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的坚持,有些略显刻意,他总是强调“你要记住第一次写歌,为的是什么?”,但从他旺盛的创作状态中,却又发现他对音乐的态度并没有被财富和名望所干扰。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张志明

自从汪峰预告了新歌,年度娱乐圈事件接连爆发,群众忙于吃瓜,他的新歌该要怎么发?!

1月31日,寸头面貌的汪峰携GAI、张艺兴一起登场,亮出了一曲说唱《没有人在乎》,从曲风到形象,都很不一样,超出了过往对汪峰的认知和想象。

在歌曲发布之前,我们探访了汪峰,看到了更多的不一样:每年创作几十首歌的汪峰,会花上百小时只为了钻研鼓的音色,还有他的狂热追“新”,他深切地关注90后、00后的听歌习惯和想法,他坚信任何时代年轻人喜欢的东西都不会是垃圾。

上一张专辑《2020》,开篇《二手灵魂》就是与新生代乐队Mandarin合作的曲目;《乐队的夏天》第二季播出期间,汪峰化身为职业乐评人,每首歌都写下了详尽的评价和感受,对福禄寿等新生代组合都给出了极高的评价。

狂热求“新”的汪峰,跨界说唱新歌《没有人在乎》缘起何如?以及他是否还在坚持他的摇滚乐?出道了20多年,怎样保持旺盛的创作力?科技和媒体环境在改变,他该怎么应对?

当然,也还有他逃不开的挑战,如果新歌《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在乎,该怎么办?汪峰都给出了答案。

几年间,关注汪峰的媒体不少,但和他沉下心来聊聊音乐的机会并不多。这一次聊了很久,从创作到发行,关于这首新歌《没有人在乎》,而汪峰的心态和所求,也映射了音乐人在“信息茧房”中的生存法则。

从“飞得更高”到“飞得更远”,汪峰与新时代声音的对抗和相拥,《没有人在乎》也成为了极致的样本。

汪峰换发型玩说唱,回应喧嚣世界的“没有人在乎”-新音乐产业观察

怎么就有了《没有人在乎》?

从第一张个人作品《花火》发行,至今已20年之久,累计发行了13张专辑,“就这样”之后的汪峰,跨界携“顶流”突如其来地发行一首说唱作品。《没有人在乎》,从歌曲到MV,都赋予了充足的仪式感。这首歌是为什么而写?这种转变从何而来呢?

他坦然,他写歌一般不需要特别的创作动机,布鲁斯和说唱一直是他喜欢的,这次写了一首特别的说唱,第一次与制作人Kenn Wu合作,而且邀请了GAI和张艺兴一起来玩儿,很有意思。而《没有人在乎》风格的转变,也是自然而然。

千万别以为你在他心里排第一你只是他搜索栏里的一个痕迹绝对别相信你在她心里是唯一你只是她破碎心灵的一个补丁——《没有人在乎》

歌中包含了“没有人在乎”的自嘲,其实我们生活中在乎的和被在乎的并不多,歌者在呼唤人们回归那个鲜活而无所顾忌的自我。汪峰和他的团队,为这首单曲的到来所做的准备,甚至超过了过往的整张专辑,问其原因。

他的回答很简单:“它值得!” 为什么值得?他觉得是拿出了足够好的作品,并且是“这个时代的声音”。他说“这个时代的声音会有很多种,但我做出了一首足够契合的。”

汪峰换发型玩说唱,回应喧嚣世界的“没有人在乎”-新音乐产业观察

怎么保持创作,持续推陈出新?

2020年,汪峰发行了第13张专辑《2020》,这是他从50多首歌中选出来的,而下一张新专辑的歌曲又已储备了40多首。他整理了自己的历史作品,包括未发表的,已超过700首原创歌曲,他的创作高峰期依然没有停止。

每年都会有10个月的时间投入音乐创作,每天至少5-6个小时,与其说这是他的习惯,不如说写歌已是音乐人汪峰的本能。他强调“如果你为了坚持而坚持,会很辛苦和难受的,出于喜欢才是最大的动力”。

