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好消息是,自2015年起,音乐市场止跌回升,行业活力再现。2020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用户量达到创纪录的5170万,付费率达8%。而且,Z世代的付费意愿走高,这为来年的音乐市场留下了新的希望——或许,在付费刺激下,好内容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新仔按:本文原载于“2020腾讯娱乐白皮书”。尽管受到疫情的冲击,但2020年的中国音乐产业仍然步履未停。

作者 | 贤江

如果用一个字来概括2020年,可能是,难。突如其来的“黑天鹅”,打乱了全世界的阵脚,无数人的生活轨迹被改变,全行业受到冲击,音乐产业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自2015年起,录制音乐产业的收入越来越依赖互联网,尤其是,中国的录音产业收入90%以上是数字收入,所以,相比于演出市场在疫情之下受到的沉重打击,互联网音乐平台、唱片公司等所受到的影响,相对要小一点。

2020年前9个月,依靠流媒体收入持续高速增长,全球三大音乐公司环球、索尼和华纳均完成了增收,国内目前唯一在海外上市的互联网音乐公司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也实现了持续的盈利。

互联网既是音乐产业的庇护所,也是音乐产业的新战场。随着线下活动的全面停摆,从音乐宣发到演出都转到线上,加速了线上音乐娱乐体验的发展——歌手把巡演开到了游戏里,AR、VR和全息投影被大量使用到直播里,一度发展受阻的付费直播,也开始被年轻用户们接受。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在这个过程中,TME live等线上娱乐新品牌脱颖而出,未来的线上音乐娱乐市场,有望在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重视下,获得进一步的焕新。

在线上娱乐快速发展的同时,一个趋势从2019年延续到了2020年,那就是国内外“神曲当道”。在国内,《少年》、《惊雷》、《微微》、《无价之姐》等先后刷屏,《Last Dance》和《处处吻》等老歌翻红,在国外,一首《Baby Shark》创造了史上最高播放量MV的纪录,费玉清的《一剪梅》也在国外社交媒体上爆红。

在2020年,影响力能跟社交短视频一较高下的,可能是网络综艺。《说唱听我的》制造了热点“魔动闪霸”,《说唱新世代》成为Z世代(95-00后)津津乐道的谈资,《明日之子:乐团季》和《乐队的夏天第二季》等乐队节目带动“乐队热”,《乘风破浪的姐姐》引发了关于“全开麦”的大讨论。

直播、短视频、综艺等多管齐下,让2020年的音乐市场尽管受到疫情冲击,但仍然很热闹。只不过,热闹有余,精彩不足。

新媒介的乱战、新流量的造圈、新说唱的崛起、新话题的热议,都只是加固互联网发展至今所发展出来的圈层化趋势。短视频神曲走俏网络的同时也招致种种非议,流量歌手的数字专辑破纪录却仅局限于粉圈的自嗨,音乐综艺节目的火爆到头来也仅止于热搜,而并没有沉淀出优秀作品。

“破圈”两个字,各种圈从年头喊到年尾,最后一合计,2020年里,大众最津津乐道的歌手还是那个男人——周杰伦。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2020腾讯娱乐白皮书》显示,无论口碑、热度、歌曲,周杰伦都名列前茅

好消息是,自2015年起,音乐市场止跌回升,行业活力再现。2020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用户量达到创纪录的5170万,付费率达8%。而且,Z世代的付费意愿走高,这为来年的音乐市场留下了新的希望——或许,在付费刺激下,好内容的出现只是时间问题。

直播:新的起点

2020年12月11日,TME live宣布,将在12月31日晚直播张惠妹的跨年演唱会,这场演出既为2020年划上一个句号,也是2020年音乐市场变化的一个“注脚”。

