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全场景”中,音乐体验不断流动,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音乐作品被输送给不同终端的庞大受众群,音乐人则有机会获得更多人的关注——“鹿蜀计划”不只是一个中国的音乐人扶持计划,它放眼全球,从全世界征集国风作品,同时,又把优秀的作品推广到全球各地。在这个过程中,“国风出海”可谓水到渠成。

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 | 朱力克

1月23日晚上,在华为音乐举办的“鹿蜀计划”年终国风盛典上,中央民族乐团首席琵琶演奏家赵聪上演了一段独特的琵琶独奏。

在强有力的摇滚乐节奏配合下,赵聪用变化万千的灵动指法和刚柔并济的精准力道,将经典琵琶曲目《霸王卸甲》与流行摇滚编曲融合成《金戈铁马》,一人一椅一琵琶,指尖却似有千军万马。

我们无法用某一种音乐类型来定义赵聪的表演,就像我们无法归类“鹿蜀”。按照《山海经》中的描述,鹿蜀这种中国古代传说中的神兽,由两种不同的兽类组成,马身虎斑,其音如谣。

一如胡夏在国风盛典上演唱的《知否知否》,传统文化和现代音乐的结合,让人感受到一种别样的生命力。

华为音乐卡位国风赛道,原创音乐人有了新的机会-新音乐产业观察
胡夏在华为音乐“鹿蜀计划”年终国风盛典现场演唱《知否知否》

国风劲吹是近年来中国音乐产业的一大趋势。过去两年来,各大音乐平台都在力推自己的国风项目。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华为入场,不但把国风推出了自己的特色,也为音乐人们推出了新的机会。

华为音乐卡位,国风绽放

过去两年来,如果说有一个字能引发中国年轻人的共鸣,或许,非“国”字莫属。国潮、国风、国货,蔚然成风。

在国风盛典上,赵聪、胡夏、李常超三位“鹿蜀召集人”,带领“鹿蜀计划”音乐人米库喵、顾星舒和肚白等先后用各自的方式展示着传统和现代融合的魅力,看起来,国风二字,正在华为音乐平台上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国风的兴起,既是二次元小众文化的突围,也是国运昌盛的象征。年轻人对于祖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借由新世代的方式传递出来,由此开启了国风的热潮。

数据显示,2019年,媒体笔下的国风大年,国风主题音乐会超过500场,各大音乐平台也纷纷推出各自的国风排行榜和国风盛典。

华为音乐的入场,不但让国风收获了一个全球用户高达2.2亿的新阵地,也让国风市场又多了一个兴奋点。

实际上,在“鹿蜀计划”之前,华为音乐的DIGIX Live先后举办过国风歌手刘珂矣和阿朵创办的未来民族乐团等的演出,对于“国风音乐”市场的关注由来已久。

华为音乐卡位国风赛道,原创音乐人有了新的机会-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为音乐DIGIX Live邀请未来民族乐团在华为线下授权体验店表演

“鹿蜀计划”作为华为音乐在音乐人领域的重要尝试,表现不俗:自去年10月30日正式上线至今,3个月时间里吸引了超过50组音乐人参赛,投稿歌曲超过180首。参与“鹿蜀计划”的音乐人,既有像高虹享誉全球的名家,也有米库喵、厨子和戏子做国风融合尝试的音乐人。

参赛歌曲,则表现出了年轻人特有的多样化审美:米库喵的《山水谣》,融合了EDM和民乐,悦动的节奏纵横于山水之间;顾星舒和肚白的《一决高下》,在说唱的框架下,融入多种中国传统元素,用新世代的方式,讲述着古老的故事;仲夏夜的《春江里》、高三三的《风月闲》、厨子和戏子的《苦春雨》等作品,也都别具一格。

“国”字代表的本土性和“风”字所代表的时代性相结合,造就了一种只属于我们脚下这块土地的创造力和想象力。鹿蜀之声,便是如此。

华为音乐卡位国风赛道,原创音乐人有了新的机会-新音乐产业观察
带领“鹿蜀计划”的音乐人们

华为音乐推国风,有什么不同?

从过去两年的发展看,华为终端云服务进入国风音乐市场,可谓顺理成章。作为国货标杆,华为早在2019年便已经开始力推“国风新美学”,推出了“宝藏吾国”等系列活动。

竞逐国风音乐市场,既是华为国风美学观念的贯彻,也是音乐行业发展大势所趋。在国风崛起的当下,扶持国风音乐已经成为各大音乐平台的新常态。国风合辑、国风计划、国风盛典,在互联网音乐圈里,比比兼是。

对于华为音乐而言,深入国风音乐领域,是加剧国风音乐市场的竞争还是为国风音乐推波助澜?目前看来,更多是后者。

华为音乐卡位国风赛道,原创音乐人有了新的机会-新音乐产业观察
李常超在华为音乐“鹿蜀计划”年终国风盛典现场表演

从“鹿蜀计划”的入围作品上可以听出来,华为对于“国风”有着自己的思考。“国风”应该是什么样的?华为并没有为此下定义,而是任由音乐人们自由发挥。所以,我们从作品中能听到各种不同的风格,传统的、流行的,摇滚、说唱、电音、民谣,不一而足。

