体小编C酱开玩笑说,从澳洲回来,她下飞机就被带到酒店集中隔离。她本以为每天会看《酒店消防安全指南》打发时间,没有想到自己在全民K歌上结识了很多新伙伴。

光是一首《少年》,她就尝试了DJ、古风、钢琴男声等多个版本,还顺便给自己剪辑了作品歌曲合集,收获了几百粉丝。在网上大家一起练歌,一起玩乐,歌友知道她在酒店隔离之后,经常嘘寒问暖,还有人要了地址寄来零食。她再也没有因为一个人被困酒店而感到孤苦无依。

在一家公司市场部做销售的柠檬宅在家里,和同事在全民K歌的歌房还原了KTV的氛围。她对着摄像头捧着爆米花炫耀时,姐妹们掏出了菠萝啤、大果盘,还有同事把迪斯科灯球都搬出来了,妥妥地在线上搭建了一个复古歌舞厅。

宅在家里,K歌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乐园-新音乐产业观察

年轻的同事们在全民K歌线上聚会

对平时工作压力大、社交活动不多的年轻人,全民K歌成为一个情绪的出口。不管是分享K歌作品、好友PK,还是在一起练歌,相比于用图片、文字碎碎念自己的心思,用歌曲和演唱传递的情绪更抽象,更容易形成彼此之间心有灵犀的“你懂的”的默契。

很多人在网上分享说,自己在全民K歌居然碰到了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老同学,发现相识多年的人居然唱起歌来是另外一幅形象。大家在线上都比线下表现得更加轻松,在碎片化的时间里就完成了社交互动。

在年轻用户的簇拥下,在线K歌市场持续增长。根据艾瑞咨询发布《2020年中国在线K歌社交娱乐行业发展洞察白皮书》,五年来,中国在线K歌用户渗透率从2014年的13.6%增长到2019年的53.6%。(参看下图)

宅在家里,K歌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乐园-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线K歌用户年轻化的趋势也越发明显,用户平均年龄达到29.2岁,其中25到29岁年龄段的用户占比达到50.3%。这些年轻人近半数分布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职业分布广泛,但知识水平和收入水平很高。

宅在家里,K歌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乐园-新音乐产业观察

作为领先的国民级音乐娱乐社交平台,全民K歌的用户占据了在线K歌行业用户总量的77.7%。随着在线社交娱乐愈来愈趋于智能化、视频化,作为人们宅家期间的情感陪伴利器,全民K歌应用在Z世代群体的娱乐生活中占据着越来越重要的地位。

让K歌爱好者在线“出道”

鲤鱼作为班里的文娱活跃分子,大二的时候参加了全民k歌发起的“校园星歌声”大赛。他选了偶像胡彦斌的《你要的全拿走》参赛,没想到第二天打开手机就发现被偶像点评了作品。

“挑战这首歌勇气可嘉,加油!”胡彦斌在鲤鱼翻唱下评论。鲤鱼立马把朋友圈封面图换成了被胡彦斌翻牌的截屏,顺便发了个朋友圈,同学们都来点赞。

宅在家里,K歌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乐园-新音乐产业观察

翻唱胡彦斌被本尊翻牌

在信息量巨大的互联网中,能被Z世代群体选中成为心头好,全民K歌自然有其独到之处。通过庞大的曲库和明星资源,全民K歌牢牢吸引了年轻群体的视线,同时又通过社群的归属感、贴心细致的功能,直击Z世代年轻用户的情感和社交体验诉求。

首先,全民K歌丰富的曲库和版权资源,以及广泛的明星合作,保证从流行歌曲到音乐剧、说唱、戏曲、影视、古风,任何类型的歌迷都可以在App上找到喜欢的音乐类型和明星偶像。全民K歌又很善于整合明星资源,满足用户不同层次的需求。

像不久前举办的“全民线上演唱会”,包括宝石Gem、王霏霏在内五十余位明星嘉宾采用歌房直播形式线上排麦、轮流演唱,在演唱会结束后,线上舞台将交还给观众自由上麦演唱,吸引了超过160万乐迷和艺人、主持人相聚在一个场景内实时互动。

“全民线上音乐课”则请到了X玖少年团彭楚粤、邓典等年轻偶像,与四十余位平台专业教唱老师组成“线上讲师团”,为乐迷普及乐理知识、歌曲教唱、乐器入门等课程。有同学不但认真听课,还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听课笔记。

宅在家里,K歌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乐园-新音乐产业观察

王晰、邱虹凯等参加“全民线上音乐课”

