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用户在整个传播过程中不在只是消费者,也是传播者。在互联网时代,只有让用户参与进来,才有可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神曲营销的本质也不外乎如此。另一方面,作为数字流的主要渠道,数字音乐平台应该有意识地去开发相应的工具为内容的创新和营销服务。

虾米有多“作”?-新音乐产业观察

面对音乐“流”化,音乐行业显得无可适从。音乐的“流”化带来的是从作品形态、消费模式、流通渠道和传播渠道的全面“碎片化”,音乐公司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如传统唱片时代那般有效的控制渠道了。不过,对于独立音乐人来说,得益于像虾米那么“作”的音乐平台,音乐“流”化也意味着可以尝试新的内容营销方式和工具,虾米最近跟郑钧做的一个有趣的合作也许能说明一点问题。

《作》+虾米=创新的内容营销

在蛰伏了七年之后,郑钧发行了自己的新作《作》。过去七年,是音乐行业变化最快的七年。唱片崩溃了、彩铃衰退了、下载也开始式微了。取而代之的,是音乐流媒体的红火、是以YY为首的秀场热浪、是此起彼伏的神曲、是音乐平台开始插手版权分销……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在音乐内容的营销上仍然缺乏新办法——所以大家才挤破头地制造神曲吧,除了神曲营销,不知道还能怎么推广作品。

但郑钧借助虾米音乐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把新歌《作》的音轨文件上传到虾米平台,由其他独立音乐人来参与Remix再创作,从中选出优秀作品集结成EP。这可以说是一石二鸟之计。在整个过程中,《作》不但到达了郑钧的既有听众,还顺着再创作到达创作者的听众。据虾米收集到的《作》Remix作品显示,参与在创作的有不少知名音乐人,这些人的粉丝有可能会转化为郑钧的新粉丝。而且,征集上来的作品集结成数字EP之后,还能进行二次传播。

“原来我们国家有这么牛逼的电子制作人。。”这是歌迷在虾米的“郑钧《作》Remix有奖征集”页面上的留言。是的,如果不是因为有这样一个活动,绝大多数听众都可能没听说过像Ops.7、L1STALLDO、DOKEDO等名字。

以下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几首Remix作品。

《作(Remix By Ops.7)》Ops.7:太空感的Techno作品,爽快!

《作(REMIX)》L1STALLDO:重击、Hip-Hop和电吉他构成一个超乎想象的世界。

《Remix-作-吉庆有余 2014》吉庆有余:放克节拍加吉他声墙以及干脆利落的鼓点,给原作增添了不少欢快的色彩。

《作[Ruined By Dexter]》Dexter:强烈的放克感加上加强的重拍让人抵达狂欢。

《再作一次》邱比:邱比一贯的简约感,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听完这些REMIX作品,我更深刻地感受到虾米和郑钧这次合作的价值。在整个过程中,内容不再只是一个直接贩卖的产品,而成为一个新内容的温床。由内容带动内容的生产,通过用户参与到内容生产环节中同时带动内容的传播,这种新的内容营销模式打破了传统营销的时间和空间结构,把传播和生产合二为一,创造出一个全新的营销模式。在这个模式中,内容在创造中传播,传播中又同时产生新的内容,这样一个新的内容-传播-新内容链条,只有可能在音乐流时代出现。

虾米有多“作”?

长久以来,音乐内容产品开发的角色是由唱片公司扮演的,对于唱片公司来说,能够源源不断的生产优质内容投放市场,是维持公司经营的根本。但是,随着唱片销量的衰退,唱片公司已经无法想从前那样大量投入成本去生产内容,导致的内容质量的不断下滑。

今年开始,虾米音乐逐渐尝试借助互联网手段为内容创作提供服务。《寻光集》正是这一策略的产物,而这次与郑钧合作的《作》Remix项目则是这次合作的延续。只是,与直接生产内容的唱片公司不同,虾米为音乐人提供的是平台和工具,是借由技术来推动内容的创作。比如虾米这次为郑钧提供的“工具”,正是虾米为“虾米音乐人”开发的一个叫“征集”的轻工具。

这应该代表了一种趋势,数字音乐平台不再只是资源消费者,也是内容生产的推动者。它们可以不直接生产内容,但是应该为内容生产提供互联网工具。只是,到目前为止,各大数字音乐巨头里,真正着眼于推动内容创新的只有虾米音乐。当然,虾米也因此获得了应有的“回报”,华语音乐传媒大奖的年度最佳合辑和年度最佳企划创意提名。

总结一下本文的观点:用户在整个传播过程中不在只是消费者,也是传播者。在互联网时代,只有让用户参与进来,才有可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神曲营销的本质也不外乎如此。正是因为引导广大网友参与进来,才有了《最炫民族风》和《小苹果》的“奇迹”。另一方面,作为数字流的主要渠道,数字音乐平台应该有意识地去开发相应的工具为内容的创新和营销服务。只有这样,内容的生产才有可能找到新的活力,音乐才有可能重新焕发新生。

文/陈贤江(新音乐产业观察创办人)

新音乐产业观察(微信号:takoff)专稿,转载请署名并注明出处!