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虽然网站文化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传播,但说起YY娱乐、六间房、说起网络主播歌手,或许上了很多年网的人都要感到莫名。但说起浙江卫视和腾讯视频联播的《中国好声音》,大家一定非常熟悉。在今年,就有两位学员来自于YY娱乐、六间房这种网络直播视频平台。

做网络主播歌手是门好生意吗?-新音乐产业观察

文/吴立湘

上周,《中国好声音3》导师分班赛正式结束,54人大名单正式出炉。相比往届的酒吧范儿、大嗓门,今年好声音却出现了不少“来路”奇怪的歌手:比如说在网上很有人气被称为“卡布女神”的周深,比如说因为当网络主播还不被父亲认可的徐剑秋。

据记者了解,他们其实都有一个统一的名字——“网络主播歌手”。一个摄像头,一个耳麦,一个声卡,他们就能在网络小小的虚拟演播室里玩得火热,有粉丝热捧,有土豪刷礼,到了今年他们还能统一登上好声音的舞台,成为继学校、酒吧之后,草根学员出道的又一平台。为此,记者也特意采访了周深、徐剑秋以及好声音选人导演、乐评人,从源头上分析,了解到现在的网络主播歌手的生态圈和朋友圈。

现象:网络主播登上好声音

虽然网站文化已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传播,但说起YY娱乐六间房、说起网络主播歌手,或许上了很多年网的人都要感到莫名。但说起浙江卫视和腾讯视频联播的《中国好声音》,大家一定非常熟悉。在今年,就有两位学员来自于YY娱乐、六间房这种网络直播视频平台。

来自贵阳21岁的周深凭借着齐豫的一首《欢颜》,其比女生更柔美空灵的声音征服了几位导师。除了声音,他的外形也成了关注的焦点。身高只有161厘米的他自曝在乌克兰留学,“原本学习医学,后来改学了音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远在重洋的年轻人,在YY和5sing等网站上却拥有一批忠实粉丝“布丁”,他更被封为“卡布女神”“翻唱大神”。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寒假一曲用九国语言翻唱的《let it go》曾经在网络播放了上百万次,这也是周深的创作。

另一位,则是六间房的主播徐剑秋,刚刚大二的徐剑秋每天只在网上唱1个小时,但目前一个月也能挣近万元,“学费、生活费从来没有向父母要过”。而他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的一位同学,一个月挣到20多万元,“他不是靠唱歌,靠的是即兴说唱,把网友的对话编到曲子里面,非常受网友欢迎”。

“学员”前史

在一般歌手眼中,不少人都觉得网络主播有点不入流,之前能火的要不就是性感女主播、要不就是MC石头之类的杀马特怪咖。但这一点在YY娱乐负责人看来,却早就成了一种偏见:“网络因为没有门槛,所以很多人会觉得它的质量参差不齐,但现在互联网已经深入到各行各业中了,我们会发现现在的互联网音乐已经有了专业人才,很多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徐剑秋:不去酒吧唱怕环境复杂

在北京现代音乐学院读书的徐剑秋,第一次直播唱歌源于老师的推荐:“我们老师没觉得这个不好,而且他告诉我只要去参加网站的比赛,在前一百名就有五千元的奖金。”其实刚刚做直播歌手的徐剑秋有过挣扎,网络直播会耽误时间,同时他也需要购买设备来完整表演。最终对音乐的热爱让他说服了自己。“与其和同学们抢琴房,倒不如买设备自己一个人唱歌。”对大一的徐剑秋来说,网上唱歌既能满足自己不受打扰尽情唱歌的愿望,又能够取得一定报酬补贴生活,这样的差事让他非常满意。

不过随着徐剑秋歌艺慢慢提高,也有同学推荐他去酒吧唱歌,并告诉他那才能真正锻炼,“但我从来没有去过酒吧,怕环境太复杂。”经过权衡,最终徐剑秋还是选择了坚持在网上唱歌,从大一开始,徐剑秋在这个网络直播间里待了一年多,为网友们演唱了一千多首歌曲。

有一段时间,徐剑秋的爸爸非常讨厌儿子唱歌,更讨厌他在网络唱歌,在老一辈看来,这是不务正业。直到有一天,他偷偷溜进了儿子的直播间,慢慢也迷上了听儿子唱歌,“他几乎天天都来,我有时候不直播他就电话我,问我是不是出事了。”在做网络直播期间,徐剑秋的收入和他唱歌收到的虚拟礼物挂钩,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挣两千多,收入已经超过了他的父亲。

周深:以前不露面不想被嘲笑

因为一人独身在乌克兰留学,而且学的也不是自己感兴趣的医学,当年才20岁的周深选择了通过网络唱歌来抒发情绪,“感觉那个时候更开心,找到了自己”。

不过相比徐剑秋,周深更为低调,或许是因为161厘米的身高,周深表示自己从小就不太爱出风头,甚至会有点害怕:“在网上我没有选择视频直播,而只是音频直播。”除了不露脸外,周深也不像某些主播那样嘴巴很甜,他从来没有过任何要礼物的行为,“最多的时候有好几千人一起听我直播唱歌,可能有人会送礼物,但大部分只是在那儿听。”不过随着周深九国语言版《let it go》的走红,他在YY的房间也来了不少陌生网友,“他们有些会骂我,说一个男生为什么唱女生的歌,然后我的粉丝会说这是天生的、是特色,他们会维护我。”

正因为这份维系,现在已经出名的周深仍会时不时回到YY,有死忠粉丝在他的微博留言:“以后你是所有人的周深,但却永远是我们的卡布。”而他也表示没觉得“网络直播歌手”这个名号对自己有什么不好:“我高中就玩YY,这是个特别正常的渠道。”而找到周深的“好声音”导演胡敏妍,也认为他们早已注意到了网络主播歌手这个群体:“我一般喜欢去YY的天籁之声等频道找歌手,他们有些唱法会很特别,可能会把某一类型的歌唱得特别好。”

专业释疑:网络主播歌手为何娘?

虽然今年冒出了不少网络直播歌手,但在乐评人科尔沁夫(曾当过网络比赛的评委)看来,“网络主播歌手一般都不太蹦跶,都是慢慢唱情歌,歌路比较窄,大嗓门虽然在网上不太受欢迎,但还是电视综艺节目的主流。”

说起两者的区别,声乐网站巍峰营的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这其实源于两者练习环境的差别:“酒吧一般是动圈话筒,音箱音量比较大,因此酒吧歌手需要较大的声压去震撼和感染台下的观众,用扑面而来‘声浪’去让观众全身发麻。”相比之下,“视频歌手是拿电容话筒对着电脑唱的,音量太大容易过载,小声唱既轻松、又有细节,久而久之就是这种高喉位、有点娘、有力度、用气声、细腻的歌手类型。”

转自:“娱乐资本论”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