如果没有疫情发生,2020年本来会是一个现场演出的大年。陈奕迅、周杰伦、蔡依林、孙燕姿、五月天等歌手均计划举办大型巡演。然而,一场疫情,打乱了所有人的计划,线下演出纷纷取消或延期。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3月2日晚发布的消息称,据不完全统计,3月份全国20余省市,近8000场次演出(包含剧场和大型演出)被取消或延期。线下演出市场陷入困境。演出数据服务商Pollstar发布年度报告称,受疫情影响,2020年,全球演出市场损失高达300亿美元。

直播成为行业自救的重要选项。陈奕迅、孙燕姿、五月天、刘若仪、TFBOYS、Billie Eillish等艺人纷纷把演唱会开到了线上。Travis Scott等国外音乐人还尝试了在视频游戏里举办巡演,线上音乐现场空前火爆。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五月天在TME live举办线上演唱会

与前几年的线上演出相比,2020年的线上演出覆盖面更广。从一线歌手到小众乐队、从流行到说唱,2020年的线上演出几乎可以说是全行业、全曲风的覆盖。互联网公司也顺势强化了各自的直播产品开发。腾讯音乐推出全新演出品牌TME live,前后举办了超过50场线上演出。不完全统计,2020年,中国内地各互联网平台举办的高品质线上演出超过100场。其中不乏坂本龙一等让人意想不到的名字。

专业歌手、音乐人们的入阵,不但加快了直播的普及,也推动着直播的内容升级。过去,直播主要以素人表演为主,内容相对粗糙和简单,如今,专业艺人的表演从舞美到表演,都提升了直播内容的品质,有一些艺人还尝试使用AR、VR或全息投影来丰富视觉体验,这将为线上直播的进一步迭代奠定了基础。

疫情的阴影仍未散去,线下演出市场恢复常态的前景仍不明朗,可以预见,2021年,直播仍然会跟随2020年的节奏继续大踏步前进。

神曲:连绵不绝

2020年1月,伍佰的老歌《Last Dance》登上微博热搜。与此同时,杨千嬅的粤语老歌《处处吻》则从2019年火到了2020年。

与“老歌翻红”交相辉映的是各种“神曲”在网上不断涌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少年》(梦然)、《惊雷》(MC六道)、《微微》(傅如乔)、《旧梦一场》(阿悠悠)、《可可托海的牧羊人》(王琪)、《飞鸟和蝉》(任然)、《世界那么大还是遇见你》(程响)、《踏山河》(是七叔呢)……一个个陌生的名字如雨后春笋般的蜂拥而至,让很多网友看着当下的排行榜直呼“看不懂”,也引发了种种热议。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网络神曲现象早已有之,只不过,与早些年“神曲”相对偶发的情况不同,近两年来,华语乐坛有被“神曲”水漫金山的趋势。隔三差五就有一首所谓的“爆款”蹦出来,歌手的名字也大都名不见经传。相反,我们熟悉的主流歌手们,影响力大不如前,雷打不动的,出歌必火的,可能只有周杰伦。

“神曲当道”的背后,是社交短视频带来的传播效率变革,用户们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就能让一首歌一夜之间红遍天下。

社交短视频平台已经成为“神曲”的孵化场。社交短视频上的歌曲,随着视频一起,被用户发布、分享、再生产、再分享,高效的传播机制,让音乐片段收获海量观众的同时,也让歌曲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天南地北。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同样的趋势也表现在海外的音乐市场上。继去年一首《Old Town Road》靠社交短视频爆红之后,今年社交短视频又帮Roddy Ricch的《The Box》在Billboard Hot100上创下11连冠的好成绩。而费玉清的《一剪梅》也搭上了这辆顺风车,随着“雪花飘飘北风萧萧”的梗,在社交网络上流传,被国外网友们视为“宝藏”。

但在欧美市场上,最神奇的一首歌却是一首儿歌,《Baby Shark》。这首歌从2017年开始走红,并终于在2020年火到极致,以74亿的播放量成为海外视频平台上“史上播放量最高的MV”。

