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周杰伦出道20年,先后发行了14张个人专辑,对华语乐坛产生过巨大的影响,也影响过很多人的生活。本文由三位不同身份的朋友——说唱歌手、歌迷会组织者、经纪人——口述,讲述了周杰伦如何影响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口述:徐真真/大熊/Jimmy

采访 | 整理:明小天

现在聊起千禧年的到来与中国经济的腾飞,不少人还是会记忆犹新——GDP飞速发展,所有人都充满对未来的希望,世界的一切仿佛都是新的;申奥,加入世贸组织,“我家大门常打开”……家与国的勾连既是当时国人的一种集体记忆,也是千禧年代每个人的个体记忆。

对于整个千禧年代来说,周杰伦也是一种集体记忆的象征符号。当周杰伦带着第一张专辑《Jay》进入公众视野时,嗅觉敏感的华语乐坛似乎已经预感到要“变天了”,不久后,其中的主打歌曲《星晴》获得第24届十大中文金曲优秀国语歌曲金奖。自此以后的16年里,周杰伦以十分高产的速度创作出数量和质量都在线的14张专辑,平均每两年出三张专辑——周杰伦的确引爆了华语乐坛,并在一定程度上引领了华语乐坛的发展.

内地歌迷也被这种有点含混不清但十分新颖的音乐吸引着。当周杰伦唱着“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进入内地乐迷视野的时候,几乎一夜之间,不论走在校园的哪个角落都能听到周杰伦的音乐,课间十分钟互换周杰伦磁带、互抄歌词也成了八零九零后们的个体记忆。

事实上,周杰伦不仅影响了华语乐坛,也不仅只是两代人埋藏在心底的一种茶余饭后谈资式的个体记忆,而是深刻影响了他们的兴趣爱好、处事方式,甚至职业选择。2020年11月,除了全民狂欢的“双十一”,还是周杰伦正式出道的第二十年的日子,新观特地采访了三位与周杰伦有关的人,他们中有说唱歌手,也有歌迷会会长,还有的是艺人经纪人,虽然看似没有交集,却都因着周杰伦,他们之间也发生了关联,都在用自己的工作、生活回答同一个命题:周杰伦是如何影响我们的?

我用作品向周杰伦致敬

徐真真 说唱歌手 代表作品:《开心真Giao》、《当妮走了》、《活该》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说起周杰伦对我的影响,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我作为歌手,周杰伦的音乐会影响我的音乐创作,我的音乐的旋律部分整体都受到了他的影响,当然,主要是副歌旋律的选择上面。这种影响很有趣,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有相似的体验,就是说在创作中会很不经意滴哼出一些“周杰伦的旋律”线条,有时候太像某首歌但又想不起来是哪一首——当然,如果想起来了我们就要改一改。

周杰伦对我写作的第二个影响就是,有时创作的时候想不出音乐旋律该怎么走,就会代入到杰伦的思维里,想“如果是周杰伦会怎么写这个旋律”,比如我最近的作品《巴黎的飞机票》,这首歌在副歌的第三句就用了典型的周杰伦断句。

在艺人这份职业上,周杰伦还给了我一个“热单天花板”:其实是在问我自己一个问题,就是“如何能写出极为抓亚洲人耳朵的旋律线和那些浪漫的歌词”。

从这一点来看,周杰伦就是唯一的存在,他不像那些唱将可以用嗓音和技巧把你唱舒服。他就是用他的独特的腔调和旋律以及他本人酷酷的角色抓住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有次我跟一群年轻的伙伴在一起,我给他们听《一路向北》,我说这是我的青春,他们说没听过,然后其中有个女生说,她的青春是《告白气球》。所以其实就让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周杰伦,就像“一千个人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一样,每个人都至少会唱一首或者记得一首周杰伦的旋律,也可以看出来,周杰伦在热单的数量和传唱度上是没有人比得过的。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在出国前就听周杰伦,后来出国了,体会到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但周杰伦的音乐始终在我身上,也影响了我的音乐品味和性格。

最近几年大家关注到我开始玩跨界,和Giao哥、花粥合作,这些合作让我打开了视野,这不也是周杰伦一直在做的事情吗?跨界与我而言,最大的乐趣就是可以把对方身上的特质融入到我的音乐里,让我的音乐不再只代表我自己,而是更多的人。我在和Giao录《开心真Giao》的时候,他唱“你做你的艺术家 画你接着画”的时候,唱出了河南腔,我就觉得很酷,虽然我在写词的时候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诠释,但我其实也在代入Giao这个人去创作,就像我代入周杰伦一样,只有设身处地的理解对方,才能写出好作品。而我虽然也在这么做,但其实这次跨界让我看到了更多可能性,就是当对方再来演绎这首作品的时候,歌曲的灵魂就又“升华”了,Giao就可以赋予这首歌真实的灵魂。和花粥的合作也是如此,花粥在自己的段落里面有她自己独有的小滑音和慵懒的腔调,这些都是她独有的气质,也是别人无法代替的特点。