汪峰并不愿意强调他创作的勤奋,他觉得他的创作节奏,已是一种本能,这种本能使得他长期维系着创作高峰期的状态,保证了他给自己设定的最基本目标的达成——每两年,至少推出一张“大碟”级别的专辑。 在这首合体的说唱中,汪峰和GAI、张艺兴的声音都层次分明,从汪峰的声音中依然不掩饰摇滚的底色。 “摇滚乐”一词在《乐队的夏天》节目中都开始淡化,好像摇滚的色彩在当下的时代也开始弱化。在汪峰看来,摇滚乐的内核一直没有变化,关键是“你的表达是否真实,有勇气坦诚”。 他喜欢忠于自我表达、各个时期都一脉相传的AC/DC,也会去听“抖音神曲”,但这些都不会影响他的创作。他认为“任何时代,年轻人喜爱的东西都不会是垃圾,如果不喜欢,也并不代表不厉害,要去先了解”。

但也并不是所有喜欢的东西,都要用自己的音乐去表达。汪峰坚持的是,在自己所喜欢的事物,与“这个时代的声音”中寻找交汇点,这就是他开拓自己音乐边际的方向。

这也是汪峰一直以来的坚持。在他推出专辑《2020》时,他强调了要加强在“听感”维度的进一步探索;《没有人在乎》的风格、形式、形象和跨界,是出自他的“厌倦”,虽然他依旧坚持音乐原本的精神内核,但他已厌倦了一些重复的音乐形式,这也是他不断刷新自我,开拓新边际的根源。

汪峰的创作和改变,他给出的答案是:勤奋并非坚持,改变来自厌倦。

汪峰换发型玩说唱,回应喧嚣世界的“没有人在乎”-新音乐产业观察

什么样的音乐算是“好作品”?

关于“好作品”,一直难有固定的标准,尤其是在音乐内容领域。

汪峰在综艺节目和社交媒体上,对其他音乐人的称赞从来都很慷慨,看起来很像是场面上的商业行为。但事实上,在家中陪女儿看电视节目,他也经常会给荧幕里的音乐人很高的评价,90分以上的评价是常态。

在探讨“好作品”的时候,他基本没提及过播放量、影响力等等,他更关注的是审美层面的作品效果,以及创作者和表演者的实力。

汪峰对自己依然会沿用这套评价体系,只是更为严格。当他为自己的专辑创作和挑歌时,虽然每次选完还剩几十首歌曲,但他也很少拿来“再利用”或出售,他觉得“做家具之后的废料没必要再用,还是要继续做新的”。

当然,他也分得清楚在“他喜欢的”和“市场认可”之间存在的偏离,比如在他《果岭里29号》那张专辑中,《那年我五岁》是他特别喜爱的一首,可是目前的反响平平。每次提到这里,他都表现出略有遗憾,但这也正刺激到了他继续去创作高标准的“这个时代的声音”。

《没有人在乎》的题材,还是遵循他对当下生活的洞察和表达,音乐方面虽是以说唱形式体现,但依然符合他自身的表达坦诚、听感优质、属于这个时代的声音,以及“音乐足够好”等标准。

而“音乐足够好”的标准,汪峰恪守的依然是词曲创作本身。所以这首歌,他坚持全方位的原创,包括Beat,按照先写词曲再编曲的流程,他坚定“词曲创作是歌曲好坏的最根本标准”。

达到了这些标准,才使得《没有人在乎》这首歌在汪峰自我评价体系中——赢得了三个字:“它值得”。

汪峰换发型玩说唱,回应喧嚣世界的“没有人在乎”-新音乐产业观察

为什么还要拍MV?

发布一首说唱,找朋友一起玩儿才够“说唱”,汪峰就邀请了GAI和张艺兴。他说“我们配合得非常好,GAI并没有要突显他的嘶吼,很快写好了他的部分,而且很融合;艺兴拿到歌曲就自己加写了段E调的旋律,他在音乐上的用心和专注,给我印象很深”。

正是合作的顺畅,汪峰对这首歌进行了加注。四五年没有拍MV的他,和GAI、艺兴三人花了两天时间,切换9个场景,完成了一部电影质感的MV。

整个探访期间,汪峰接了两通导演打来的电话,反复沟通着MV的声效调整。从他的表达来看,这支MV并不是作为“宣传物料”而存在的,而是作为表达这首歌的一部分,这种仪式感也是因他觉得作品“足够好”而来。

他虽然求“新”,但并不求“热”,他玩儿抖音,但并不羡慕“抖音神曲”,这些泾渭分明的价值判断,也已埋藏于他对“好作品”的评价体系中。

在追求“这个时代的声音”的过程中,汪峰很执着于90后、00后的想法,他很是在意旁边95后姑娘的听歌习惯和对他作品的看法,他还半开玩笑地说“团队也要提升90后、00后的比例”。

如果不符合“这个时代的声音”,他就很难觉得“足够好”,这是汪峰的新标准。

汪峰换发型玩说唱,回应喧嚣世界的“没有人在乎”-新音乐产业观察

世界这么乱,宣传怎么办?

