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学校、团队、剧场,从新人培养到就业再到演出,小柯正在搭建一条“自产自销”的产业链

小柯剧场:自产自销的音乐产业平台-新音乐产业观察

《北京商报》报道)由音乐人小柯创办的小柯剧场,在毗邻798艺术区的751北京时尚设计广场开业已经4个多月。在这期间,小柯形式剧《因为爱情》、实验京剧《灯官油流鬼》和《影响》系列演唱会等5台演出接连上演。在小柯看来,小柯剧场将为那些没有展示机会的创新音乐、戏剧提供舞台,小柯也同时尝试打造一条“自产自销的产业链条”。

打造演唱+戏剧的舞台

小柯剧场是由一栋两层的旧厂房翻新改建而来,除小柯外还有一个股东,两人各出一半资金。一层是餐厅,由小柯的搭档负责经营。二层是小柯负责的小剧场。

在过去的4个月中,创新的小柯形式剧《因为爱情》、“音乐青春祭”演唱会、音乐剧《凭什么我爱你》、《因为爱情》第二轮演出、传统皮影戏和现代音乐嫁接的实验京剧《灯官油流鬼》、《影响》系列演唱会接连在剧场上演。从戏剧到演唱会,都围绕着“音乐”这个主题。

在小柯眼里,他开剧场是为了让音乐艺术真正回归舞台。

“音乐的商业模式不应该寄生于其他东西上。但现在的音乐没有出口,我经常在想,音乐到底应当用什么样的方式体现。”小柯思考,音乐从出现之初,就是靠舞台、靠表演来呈现的艺术美,所以应该让音乐艺术回归舞台。

促使剧场建成的另一原因,则是音乐剧《凭什么我爱你》。2007年小柯原创了音乐剧《凭什么我爱你》,此后该剧开始了巡演。但演出过程却让小柯并不满意,地点不停地更换,剧组总是精神疲惫地打理舞台之外的事:演员的流失、排练的组织、剧场的接洽、路途上的运输等。

“80%的精力都没在戏上,剧目怎么精良?不精良怎么能流传?不流传怎么能成经典?”小柯这一连串的反思,也最终促使他坚定了做剧场的想法。

尽管有观众觉得剧场偏远,观看演出不便,但小柯有自己的想法。“在这个艺术环境中我做任何的艺术尝试都是合理的,便于我大胆尝试。而且这个艺术区里大多都是空间艺术,没有时间艺术也是一种空缺。”此外,房租较低也是考虑因素之一。

尝试多种演出形式

小柯的剧场没有设定驻场剧目,因为他希望把他的剧场当成一个“实验孵化器”。

在戏剧方面,小柯剧场上演了两轮《因为爱情》、《凭什么我爱你》和《灯官油流鬼》。《因为爱情》被命名为“小柯形式剧”,打破了传统镜框式舞台的演出形式,将演员的表演空间延展到观众周围,从而使观众成为戏剧表演的一部分。

《灯官油流鬼》则是传统皮影戏和现代音乐嫁接的实验京剧。小柯在原始京剧演奏的基础上,加入了现代乐器,包括摇滚成分。“中国文化需要一种现代式的解码,甚至是打破一些门第之分进行融合。尽管票房不佳,但这部剧很叫好,只要从这个剧场里走出去的人,都会竖大拇指称赞。”小柯笑道。

但小柯也坦承,他是音乐人,所以无论是他写的戏剧、还是他排的戏剧,里边都有很浓重的音乐色彩。现在他的剧场上演过形式剧、音乐剧,还没上演过纯话剧。他希望将来能有好的话剧在他的剧场上演。

戏剧形式多样,小柯剧场举办的两场演唱会也各有特色。第一期“音乐青春祭”邀请的都是校园歌手,不久前刚结束的《影响》系列演唱会邀请的都是创作人,接下来有可能做一期中国摇滚。

9月在小柯剧场将会有古典音乐和爵士乐的演出,这些音乐家很优秀但是没有名气。“音乐在我这儿没有国界、严肃不严肃、流行和不流行之分,只要是好的音乐就行。”小柯如是说。

探索可盈利的商业模式

剧场经营是个复杂的“艺术”,单凭小柯一人必然无法支撑。其实在小柯背后,有一个包括观众心理学专家、演出市场营销高手在内的团队,尝试各种可以盈利的商业模式。

首先是票价问题。小柯剧场的票价普遍较高,小柯形式剧《因为爱情》的平均票价为每张300多元;《影响》系列演唱会的门票最高1500元,最低也要400元。甚至有参加演出的人员对高昂门票提出质疑。对此,小柯表示,200人的小剧场想要生存,就要制定合理的票价,让整个系统能够稳定运转。但即便是目前这个票价,一场演唱会的营收也只有十几万,很多歌手的出场费都不止这个数。

价格也是对自己内容的一种态度,是对内容品质的认可。此外,小柯也想用价格的标准线来对观众有一定的要求:“我们希望来的观众能看的懂、能够理解。”

但没有能力购票去现场的观众,并没有失去看演出的机会。小柯的团队在经营上做出了尝试,将《影响》系列演唱会的直播权卖给乐视(微博)网,观众可以在电脑前观看免费的演唱会直播。

小柯并不担心网络直播会影响现场上座率。“音乐应该怎么去听,最佳体验方式是面对面——你在这儿唱,我在这儿听。而且距离要近,歌手和观众有互动。”

乐视网的直播效果也很好:一共8场演出,在线观看人数近百万。“从这里边透视出一个让我比较欣慰的现象,一个200人的小剧场覆盖的人数可以达到几十万人。”小柯表示,他们很可能缔造了一种全新的音乐营销模式。这种模式会进一步发展,“第一次我是卖直播权,第二次我可以提高直播权的费用,直至我们不用卖直播权,而是一起分享广告费”。

尽管小柯在开始做剧场的时候觉得会赔钱,但事实上,因为有好内容,再加上良好的经营方式,小柯剧场第一个月就实现了盈利。目前,小柯剧场的经营状况良好。

搭建自己的音乐产业链

小柯办剧场还有一个目的:为他的学生创造就业机会。

2009年,小柯创办了自己的音乐学校。但随着办学的深入,他意识到对于来学习的学生来说,文凭和就业比长知识更实际。而就业比文凭更直接,因为人要有口饭吃。“当我看清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知识的能量很小。就像商业和艺术一样,你要想做艺术,你必须得有商业支撑。你要想传递知识,就必须得有文凭和就业支撑。”而他的学校提供的是三个月的短期培训,不能够提供文凭;音乐行业的就业情况也并不乐观。所以在去年10月,他暂停了自己的学校。

不过学校虽然停办了,但是小柯的教学却以另一种方式延续——让优秀的学生进入他的团队、在他的剧场参与演出。5月在小柯剧场举办的“音乐青春祭”演唱会上,DJ喻舟做主持人,歌曲由小柯的学生们演唱。刚刚结束的《影响》系列演唱会上,有一场是伍洲彤做DJ,歌曲的演唱者同样是这些学生。此外,在同系列小柯自己的专场演唱会上,他的学生也参与其中。

但小柯并不想就此停下培养新人的脚步。他表示,他的学校会在明年初重新招生,学校规模会更大。而他们现在正在做的是申请国家的办学资质,规范学制,让学生在毕业的时候拥有国家认可的文凭。“那样才能踏踏实实地传递知识。”

学校、团队、剧场,从新人培养到就业再到演出,小柯正在搭建一条“自产自销”的产业链。小柯笑道:“这是一种企图吧。其实我做这些事没有站那么高看那么远、想挣多少钱,这些都是我喜欢的。”

商报记者 王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