而得益于华为强大的终端云服务生态,“多元化”和“自由发挥”有了足够大的空间,音乐人也不需要担心推广的问题,华为音乐有自己一套不同于其他音乐平台的差异化传播策略,华为不需要跟其他平台短兵相接,华为生态本身已经足以消化“鹿蜀计划”的推广需要。

近年来,华为音乐近年来发展迅速。2018年7月,全球月活跃用户量突破1亿,2020年12月,全球用户达到2.2亿。

海量用户,为“鹿蜀计划”中的作品带来了庞大的受众群。而华为音乐则充分利用华为终端云服务一系列自有APP的优势,借助手机锁屏等方式为“国风”,架构华为特色的智能数字“出口”, 单是华为主题里的手机锁屏就为“鹿蜀计划”带来了上亿的曝光量。

“鹿蜀计划”期间,全国数十家华为门店安排了“鹿蜀计划”的线下体验;国风皮肤和作品的融合体验,吸引着广大的手机用户参与其中,为“鹿蜀计划”的参赛歌曲带来了3500万的总播放量。

1月23日晚举办的国风盛典,在华为视频、抖音、B站、微博、welink、全国5000 门店大屏同步直播,总观看量达100万。

华为音乐卡位国风赛道,原创音乐人有了新的机会-新音乐产业观察
华为音乐“鹿蜀计划”年终国风盛典现场

看得出,凭借着终端和生态优势,华为音乐已经拥有自己的一套较完整音乐传播链条,这个链条已经成为音乐传播的新出口,并有条件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虽然有报告称,国风音乐的受众群体已经达到3000万,但总的说来,国风的受众仍然是相对小众,国风音乐在大众层面上的传播,仍然有着很多的潜力可挖。

在这方面,华为音乐对于国风的推广,给我们一些新的思考:在传统的音乐传播模式之外,终端在音乐传播上或许将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为音乐人创造新的机会

近年来,华为和音乐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华为音乐先后跟胡夏和岑宁儿等歌手合作,从线上到线下,帮音乐和海量用户之间建立一个畅通的路径。

去年12月,华为音乐·DIGIX Live在华为授权体验店举办国风主题的音乐活动。活动有表演也有行业对话和听众交流,对于音乐人来说,这是一种别开生面的曝光,同时也把“国风音乐”和“国风文化”带到了大众生活场景中——当音乐和生活更有机的结合,传播也就能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华为音乐卡位国风赛道,原创音乐人有了新的机会-新音乐产业观察
2020年12月,华为音乐·DIGIX Live在华为授权体验店举办国风主题音乐活动

就华为音乐而言,“鹿蜀计划”似乎是一次全场景的生态演练,从线上到线下,围绕终端,建构了一个华为特色的宣发矩阵。

这或许还只是一个开始,“鹿蜀计划”仍然将举办下去。华为生态的优势,也将会更多的表现出来。

与其他互联网音乐平台不同,华为的生态优势,是一个基于全场景服务展开的多终端并行的生态。华为音乐对于音乐场景的覆盖,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手机这个终端,而具有了在华为生态中全场景分发的能力。从智能手机到智能手表,从平板电脑到智能音箱,从线上到线下

在这个生态中,音乐消费不仅仅局限在“手机时间”,而是拓展到了“全场景时间”。

所谓“全场景”,就是用户在不同的使用场景中能够实现音乐体验的无缝衔接,无论是通勤还是跑步,无论是室内还是室外,用户都可以在所处场景中,按需享受自己需要的内容。工作时在PC端发现的好歌,下班路上可以用智能手表来听,在户外跑步时可以用智能手表听。无论处于怎样的场景,都不用担心音乐体验的中断。

在“全场景”中,音乐体验不断流动,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音乐作品被输送给不同终端的庞大受众群,音乐人则有机会获得更多人的关注——“鹿蜀计划”不只是一个中国的音乐人扶持计划,它放眼全球,从全世界征集国风作品,同时,又把优秀的作品推广到全球各地。在这个过程中,“国风出海”可谓水到渠成。

这为国风音乐创造了巨大的想象空间,也为音乐人们提供了意想不到的新可能。随着音乐跳出单一平台/终端的传播局限,以“全场景”的方式与受众的生活实现全方位的无缝连接,届时,音乐人和音乐作品的受众面也将获得极大的拓宽,国风文化将有机会被更广大的人群接受并喜爱,音乐的价值将会获得终极的释放。对于广大原创音乐人来说,华为音乐将会为作品传播和才华变现创造无数新机会。

就像“鹿蜀”,它虽然只存在于传说中,但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在现实中有迹可循,只是需要我们发挥一点想象力。插上“想象”的翅膀,传统文化将会跟时代建立一种有机的联系,并最终获得新的内在活力。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