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国内儿童音乐市场上恐怕还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专辑。如果去掉歌词,歌曲在音乐性上的丰富程度不亚于成人世界的流行音乐。孩子们是否能理解?在王卉看来,孩子对音乐律动的感知能力远远超出大人的想象。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赵益佰

用Bossa Nova风格唱古诗《绝句》会是什么感觉?

作为摩登天空亲子厂牌Modern Sky Kids的主理人之一,王卉在2月3日发行了一张儿童音乐专辑《摩登的古诗》。包括大家熟知的《绝句》、《悯农》、《静夜思》、《春晓》在内,她用歌唱的方式演绎了10首古诗。这也是厂牌成立两周年来,发布的第一张原创儿童音乐专辑。

为了孩子,摇滚妈妈这两年能有多拼?-新音乐产业观察
王卉新专辑《摩登的古诗》封面

王卉是地狱猫乐队(DH & Chinese Hellcats)的主唱,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于是,我们可以在专辑中听到与印象中以往儿歌迥然不同的音乐审美:Bossa Nova、说唱、爵士、雷鬼、R&B、电子、摇滚……

国内儿童音乐市场上恐怕还从没出现过这样的专辑。如果去掉歌词,歌曲在音乐性上的丰富程度不亚于成人世界的流行音乐。孩子们是否能理解?在王卉看来,孩子对音乐律动的感知能力远远超出大人的想象。

不要亏待了孩子。”她反复说。

不要低估孩子的音乐审美

王卉的女儿叫七七,儿子叫九九。去年,王卉和七七一起去阿那亚的小草莓音乐节。有人在海边放风筝,七七问她:“妈妈,这是不是‘忙趁东风放纸鸢’。”类似的场景发生过多次,经常让王卉觉得“小孩子都比我们有文化”。

为了孩子,摇滚妈妈这两年能有多拼?-新音乐产业观察
王卉和两个孩子

语言之外,王卉发现孩子们对音乐表现出的感知力,也经常不亚于成人。除了个别歌词明显不适合的音乐,王卉和作为脑浊乐队的吉他手的老公平时对孩子听歌基本不设限制。

她认为,成人往往低估了小朋友的创造和学习能力。“我去上过那种美式的音乐教育的课,三岁的小孩第一节课的音乐欣赏就是爵士名曲,还是一首五拍的歌。大人还都搞不明白呢,三岁小孩已经开始听了。”

但在国内,给孩子听的音乐选择并不多。王卉认为,中国现在没有什么特别既定的儿童音乐市场,儿歌在审美上是更趋于功利化的。家长希望孩子通过歌曲能学会英语,能学会古诗,对于音乐本身要求很低,尤其对培养孩子的音乐审美没有太多帮助。她听过一些当代儿歌作品,只留下“辣耳朵”的印象。

王卉因此有了自己为孩子创作歌曲的动力。她以前做乐队时,写的都是英文歌。但在英语世界,优秀的儿歌已经很多了,比如她非常喜欢的西班牙动画片《小P优优》里的音乐。为了孩子,她开始尝试写中文歌词。

女儿在古诗词上的天赋,让王卉萌生了为古诗词谱曲的念头。市面上已有一些用古诗填词的儿童音乐,但这类歌曲刻意用民族乐器模拟古诗意境,往往过于套路,也低估了孩子们音乐上的审美能力。

新专辑中,王卉不但融入了更多音乐元素,还邀请各路童星参与专辑的录制。在最先发布的两首歌曲中,8岁的混血童星李澳利(Oliver)在《悯农》里奉献了rap演唱,因《乐队的夏天》为大众熟知的 Miumiu ,则在《绝句》中贡献了吉他solo。这充分说明,以孩子们的天赋,他们欣赏并驾驭这类音乐毫无障碍。

为了孩子,摇滚妈妈这两年能有多拼?-新音乐产业观察
《乐队的夏天》中,Miumiu与Joyside乐队合作表演《DongDongDong》

很多人还不知道,王卉早在2017年就发布过儿童专辑《For My Dear Child》。这张专辑创作在女儿七七出生前后,录制在孕育儿子九九之时。王卉说,自己当时并没有改变中文儿歌现状的雄心壮志,只是有感而发的一些创作。

