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好声音”没了,还会有酷声音、炫声音……它们披着不一样的外衣讲述着相同的故事,它们似乎走到了发展的末路,但它们依旧狂歌不止。

北京青年报:音乐选秀的末路狂歌-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林灼

“好声音”又来了,经历了第一季的万人空巷,第二季的毁誉参半之后,这档曾被誉为“拯救中国乐坛”、“改变中国电视”的综艺节目终于还是在走到第三季时尽显疲态,难逃续貂之势。作为普通观众,诚然期待它继续奉献高水准的音乐与先进的电视运营方式,可它却只是用这三季的失败与伟大,为很多年后的《当代中国电视史》奉献了绝佳的经验和教训。

满怀期待打开电视,硬着头皮看完三期,耳畔灌满梦想与哭诉,记不住任何一个声音,留下最深刻印象的,竟然是杨坤指出“他是这首歌的创作者和演唱者”时,汪峰那试图掩饰却傲娇满溢的曼妙坐姿。“好声音”第三季播到此时,如果还有一个理由去激起观看欲望,似乎只能是抱着研究者的态度分析大众心理、运作模式和营销机制。

在最核心的导师选配上,第三季一开局就输了。与节目制作公司灿星关系密切的那英毫无悬念地继续领衔,同一档期开鸟巢演唱会的音帝汪峰擅长摇滚、正能量输出和上头条,草根界代表杨坤用于挑战底线和话题制造,顶替罗大佑的齐秦为你召唤起那份纯纯的青涩情怀。看似天衣无缝的搭配在实际节目中却单调乏味,你能深深体会四人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设定的辛苦,也能轻易猜到他们的下一句台词:“你的梦想是……”“你知道第一季的冠军梁博我的学生……”“我的演唱会今年就在鸟巢……”“你的爸爸妈妈一定很爱听我的歌……”有些开始怀念刘欢和哈林,至少一个字字珠玑,一个鬼马不断,即使没有惊艳的学员,看他们彼此冲突闹腾,也还算是一出戏。

学员的表现更乏善可陈。从第一季开始,便有不少媒体诟病《中国好声音》是“中国好故事”,学员们一个接一个在台上“声泪俱下”地讲述自己的成长奋斗史,哭哭啼啼地呐喊着:“我就是就是就是要唱歌!”于是从第二季开始,好声音开始明显的“去故事化”,但节目似乎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来填补故事留下的空白。到了第三季,出场的每个人都被浓重的标签化,完美的白领美女、淘宝店小老板、韩国苦情训练生、低调埋名红三代、90后单纯女孩、新疆小伙……每个人的生命被简单地概括提纯,包装成最容易传播和记忆的标签,搅拌着他们的歌声片段铺满社交网站的各个入口。是,他们无法决定你怎么看,但至少得保证你看得见。

更致命的是“回炉歌手”这一群体带来的负效应。好声音第一季爆红之后,节目组不再用费劲心力到各地去挖掘潜伏于民间的好声音们,乐评人梁欢一语道破:“第一季没有职业歌手,第二季就别指望了,都来了。”于是我们看见了熟悉的姚贝娜、金润吉,第三季也不示弱,毛泽少、郑俊树、罗景文……只需稍费功夫简要搜索一下,便能轻易找到他们曾经在《快乐男声》、《花儿朵朵》等几乎所有叫得上名字的歌唱选秀类节目中挥洒着如出一辙的梦想与泪水。

对于大多数观众而言,你曾经是谁和在生活里是谁并不重要,本就是个凭歌声证明一切的舞台,然而掩盖与否认,躲闪与支吾,将自己打造成与生活中反差极大的纯朴形象显然触犯了观众们的信任底线,本来火辣撩人的硬要穿着花裙子拗出娃娃音,本来身经百战的被塑造成不谙世事以博取同情与怜惜,如此这般的差距,被翻出所谓黑历史后怎能让观众没有强烈的被欺骗感。

一档以“音乐”为核心的节目里,看不见音乐的血与肉,取而代之的是对好奇心、同情心、窥视欲等人类基础性能的大肆博取与利用,诚意何在?

明白了这些,再来看《中国好声音》,你无时无刻不会感受到策划的做作与演绎的难受。你看到的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你以为自己在为精彩叫好,在为悬念揪心,在为中国音乐又有希望了而热血沸腾,其实只是在旁观一出脚本完整、演技拙劣的大戏。中国音乐市场不会因为几个歌手的出现而改变,改变的是你会为吴莫愁演唱会、李代沫代言品牌和加多宝奉献更多的销售。

电视市场的激烈竞争亦没有给“好声音”留一条后路,这两年来,《我是歌手》、《中国最强音》、《中国梦之声》等歌唱类选秀节目层出不穷,观众们的口味被吊得越来越高,制造惊喜变得越来越难,在演唱技巧、嘉宾阵容、环节设置、故事演绎、冲突营造甚至道具水准等方面比“好声音”更为极致的节目让它曾经的核心竞争力锐减。如此背景下,再推续集,竟然在以上几点上不进则退,《中国好声音》第三季收视率的高位也只能说明中国大多数观众在商业认知上的单纯与精神生活的匮乏。

三年前的一纸“限娱令”将《超级女声》等第一代音乐选秀类节目打入“冷宫”,将一批为博取收视率招数低级、质量堪忧的节目进行了可谓有力的“清洗”。此后不久,以《中国好声音》为首的选秀2.0版本横空出世,他们将梦想、正能量、励志、公益、教育等一系列积极元素灌注其中,卷土重来,他们打造出新一代音乐明星并借此获利。是的,不过是旧瓶新酒,如果有更好的综艺节目,你一定不会看它,可是,有吗?

仍需强调的是,这一切本没有对错,《中国好声音》从未自称其能改变中国乐坛和音乐市场,它的初衷也不过是运作一种新型商业模式并从中获利。本来,小孩子才分真假,商业社会里从来只有利益。

略显悲哀的是,你我的不喜欢如同这篇评论一样无力,戳破了华丽的外衣又如何,看到了冰冷的利益内核又如何,在强大的媒介面前人们依旧毫无反击之力,如同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所写:“电视只有一种声音——娱乐的声音……电视正把我们的文化转变为娱乐业的舞台。”“好声音”没了,还会有酷声音、炫声音……它们披着不一样的外衣讲述着相同的故事,它们似乎走到了发展的末路,但它们依旧狂歌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