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乃万把在生日当天掐准凌晨9分零1秒上线的《91%》称作为“一次尝试”。整张EP中的六首歌也是乃万从大量的歌曲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而择选的标准只有一个:自己喜欢。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九鱼

在网上看到一篇叫做《理想中乃万NINEONE#的专辑,就应该像<91%>这样子》的文章,光看标题可能会觉得这又是一堆粉丝安利,或者刻意定义谁该怎么做的文字。

但在文章的末尾,却是以“难定义”来收尾的。

而这也是这次采访之后,乃万给我们最直观的感受——只不过相对于原文的“难定义”,可能“先别急着定义”更为准确。

专访|乃万: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新音乐产业观察

毕竟,从去年四月正式推出个人首张专辑《Dear X》到如今的新EP《91%》,就职业歌手的身份来说,乃万还是一个出道不到两年时间的新人。可以说,这一阶段的她,无论是对于乐迷粉丝,还是对于行业来说,都还算一个充满了惊喜的盲盒状态。

正如《Battery》中的那句歌词所提到的那样: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

以91%的名义做100%的自己

乃万把在生日当天掐准凌晨9分零1秒上线的《91%》称作为“一次尝试”。整张EP中的六首歌也是乃万从大量的歌曲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而择选的标准只有一个:自己喜欢。

专访|乃万: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新音乐产业观察
乃万新专辑《91%》封面

“一开始的列表里其实是没有《Spice It Up》这首歌的,而是一首别人写的歌,我来唱就好了,但我一直在心里找不到那首歌的定位,我觉得我没有办法唱出那首歌的立意,后来才换成了现在的,因为既然是我的输出,我觉得首先得是我自己喜欢的。”

哪怕公司为这张EP请来了格莱美获奖制作人Jesse Saint John的制作团队,但每首歌的词曲栏都依然能看到“NINEONE#”的名字;在谈及这次合作的时候,乃万也是把对方“给予了绝对的空间”作为重点,由此足以看出,相对于市场或者他人期待的层面,她明显更看重自己在音乐作品中的独立思考性。

包括《Battery》MV中沙漠的拍摄场景、每套服装的风格,乃万也都参与到了策划之中;在参加完《青春有你第二季》后办的线上演唱会,从服装造型,舞美再到几首歌的拍摄角度、方位、场景,里面也都有她自己的想法。

专访|乃万: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新音乐产业观察
《Battery》的MV,选择了沙漠场景拍摄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从站在男生视角创作的《Boy》,还是写给女孩们的《Hot Girl Fun》,亦或者是写自己的《Battery》中,乃万歌曲中的“我”的成分都越来越微妙,从五个群体的立意上来说,她是参与者的同时,也都从旁观者的视角去看待和表达,完成了从“我”到“我们”的过程

“之前会有一些是根据比较主观、个人向的经历创作出来的歌曲,生活也好感情也好,但大部分的歌曲是想要去带给听众一些影响的,所以我不是很喜欢以一个‘小我’来创作,好比写《Boy》这首歌的时候,我是把自己想象成社会上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当我发现自己的女朋友或者身边的女孩都这么强的时候,我心里是肯定会很有压力的。”

这可能也是乃万在现在和将来,都会是一个很难被定义的存在的根本原因:一个可以跳脱自我的框架、不按套路出牌的唱作人,是不太可能被一次新曲风的尝试或者某个新颖合作方式框住的。

专访|乃万: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新音乐产业观察

赵馨玥到“NINEONE#”的进击

“NINEONE#”诞生后的初舞台,是在西安的一个Livehouse里,那天的她作为一个当地说唱团队的一员,和另外三个成员,在别人的演出专场上合唱了一首团队的原创歌曲。