在这些歌曲里,她不但融入了Blues、Jazz、Reggae等音乐元素,还加入了帮助儿童认知身边世界的内容。《嘿!叫不停》普及了你我他三个人称,还用叫声区别农场里的小动物。《颜色世界》传达色彩间的关系,《数字派对》包含了关于时间、年龄、序数词、量词的知识。《交通》则用布鲁斯曲调,交代在乘坐不同交通工具时的注意事项。现在听来,这是一张在国内思维非常超前的儿童音乐专辑。

如果说第一张专辑还是王卉在亲人和朋友鼓励下的独立尝试,第二张专辑发布时,她身后已有Modern Sky Kids厂牌整个团队作为支持。而厂牌提倡的Kindie Music (Kid-indie)概念,也正在由厂牌背后更多的艺术家一同推动,变成越来越为人关注的音乐潮流。

从“大草莓”到“小草莓”

“王卉在做2017年那张专辑的时候,国内还没有现在对儿童音乐的概念,我觉得她那时候应该挺孤独的。”摩登天空副总裁、同为Modern Sky Kids主理人的乌莉雅素说。她所谓的“孤独”,不仅指王卉当时独自推动着这样的儿童音乐形式,也指当时的市场环境对这类儿童音乐的接受和反馈十分有限。

为了孩子,摇滚妈妈这两年能有多拼?-新音乐产业观察
Modern Sky Kids主理人乌莉雅素

王卉现在肯定不再是孤独的。新专辑是Modern Sky Kids厂牌推出的第一张原创专辑,厂牌在2021年1月15日刚好度过了自己两周岁的生日。两年前,厂牌创始人乌莉雅素发现“滚二代”出生和滚爸滚妈的聚会已成了朋友圈一种现象,她和沈黎晖商量,是时候把摩登天空独特的审美基因延伸到亲子市场了。她继而惊讶地发现,像王卉这样的宝妈其实早早就开始践行类似的想法,成立厂牌是为了“促成大家不孤独地一起去做更有意思的事情。”

新厂牌第一次大规模的曝光,是2019年六一儿童节举办的“小草莓”亲子音乐节。从摩登天空成熟的“大草莓”体系中孵化出“小草莓”,看似顺其自然,实际上也面临着诸多未知的困难。

为了孩子,摇滚妈妈这两年能有多拼?-新音乐产业观察
2019年六一儿童节,“小草莓”亲子音乐节现场

在外部,大众市场里很多家长没有去过音乐节,对“小草莓”这一品牌并没天然的认知,对拟邀请的海外音乐人也不熟悉。在内部,“小草莓”没办法照搬“大草莓”的场地和演出经验,需要从头摸索。而到开始筹备时,乌莉雅素才发现,宣传企划团队中只有一个爸爸一个妈妈,剩下全都是还没做父母的年轻人。

乌莉雅素承认,自己在那段时间给团队带来极大的压力。在焦虑之中,团队想出了“爸爸妈妈别忙了,带我去小草莓玩吧!”这样暖心的宣传语,又在阿那亚的海边搭起庞大的儿童游乐园。一时间,音乐、市集、互动游戏、读书会、夜间影院、住宿体验……这些与孩子们的欢笑声交融在一起。

乌莉雅素很明确,“小草莓”应该也是音乐、艺术、潮流等元素的集合体,在审美上不能逊色于“大草莓”。

名为“草莓籽”的大舞台,邀请了包括格莱美最佳儿童专辑奖得主在内的海外儿童音乐大师演出,国内外音乐人轮番登场,由音乐人妈妈春晓、晕晕、王卉组成的滚妈乐队,以及有着歌手和主持人多重身份的查可欣,第一次带着自己的孩子和老公同台表演。不远处的“未来舞台”,儿童歌手、乐队、街舞团的专业实力与舞台魅力毫不逊色。