其次,通过像家族这样的社区功能,年轻用户很容易找到各自的兴趣圈子。大家可以一起为周杰伦、林俊杰这样的偶像打call,也可以基于古风、二次元、民谣等音乐偏好一起玩转歌房和直播间,还可以根据学校、位置等创建家族社群。

再次,全民K歌上丰富的玩法,则更容易让用户有参与感、满足感。

App降低了K歌的难度,提供了更丰富的混音、修音功能,还新上线了“一唱多伴”,让用户根据自己喜好选择不同风格的伴奏。又通过抢麦、交友陪玩厅等形式,降低社交门槛,帮助用户在克服社交恐惧的同时还能玩得尽兴。

而通过“星途计划”、“校园星歌声”等线上赛事,全民K歌不断延展K歌的边界,让不同圈层K歌爱好者可以像鲤鱼一样获得被偶像翻牌、甚至出道的机会。

总之,年轻人在全民K歌上不仅可以通过K歌、一键MV之类的功能过足歌星瘾,可以和偶像、和众多好友隔空交流,在K歌之余找到自己的感情寄托,更有机会让自己的才华被发现。

K歌之下Z世代的娱乐脉搏

全民K歌发展至今,无论是最初搭上KTV线上化的大势,还是丰富社交功能为用户提供精神寄托,每个版本都精准命中年轻群体。此前更新的7.0版本中,更进一步深入了对泛娱乐生态的构建——从音乐平台向着音频 视频多维度升级。尤其是新的一键生成MV功能,让乐迷随时随地成为MV主角,满足年轻用户对“好看”的需求。

宅在家里,K歌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乐园-新音乐产业观察

7.0版本新增功能一键生成MV

在营销层面,全民K歌也越来越显示出拥抱Z世代的变化。新版本以一句便于记忆的“全民K歌,7.0更好看”抓住了这个“看脸的时代”年轻用户的心理。而通过二次元圣地B站制作鬼畜视频和鬼畜宣传动画,尝试用7.0模板录唱可爱、搞笑、潮酷等刷屏短视频,与Z世代年轻人深度互动。

如今,全民K歌早已发展成一个国民级的多维音乐娱乐社交平台,功能包含唱K、听歌、送花,直播和短视频观看,甚至游戏互动等等。其中围绕年轻用户的需求,玩法和功能愈发多样。

但年轻用户的娱乐需求始终是在向前发展的,他们不但需要视听的双重满足,还想要更及时更深度地参与到新的娱乐趋势中来。在与音乐综艺的合作中,全民K歌就在尝试通过与节目的实时互动,获取用户及时的反馈,同时探索更多的玩法。

像正在热播的综艺《乐队的夏天》,乐迷在每期节目播完,就能及时在全民K歌上演唱当晚比赛的曲目,还能给喜欢的乐队加油助力。翻唱不但有机会赢得神秘礼品,跟更有机会和乐队互动,视频上麦还有可能获得乐队的亲自评价。

宅在家里,K歌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乐园-新音乐产业观察

另一部热门综艺《跨界歌王》的歌曲同样实时入驻全民K歌。无论是小沈阳和郑恺的洗脑神曲《一剪梅》,还是李小萌与郑恺合唱的《路灯下的小姑娘》,用户不但可以在线翻唱挑战歌王,还有机会和明星同框合唱。

就因为全民K歌能紧跟当下的泛娱乐风潮,App本身也成了Z世代娱乐趋势的风向标。一首歌红不红,在全民K歌上更容易感知。通过乐迷的翻唱数量、传播广度,乐迷的喜好一览无余。

在全民K歌的点唱榜上,我们可以看到全网最具传唱度的曲目汇总。梦然的《少年》获得将近3800万次翻唱,周杰伦的《Mojito》获得将近1200万次翻唱,更早一些的《桥边姑娘》获得累计2.2亿次翻唱。

仅《少年》一曲,有人改成钢琴伴奏的抒情版本,有人配上励志的英文歌词,还有10岁的小朋友唱来为自己的考试加油,更有人专门制作了教学视频帮助其他乐迷练歌。这样独特的K歌氛围也只能在全民K歌上出现了。

随着全民K歌功能日益延伸成为全方位泛娱乐音乐社交应用,其Z世代娱乐风向标的作用会越来越明显。想要了解年轻人的喜好?可能先要看看他们在唱什么歌。而风向的作用越强,又反过来成了年轻人更加喜爱全民K歌的理由。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