对我而言,周杰伦的“Real”与我现在的职业契合度很高,因为我觉得做音乐,最重要的就是真实。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的歌迷最先叫我“渣男”,但我对这个词有自己的理解,因此没有排斥这个词,而是也把它化入到我的作品中,我始终觉得这个词很戏虐:没几个人想做渣男(女),但每个人都有被喊成渣男(女)的可能,因此,“如果爱,请渣爱”是一种真实存在的价值观,就是告诉大家,你可以用力爱用心爱,但不要太在乎结果是爱或不爱。我觉得世界上的“伟光正”都是那些长得“伟光正”的人做出来才让人相信的事,大多数人并不在乎事件的本质,而只是在乎自己是否相信,从这个方面来说,大家相信我是渣男,总比大家不相信我,使我轻松点、有存在感一点儿吧。

但很多人说我作为说唱歌手是叛逆、“反主流”(不同于流行、古典等“主流”音乐流派)的存在我不太赞同。其实我从来没有反过“主流”,我反对那些披着个性的外衣做着毫无个性的艺人的那些公司,或是那些想做主流却没有流行起来的人,他们打着“只有地下音乐才是最纯粹”的口号,但却只是在瓜分小众市场的利益,我觉得这些人把虚伪当做酷。其实周杰伦的作品得以长盛不衰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一直把“真实”作为创作第一动力,因此我的目标与他很契合,一直以来也是要做出更多人传唱的作品。当时从美国留学回来就开始全职做这件事,甚至我当时房子都租不起,但我坚信我的歌一定会走起的。

做了近十年的歌迷会管理员,我见过太多悲喜

大熊 医疗行业工作者 90后 周杰伦山东歌迷会会长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我是2010年加入周杰伦歌迷会的,但当时歌迷会里人也不多,也没什么活动,和今天的“枝繁叶茂”大不相同,所以我属于亲眼见证了这十年来周杰伦歌迷会的一步步发展。

虽然2010年就加入了歌迷会,但我2011年去看周杰伦济南演唱会的时候还是一个人,当散场后我看到奥体中心场馆外边儿很多人集体拍照的时候,我突然有点儿羡慕,就觉得有很多喜欢周杰伦的在一块儿合影是一个很幸福的事情。但即便如此,我也从没在歌迷会的群里聊过天或者发动过大家做什么活动。

不过后来思来想去,觉得一个人看周杰伦的确有点儿孤独,演唱会过程中不会有人跟我说话,也不会有人一起喊口号,甚至我大声喊一句,会让身边的人觉得很诧异,显得有点儿突兀;加之从社会出来交朋友的机会太少了,能交到真正的朋友机会更少,而歌迷会让我觉得应该是一个类似班集体的存在,所以我权衡之后还是决定融入他们。

在那次演唱会之后,我参加了歌迷会的一次聚会,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大门——原来那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周杰伦。和歌迷在一起有很多共同话题,比如吃饭的时候餐厅里响起了周杰伦的某首歌,我们就会发出“哇”的大叫,然后跟着歌一起唱,其他人可能觉得我们很怪异,但我们自己玩得很嗨。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过群里每次聚会都很难聚到人,刚开始只有我们三五个人,QQ群里也只有我们几个聊天。后来我开始接手这个事儿,攒大家一起聚会,但始终也都是这种不温不火的状态。更无语的是,有时候办聚会也有点儿担心别人说我“恰烂钱”——为啥安排这家餐厅,是不是餐厅给你提成了?虽然也是问心无愧,但面对偶尔发出的这些疑问还是挺无力的。事实上,我不仅没有恰烂钱,反而一直在歌迷会里倒贴钱,比如自费给每位参加活动的歌迷送伴手礼,所以办了几次之后,我也不太想继续下去了。但后来发生了一些转机,2015年,两对因为歌迷会聚餐而认识的歌迷走入婚姻,也让我觉得自己在做的这件事挺有意义的。

在此之后的几年里我一直在接手歌迷会聚餐这件事,2019年,那时候我们歌迷会已经发展到70人左右,我们模拟公司年会办了一次周杰伦歌迷会的聚会,我还向商家拉了赞助,那次聚会特别成功,但也正因如此,让一些人觉得有利可图,在聚会不久之后把我从歌迷会里挤走了。