当时的她穿着自己搭配的大白T、牛仔短裤和一个“像那种会出现在娃娃机里的可爱挎包”,紧张到以笔直站立的姿态演绎完了整首歌。

包括当乃万在说起自己第一首原创歌曲《闭眼歌》的时候,也像她在描述以上场景时一样,没有丝毫的遮掩或者刻意美化,甚至坦诚到毫无保留——正如她觉得Hip-Hop音乐带给她在生活层面最大的一个改变:勇于做自己。

之所以是“改变”,是因为在“NINEONE#”之前的赵馨玥,并不完全是那样的。

对于“学霸”的称谓,乃万觉得有些过了,很多事情只能说是相对而言,而不是绝对的,但对于在“NINEONE#”之前的赵馨玥,她用到了“乖乖女”来概括。

专访|乃万: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新音乐产业观察

“不太会去主动表达自己的情绪或者想法吧,会先顾虑到别人的感受,所以就会选择尽可能地去自我化解和妥协。我本身就是一个超级敏感的人,现在也是,可能谁不经意的一个动作或者一句话,我都会自己想很久。”

学生时代的第一个MP3也是乃万用学习成绩从父母那里换来的。里面的歌曲从一开始的华语流行,到Avril Lavigne、Rihanna,再到后来的Eminem——她说,这些音乐人里面有她的偶像,但没有想要去刻意成为或者立为目标的人,因为从最初到现在,这些音乐人最吸引她的内核,是他们那份做自己的坚定。

换言之,如果将这样的人作为一个目标,岂不就是在与其内核背道而驰?

从开始喜欢Hip-Hop音乐到成为其中的一员,从最表层上来看,是赵馨玥到“NINEONE#”的进击,从内核来看,则是她一次打开并展现自我的破茧。

专访|乃万: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新音乐产业观察

 “反黑我一个人就够了”

“我不是很赞同艺人不能为自己反黑这个观点,我觉得表达自我是每一个人的权利,当有人对另一个人进行无端的批评或者贬低的时候,一定要有可以直面对峙的勇气。”

就最近几个乃万相关的微博热搜话题中,几乎都是与她回应一些不实的指控有关,她看到了有些网友觉得她这样是“带领粉丝网暴素人”的反对言论,也收到了很多支持的声音,但就事论事来说,她首先不觉得自己在带领粉丝干什么。

“因为反黑的话,我一个人就够了。”

其次,她觉得,恶意的来源不应该以“素人”、“路人”、“粉丝”的身份来划分或者打掩护,因为相对的,没有一个人在面对他人恶意的时候,就应该乖乖地站在原地承受。

好比在说到“嘻哈饭圈化”这个话题时,乃万首先选择表明的是,她并不觉得“饭圈”是一个单纯可以用褒义或者贬义来定义的词,每个“圈”都有自己的规则和玩法,如果不能适应或者不喜欢,也还是需要保留基本的尊重。

“很多追星的孩子年纪都还不大,相对于批评,我觉得他们更需要的是正确的引导。”

给自己反黑的这件事,其实也能算作乃万的一种引导的方式,她并不是要去引导粉丝为自己做什么,而是希望通过自己的行为和作品,让关注她的粉丝们感受到那份做自己的勇气。

虽然在采访中,她笑着说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继续,但从目前的结果来看,已经有一定的成效了。

包括在乃万生日当天的直播中,她主动提出了加入粉丝握手环节,即便那天因为场地等多方面的限制,到场的人数不到两百人,但她和每一个人都有了面对面的交流。那天,她从粉丝那里收获的,所谓“粉丝向”的对话内容并不多,更多的是“谢谢”以及她的作品对他们生活和心态的改变。

专访|乃万:选择野蛮生长,是我公开的计划-新音乐产业观察
乃万生日当天的线下活动,她与到场的粉丝交流

乃万说,那一刻,她觉得自己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在说到明年要发行的新专辑时,她也打趣说道:“反正已经溜过一次粉了,那就再溜会儿吧,因为专辑这件事真的是需要时间去磨的,真情实感是对待我热爱的音乐和爱我的人,最基本的自我要求吧。”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