网综:推陈出新

聊中国的音乐产业,“网综”已经成为一个绕不开的话题。2017年,说唱网综引爆了国内说唱音乐市场,2018年,偶像网综制造了所谓的“偶像元年”,2019年,乐队网综又帮“乐队”打开了市场的大门。

2020年,音乐网综继续以更新颖、更灵活的方式吸引着广大年轻受众。相比之下,老牌电视音乐综艺反而显得有一些步履蹒跚。陪伴了大家8年的《歌手》更是在2020年9月发布了 “告别宣言”。

发展到2020年,音乐网综更趋多元化,原创、说唱、乐队、偶像等不同品类的音乐网综多点开花,不同口味的观众都在收获各自的狂欢。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乐队网综无疑是今年的一大热点。《我们的乐队》、《明日之子乐团季》和《乐队的夏天第二季》三档乐队网综先后上线,“乐队”二字在舆论场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围绕“乐队”二字,社交网络上吵得不可开交。乐队仍然是受益者,表现不俗的乐队,节目结束后,巡演门票纷纷售罄。

说唱类的网综在2020年出现了新玩家。《说唱听我的》和《说唱新世代》两档新说唱节目,抢走了《中国新说唱》的一些风头,而年轻一代的本土说唱歌手在不同的节目上展示着各自的才华,看起来,“说唱”这种舶来品,经过多年的耕耘之后,已经开始在华夏大地遍地开花,成为年轻一代喜闻乐见的音乐类型。

今年的两档偶像养成类的综艺节目《青春有你2》和《创造营2020》,与往年相比,显得有点不温不火,“流量”在2020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降温。倒是由姐姐们参加的《乘风破浪的姐姐》一度让人眼前一亮,“全开麦”也成为2020年音乐圈的一大热门话题。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新消费:青春盛宴

直播也好,神曲也罢,还有网综,都在从不同层面,维持着音乐产业的活力。但对于音乐产业来说,收入最终还是来自消费。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总所周知,互联网音乐曾经长期饱受“免费”之苦,如今,情况已经大有改观。2020年第三季度,腾讯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付费用户达到517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46%。付费率达到8%,同比增长了48%。

付费用户增长的背后,是年轻一代听众付费意愿的提高。据腾讯音乐早前发布的数据,69.3%的国内Z世代(95-00后)受访者愿意为音乐付费。

2020年,国内全平台有18张数字专辑(含单曲、EP)的总销售额突破千万元,在唱片宣发多少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数量仍然比去年有所增加。

2020年中国音乐产业报告: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新音乐产业观察

与此同时,年轻人互联网社群的细分化,正在为音乐的跨平台传播制造更大的难度。综艺节目的网络化,争取到年轻受众的同时也压缩了受众面,直播和短视频的用户特性跟音乐受众相去甚远,这正是不同平台基于各自用户所力推的所谓“爆款”或“热曲”难以服众的根本原因。

但2020年,网剧的“翻身”给我们一点启示,网剧发展了十来年才终于走到《隐秘的角落》这一步,真正属于互联网的音乐时代才刚刚开始。我们丝毫不用怀疑,基于互联网发展起来的新音乐生态也会出现新的国民级歌手和金曲。

无论如何,在传统唱片业的消费链条已断、互联网音乐消费成为主流的当下,年轻一代的付费意愿,将成为音乐新消费发展的基石,也是的所有行业变革的最终落脚点。

“互联网并非是在旧的生态系统里引入新的竞争者,而是创造了一个新的生态系统。”互联网预言家克莱·舍基在《人人时代》一书中曾这么写道。如今看来,音乐或许是所有传统娱乐形态中被互联网改造得最彻底的一个。而且,2020年发生的一切,正在加速这种改造,直播、神曲、网综背后所体现的,都是互联网的魔力,而这种魔力,将会在新的一年继续施展下去,直到最终改变潮水的方向。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