从歌曲的创作与制作,再聊到目标与期待,汪峰的神情反而从兴奋变成了冷静,他说他会和团队尽力做好一切,但并没有严格意义的数据指标。他觉得,只要和团队尽力做好部署的每一步就好。

问及新媒体环境的改变,他也在不断求“新”,从短视频、直播到弹幕视频网站,他已经彻底适应了这些新模式的“通告”。

虽然他也不确定还会有什么新的形式,但舍弃诸如发布会等传统的宣发方式,他也表现得利落而果断。这也并不是因为钱,或者费时费力的问题。他明白,这个时代的声音,更适合于用这个时代的方式去传达。

但如果,汪峰和团队把该做的都做了,《没有人在乎》没有人在乎,怎么办?

汪峰举了一个例子,来说明音乐和听众的关系。“比如两个人谈恋爱,如果有一方特别急,每天去取悦你,你会真的爱她吗?你肯定会在一段时间之后,就特别厌倦,你该爱她,你都会让她离开。人就是这样,对吧?“

他虽然尽力传达,但不刻意引导听众去喜欢。他并不觉得创作者要去讨好听众,就像恋爱关系中一样,一味讨好不如自然而然,喜欢你的人自然会喜欢。

“有时候,就算你讨好,也根本没用。”出道了20多年的汪峰,凭借经历和经验,又对宣传的心态做了补充。当然,他很多脍炙人口的歌曲,也都经历了漫长的潜伏期才火起来。

汪峰个人在签约前,至少5家唱片公司都喜欢他的专辑《花火》,但在发行后的效果并不好。“我2000年发《花火》的时候,没有人觉得这张怎么了,2001年没有,2002年也没有,从2003年开始都在说这张专辑好。”

相比《飞得更高》发了就叫好,《北京北京》和《春天里》等热门歌曲,也都经历了漫长的发酵期才被“点亮”的。所以,汪峰愿意给足够好的作品,做足够多的准备,并留足够多的时间去发酵和等待。

这条法则被汪峰的几次亲历都证实过,所以他有“长期主义者”的底气和心态经营自己的音乐。正是高标准和“长期主义者”的坚持,使得他火起来的作品,也能够让听众更长久地记住。

或者音乐人在创作歌曲时,按“神曲”的结构去模仿(也有很多人和机构正在这样做),会更容易得到满意的数据反馈,但模仿得越多,作品的同质化就越严重,也就越难在内容市场长久地赢下去。

绝大多数音乐人不同于自然捆绑流量的摇滚明星汪峰,不具备足够的物质基础和成功经验,但“长期主义者”依然是在喧嚣环境中长久“写下去”和“唱下去”的最根本的基础。

“你是希望大家更关注汪峰,还是汪峰的作品?”他回答时的表情也并不无奈,只是坦然的两个字:“随便!”

汪峰换发型玩说唱,回应喧嚣世界的“没有人在乎”-新音乐产业观察

“两面人格”与“新人汪峰”

在这次探访中,歌曲还未发布,工作人员和我们严格地约定了“保密条款”,这令同行的95后姑娘有些惊异。在路上,汪峰用语音跟工作人员反复确认,关注着我们抵达约定地点的出入细节(听起来甚至有些唠叨,笑);他也很在意我们的状态,听歌的声场是否舒适,看的MV是否是最新的剪辑版本……

注重细节,认真严谨,是坚持;新的曲风,新的发型,是改变。

他的坚持,有些略显刻意,他总是强调“你要记住第一次写歌,为的是什么?”,但从他旺盛的创作状态中,却又发现他对音乐的态度并没有被财富和名望所干扰。

他的改变,有些似曾相识,他会像个孩子一般,花很多天的时间去钻研新的音色,并成为他创作音乐的新武器,随时都可以是“新人”。

当他摘掉帽子露出寸头新造型的时候,他自己有些兴奋甚至得意,声称这发型要留一年。

对了,他今年50岁了,知天命的音乐人汪峰,他还在这个时代,写着这个时代的音乐。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