为了孩子,摇滚妈妈这两年能有多拼?-新音乐产业观察
2019年“小草莓”亲子音乐节,春晓&晕晕&王卉组成的滚妈乐队

首届“小草莓”冠名商就有两家,其他合作伙伴和媒体达25家。这场亲子音乐节在一个周末吸引了1700多个家庭参与,并成功实现盈利。更让乌莉雅素感到欣慰的是,家长愿意从北京往返五六个小时来参与活动,愿意认可这样的形式,说明这样的模式是可以持续的。

这次活动的成功,为Modern Sky Kids厂牌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两年间,从推出厂牌,到打造“小草莓”等一系列线上线下活动,签约海外艺人,再到如今正式推出儿童音乐专辑,Modern Sky Kids的业务逐渐丰满起来。厂牌不但把Kindie Music 概念落实成音乐产品,在音乐审美上也持续输出。一切都围绕厂牌成立的初衷——绝不低估孩子们的鉴赏力。

像孩子一样酷

有统计显示,中国儿童消费市场的规模在2018年已突破4.5万亿元。这是一块巨大无比的蛋糕,而且市场增速不断加快。

在乌莉雅素看来,想通过这一市场逐利并不难,难的是持续的文化输出。王卉不但是乐队主唱,同时也是时尚品牌创始人和时尚媒体主编,身上也集合了音乐、时尚、艺术、潮流等多个标签,拥有强大的内容输出能力。乌莉雅素作为厂牌创始人,则在厂牌运营和与摩登天空整体战略配合层面加以支持。在她看来,亲子厂牌继承了摩登天空的主营业务构成,艺人经纪、版权、线下活动目前是厂牌核心,同时又在更广大的消费市场留下了探索空间。

即便面临疫情冲击,Modern Sky Kids厂牌在过去一年还是接连推出了“云上小草莓”等线上活动,并在疫情缓解的情况下,先后在浙江海盐举办了“小草莓家庭日”,在江西赣州带来了“小草莓亲子派对”。

为了孩子,摇滚妈妈这两年能有多拼?-新音乐产业观察
2020年“小草莓家庭日”活动现场

与此同时,Modern Sky Kids还签下了包括曾获2016格莱美最佳儿童专辑奖的Tim Kubart在内的近10位海外亲子音乐人/艺术家,为国内音乐平台引入了300多首Kindie Music歌曲。除王卉的原创专辑外,厂牌已制作发布了六首国内优秀独立音乐人的亲子音乐作品,未来将出版音乐人的亲子音乐合辑。

单从厂牌运营角度,Modern Sky Kids的发展并不算快,尤其在教育、培训等消费领域布局较为谨慎。“如果不是疫情,很可能一年要做10场线下活动。”乌莉雅素说,最初大家很任性地在做这件事,疫情期间反而容易沉淀下来,为厂牌建设做更长远的思考。

“我们做的是个生意,但也不单纯是一个生意。我们会从做父母的角度考虑,思考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想要自己孩子成为什么样的人。”乌莉雅素说。

在她心中,亲子厂牌天然代表着音乐、艺术和潮流的元素,同时保持着好奇心和陪伴感。尤其在中国并不理想的家庭陪伴关系中,Modern Sky Kids更要推广一种成人和孩子都能共同分享的生活体验。

厂牌的slogan叫“Cool like kids”。乌莉雅素说,虽然是成人在做跟孩子相关的市场,但是大家不能以家长的身份自居,而是要保持“Cool like kids”的状态,成人和孩子互相欣赏,才能互相喜欢。

实际上,真正享受“小草莓”的不只是孩子和家长,厂牌团队中很多年轻人都在新鲜和兴奋之下沉浸于“小草莓”的欢乐氛围。“很多没做父母的成年人发现六一儿童节也是他们的节日。在逃离日常的工作和琐事之后,他们也可以在和孩子的互动中感受到快乐。”乌莉雅素说,很可能“小草莓”的能量不局限于现有的领域,未来它的整个外延或者它的能触达的人群还可以更广。

-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