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Pandora去年向唱片公司支付的版权费高达3.13亿美元,占全年营收的49%,却只向出版商支付了2600万美元,占全年营收的4%。

Pandora的困局和音乐版权的迷宫-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陈贤江

前两天看到一则新闻,由腾讯科技翻译自Business Insider,里面提到,Pandora电台正在跟以ASCAP(美国作曲者、作词者和出版者协会)为首的版权管理机构(包括非营利性管理组织、出版商和代理商)较劲,后者认为Pandora应该支付更多的费用。

据该报道透露,Pandora去年向唱片公司支付的版权费高达3.13亿美元,占全年营收的49%,却只向版权管理机构支付了2600万美元,占全年营收的4%。

原文标题是,潘多拉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Pandora Is In A Life-Or-Death Situation)如果ASCAP赢了,Pandora可能就要被版权费压垮了。

为什么Pandora已经给了唱片公司那么多钱,还要另外再给版权管理机构一笔钱呢?这就涉及到国外复杂的版权分配。而这也是我后来请教了一位在唱片公司内做版权多年的朋友才稍微清晰了一点。(在此特别感谢下他,他懂的)

音乐权利主要有:

  • 机械录音版权(Mechanical royalties)
  • 词曲版权(Copyright)
  • 表演权(Performance royalties,含公播权)
  • 同步播放权(Synchronization royalties):音乐与视觉图像保持同步的关系,用于电影、电视、录像,比如电影的插曲、视频的背景音乐就涉及到这一权利。

其他的一些权利比如印刷许可权(音乐出版商授权给印刷出版商)比较少被提及。

这四个权利又分别归属于不同的权利人。机械录音版权主要归属唱片公司,也有一些强势的音乐人自己拿着;词曲版权和公播权归出版商(或代理机构)。大的唱片集团又有自己的出版部门,比如索尼对应的是Sony ATV EMI,华纳对应的是Warner Chappell。而且,同一个集团内,录音和出版是各自独立的,互不隶属。

也就是说,如果你想要合法使用索尼旗下歌手的音乐,你要分别从索尼的录音部门(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唱片公司)和出版部门(Sony ATV EMI)获得授权才行。这还没完,因为有的音乐人的词曲版权并没有签给他所在的唱片公司,而是由其他版权管理机构所有,你还要去找其他版权管理机构获得授权。

这里面还有一个情况是,这些年几个大唱片公司的分崩离析,导致了版权的分散。

比如EMI被分拆,词曲版权归SONY ATV,录音版权归环球。BMG被分拆,词曲版权给了环球,录音版权给了SONY。

Pandora的困局和音乐版权的迷宫-新音乐产业观察

(复杂的版权系统)

由此看来,Pandora向唱片公司支付的3.13亿版权费是包括了录音版权和词曲版权的,另外支付给ASCAP等版权管理机构的2600万是剩下的部分词曲版权和表演权(公播权)。而矛盾集中在后者,Pandora早年提出的“网络电台公平法案”(Internet Radio Fairness Act)针对的也是后者。

ASCAP想,凭什么你给唱片公司那多钱,给我就那么一丁点儿?Pandora则觉得,我已经给了唱片公司那么多钱了,你又何必再为难我呢?

而且,Pandora的怨言也不是没有道理。据福布斯的报道,iTunes里供下载的歌曲,播放不足20秒的歌曲不用支付费用,而Pandora上的歌曲就算只播放1秒钟也要支付费用。而且相对有线电视和调频电台,Pandora支付给版权管理机构的版权费用要高很多。(相关报道在此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个人认为这里面是一个版权体系过于繁杂的问题,繁杂得如同一个迷宫。(我那位朋友说可能国内就他能搞清楚。)现有的版权体系是传统唱片业的产物,能发展如此复杂的地步,也是跟音乐环境的复杂性有关。一张唱片,从创作到录制到发行,涉及到非常多的权利人,所以必须有一套东西来维护各方利益。

但是,这套东西正在困扰互联网公司的发展,尤其是Pandora和Spotify这样的流音乐平台——如果用传统的标准去衡量流的价格,那没有一个平台能承担得起。比如在虾米上下载一首歌是0.8元,如果要求虾米每播放一首歌也要支付相同的费用,那虾米肯定不能干。还有就是网络电台的表演权跟传统意义上的表演权该如何区别如何收费?

当然,现实中并没有这么计算版权费,而且国内版权费没有国外算的那么细,也没那么贵。

Whatever,版权就像一棵盘根错节的参天古树,维护着唱片业最后一点尊严,Pandora如何破解困局、流音乐平台如何走出迷宫、唱片业的最终归宿都取决于谁能动摇这棵古树的根基。

写这篇东西,我只是想帮自己屡一下思路,让自己keeping thinking,上面提到的关于版权的分配什么的也可能有错误,不过我很同意我朋友说的那句话,在谈论产业之前,先得把权利归属搞清楚。

(作者介绍:陈贤江,原搜狐音乐主编和酷狗新媒体运营总监,鸟幻音乐节创始人,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转自“新音乐产业观察”超链此页附上微信号takof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