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虽然音乐行业的上限是流媒体服务收入占到70%。但不妨假想在未来音乐产业只有流媒体服务(一个让人沮丧但真实存在的可能性,考虑到流媒体血本无归),那么行业的收益将不再增长,因为没有新的资金进来。无论有多少新专辑推出,一个固定的订阅费用都会为当前的以及未来的消费买单。事实上,订阅用户无需缴新的费用,那么流媒体服务提供哪些音乐,这些音乐有多红都不重要了。

Taylor Swift抵制音乐流媒体背后的经济账-新音乐产业观察

以下是波兰音乐人Faza写的一篇文章,作者在文章中表达了对音乐流媒体的忧虑,他以Taylor Swift从Spotify撤下歌曲为例,分析认为音乐流媒体不能为音乐带来新收入。

Taylor Swift的新专辑《1989》在发行的第一周便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销量逾百万。在这之前,今年还没有其他歌手拥有白金销量的唱片,并且也不太有可能出现了。然而,音乐流媒体平台Spotify的用户却听不到这张火爆的专辑,因为不久前Taylor Swift及其唱片公司Big Machine将Taylor Swift的所有歌曲从Spotify上撤掉了。虽然在其它流媒体服务上仍然可以欣赏到她。

关于这个话题在此就不赘述了,让人感到惊讶的是,似乎所有人都忽视了一个细节——如果你在唱片公司工作,或者与音乐厂牌签署了合约,那么请留意我们接下来要谈论的问题,这将非常重要!

专辑《1989》在发行的首周就卖出128.7万张。如果没有订单记录和账单明细,很难估算该专辑带给Taylor Swiff和她的唱片公司Big Machine的总收入。但是如果按照“苹果准则”来计算(若专辑标价10美元,则其中7美元将流向版权持有者),那么我们可以估计总收入超过了700万美元(事实上超过了900万美元,因为每张唱片的边际收入在7美元以上)。

以上提到的每一分钱都是新的收入。

“新”的收入来源指什么?它是一张新专辑的发行带给音乐产业的资金。如果Taylor Swift不发行新专辑《1989》,这700-900万美元就不存在;如果专辑不是被售卖而是直接提供给流媒体服务商,那么这些钱也就不会折现。

音乐流媒体服务的另一个有趣的特点是:流媒体服务产生的是旧收入。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这些钱已经被花出去了,并且无论我们怎么努力尝试都不能挣得更多。还记得用户在流媒体服务上获得一张新专辑的边际成本为零吗?一个流媒体音乐订阅用户无论他们欣赏了多少张新专辑,都只需支付一笔固定的订阅费用。

虽然音乐行业的上限是流媒体服务收入占到70%。但不妨假想在未来音乐产业只有流媒体服务(一个让人沮丧但真实存在的可能性,考虑到流媒体血本无归),那么行业的收益将不再增长,因为没有新的资金进来。无论有多少新专辑推出,一个固定的订阅费用都会为当前的以及未来的消费买单。事实上,订阅用户无需缴新的费用,那么流媒体服务提供哪些音乐,这些音乐有多红都不重要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新专辑推出得越多,每个人分得的蛋糕越小,因为唱片公司们都在抢夺剩下的市场份额。而流媒体服务提供商将会继续占领剩下那30%的市场,他们的订阅用户群意味着收入的规模。

然而在传统音乐市场,则有很多产生新收入的方式。比如像《1989》这样的当红专辑,再比如由于某种原因经典的曲目被重新出版发行(多年来有很多这样的例子),甚至还有来自更广泛的宏观因素影响——例如,人们的可支配收入不断增长(这将是一个可喜的现象)。

上述所有东西在流媒体的未来都不将存在,音乐行业任何增长的机会也将因此错失。

新音乐产业观察编译,转自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