后来我自立门户,建立了周杰伦山东歌迷会,不久之后那些在老群里的人也纷纷加入我新建的群——之前的歌迷群有八个,花了九年加满,而这次,只花了不到九天时间就加满了。他们中有不少是因为看到了我之前的付出而真心实意想继续参与到歌迷会聚会中,但还有一些是因为“有利可图”:我们歌迷会买演唱会门票等都是有优惠,这对于手速有点儿慢的朋友们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了,所以他们加入歌迷会,很可能只是为了能在周杰伦演唱会的时候买到内部票罢了。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如果只是为了买票,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我发现有人竟然是黄牛。他从我们手中买了内部票,然后转手在二手平台高价售出,被我发现后就踢出去群聊了。

不少人都问过我喜欢周杰伦的意义是什么,其实很难回答。我是从《双节棍》开始喜欢周杰伦的,当时还是学生,没钱听周杰伦演唱会,毕业工作的第一年就去听了周杰伦济南演唱会;后来成为歌迷会会长,我们的聚会被周杰伦好友Cue的时候,周杰伦在现场指着我们做的灯牌向我们挥手的时候,很多人因为歌迷聚会而结婚的时候,甚至我们以周杰伦名义向希望工程捐款捐物的时候……虽然中间会发生很多让我觉得难过的事情,比如让我退群、遇到黄牛,但我想这些粉圈的悲与喜,都是周杰伦带给我的意义吧。

冥冥中,周杰伦让我走上音乐从业者之路

Jimmy 演出经纪人、“游声场”酒吧主理人 85后 周杰伦铁杆粉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毕业之后,我找第一份工作和音乐无关,是在一个动漫玩具公司做产品经理助理,但后来我觉得还是喜欢音乐,就去了一家音乐视频分发公司做平台运营编辑。在这家公司我收获了不少东西,也认识了很多音乐人,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我喜欢音乐。

我的音乐启蒙是周杰伦。我是1989年出生的,我中学的时候,周杰伦就开始在内地流行了。当时学校里热爱音乐的人都挺喜欢周杰伦,大家的标配是带着随身听,背着单肩包,很拽的走在路上。他的歌很抓人耳朵,我当时一听,就觉得“嚯”,这跟港台口水歌以及国内的一些歌曲完全不是一个风格,这也是他前期作品的一个特征。这种特立独行也和青春期的男孩们叛逆的性格不谋而合,我觉得这是我喜欢周杰伦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我记得当时我们每个班里都有用来放英语听力的录音机,平常就放在教室前面的黑板下面的一个凳子上,平时下课,我们就把自己买的周杰伦磁带放进去听歌,所以我们其实是伴着周杰伦的歌声成长起来的一代人,浸润在周杰伦的歌声里嬉戏打闹,也不自觉的会受他影响。周杰伦的磁带也在我们几个好朋友之间流传,几个人合资或者单独买一张周杰伦的磁带,然后交换着听,这可能是我最早体验到的“共享经济”了。我听周杰伦《爱在西元前》的时候就记住了“汉谟拉比法典”这个出现在历史课本上的知识点,如果死记硬背,可能不会这么快背出来。

其实我觉得周杰伦是和我们一起成长的,他的前期作品还是侧重个性的,但后来会更加治愈。我特别喜欢一首讲家庭关系的作品《爸我回来了》,虽然我家里都是爸妈一起打我,但这首歌对我来说还是很治愈。我记得小时候挨打是因为我偷了邻居地里的苹果,还曾偷过爷爷的钱,我爸妈一点不心慈手软,打得我从此不敢再偷东西了,现在还是挺感谢他们的。不过周杰伦这些有点儿批判性又很治愈的作品很能治愈我的心,我相信也会给其他有相似经历的人带来安慰。

周杰伦出道20年,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新音乐产业观察

但要说最重要的,我觉得是周杰伦对我听歌品味、职业选择都产生了影响。这个影响应该是潜移默化的,并没有直接影响到我的职业选择,但周杰伦让我了解到,原来流行歌并不只是情情爱爱,它还可以很酷、很有趣、很高级、很有想象力、很天马行空。周杰伦让我对流行音乐更有兴趣了,于是让我之后拿起了吉他、玩起了乐队,再之成为了独立音乐行业的从业者。现在我作为一名经纪人,有时候谈合作也会遇到很多不开心的事情,但好像也不会后悔,反而回想,如果是周杰伦,他会怎么做?他可能写首歌就消解掉了,那我就听听他的歌,排遣一下吧。

周杰伦其实也算是斜杠青年,除了唱歌,他还创业、投资、当老板,我的人生也想精彩一些,我现在除了经纪人之外,也做了其他工作。三年前开了一个叫“游声场”的酒吧,会做一些推广活动,或者文化活动,我定义自己的场地不只是一个酒吧,而是一个音乐文化,音乐氛围比较重的地方,平时举办演出、承接一些音乐人小型的巡演等,也算是乐在其中吧,最重要的,还是要向杰伦学习。

- 全文完 -

注:本文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